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雄辩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暗度陈仓 寂静(一)

雄辩天下 呼延唔知 2119 2019.06.06 23:19

  第二天,郭嘉,赵云与刘辩辞行,先一步往虎牢关而去,而青州王府的卫士则是拿着青州王的通关文谍经虎牢关,陈留,东郡望临淄而行。

  郭嘉,赵云出了虎牢关后,郭嘉就异常的兴奋,一直策马向前,直向颖川而来,赵云也只能在身后使劲追赶。

  “先生,为何如此心急?”赵云问道,

  “颖川乃吾之家乡,能再次回来,当然高兴,子龙你的家乡在哪了?可曾想再次回去呢?”郭嘉这么一说,赵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家乡总是赵云的一块心病。

  “我的家乡常山,此生不回!”

  郭嘉听到这个回答,心想,家乡一定给赵云带来了难以磨灭的创伤,此后再不敢多问。

  二人一路无语,便俩日到了颖川许昌,陈府。

  颖川,陈家与荀家同样是名门望族陈群的祖父辈,陈寔,曾任东汉太丘县长,党锢之祸后到荆州隐居;父辈,陈纪,陈群父亲,曾任平原相、侍中、大鸿胪;陈谌,陈群叔父,曾任司空掾,与颖川荀氏八龙不相上下。

  “噔噔噔!”(敲门声)

  “颖川荀氏故人,求见陈长文,”郭嘉说道,

  陈府童子道,“公子远游,未曾在家,如有事可求见家主相问。”

  “既然都来了,总不能就这样而归吧,”郭嘉和赵云说道,“不如先见一见长文的父亲,把书信留下,如何?”

  “全听先生作主!”赵云说道,

  “童子,那就求见你家家主吧,就说长文的益友有书信带来。”郭嘉道,

  “俩位这边请,”童子把二人带到客厅,“家主正在书房会见朋友,俩位稍坐!我进去通禀一声!”

  这陈府不愧为书香门第,一切大气却不奢华,处处透露出书生意气的典雅,在此之人必是受其熏陶,耳濡目染,必能成为一代名士。

  一会从书房走出俩人来,一位四五十岁,依稀留着几根胡子,时不时用手一缕的老者,而另一位则是较前者年轻一些,脸色慈祥,手中握着一把折扇,更显的飘逸。

  “元常,今日有吾儿长文的益友在此,就恕不远送了,慢走!”那位老者说道,

  “客气!”那较年轻者,抱拳说道,便转生就走,顺便看了一眼郭嘉,赵云,而恰巧郭嘉,赵云也在看着他,他快步走出了陈府。

  “哪位是荀氏的故人,吾乃长文的父亲,陈纪,”那老者原来是陈群的父亲,陈纪。

  “伯父在上,受晚生一拜,”郭嘉,赵云赶紧一拜,道,“吾乃荀攸,荀公达的益友,受公达所托,来带一份书信于长文,”说后便把荀攸的那封书信递到了陈纪的手中。

  陈纪接过书信端详半天,道,“公达现在还在洛阳为黄门侍郎?,他可是有些日子没有来过了,他的叔叔荀彧,荀文若,也有些日子没来找长文谈经说道了,”陈纪,看了看郭嘉又道,“小先生可认识荀彧,荀文若?”

  “公达,文若现在都正为吾主青州王效力,我这里还有一封青州王的书信,”郭嘉又把书信递了过去,道,“都是劝说长文出仕吾主青州王的信件。”

  “原来小先生乃是隶属于青州王,失敬失敬!”陈纪站起来抱拳说道,

  “老先生不敢不敢!”郭嘉赶紧还礼道,

  “吾儿,长文,近日远游,未曾在家,这俩封书信就留在此,长文回来必将交于他。俩位风尘仆仆,必定是远道而来,寒舍已备下薄酒,这边请!”。

  郭嘉,赵云不知如何回绝陈纪的盛情,只能在此用过饭菜才离开。

  “文若,言长文有大才,吾主如此美意,望长文不辜负!”郭嘉临走前说道,

  “长文回来,必定转告!”

  郭嘉,赵云离开陈府后,赵云问道,“先生,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未能完成主公的嘱托,有负隆恩!”

  “哈哈,子龙不必自责。颖川乃名士辈出,长文未能相见,必定有其他能人异士在前等着你我,驾!驾!”郭嘉已经骑马窜出四五丈远,赵云也策马追了出去。

  俩人半天便到了颖川,郭嘉也轻车熟路的来到了颖川书院,这里曾是他求学的地方,这里也是颖川名士的摇篮,荀彧,荀攸,陈群皆出于此。

  二人走进书院,赵云显的格格不入,满书院的书生,而就赵云一人武生打扮,但为了郭嘉的安全,必须寸步不离的跟随着。

  “走,快去看看,今日又一位大贤在讲义堂,说教呢,”

  “快走,去晚了就没有位置了,听说是一位隐士,千载难逢的机会。”

  俩个小书生在郭嘉,赵云身边走过时说道,而其他人也急急忙忙的向一个方向走去,想必那里就是讲义堂。

  郭嘉,赵云也跟着人群,来到了讲义堂。

  讲义堂正中坐着俩位中年人,而其中一位正是在陈群家与陈纪在一块的那位先生,他身旁的另一位则是在讲义,由于是盘坐着,看不到那人身材的高低,但是身体有些单薄,而且脸色蜡黄,可能是久久得不到营养,也可能是身体有秧。

  他讲的是:“朝廷施政与百姓疾苦”

  “朝廷的决定者是皇上,而皇上却只是为一部分极少数人的特权在颁布法令,而百姓则是被他们遗忘的一类人,当他们的特权即将受到危险的时候,他们才开始了变革,而变革却实在牺牲无辜的百姓为代价,造就另一帮人的特权…………大家都是颖川书院的莘莘学子,也将是这个王朝的一个帮凶,用来奴化百姓,从皇帝那里获得特权。”他身旁的那个中年书生在使劲拉他,让他赶紧停下,可他越讲越激愤。而颖川书院的书生们则是呆呆的听着,没有喝彩,也没有制止。讲完之后才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那身旁的人赶紧说道,“诸位学生,都散了吧”,便拉着刚才讲义之人就要离开。

  郭嘉给赵云使了一个眼色,赵云会意,拦住他俩的去路,

  那俩人同时说道,“你们是朝廷……”

  “哈哈,你们猜不错,子龙拿住他俩”郭嘉说道,便往讲义堂旁的一间小屋走去,

  赵云照办,一手握住一人的手腕,拉人二人紧跟在郭嘉身后,四人进入小屋后,赵云才放开二人。

  “俩位大贤,刚才失礼了!”郭嘉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