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雄辩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火烧洛阳 惨烈(十)

雄辩天下 呼延唔知 2332 2019.07.01 19:47

  话说袁绍自从来到渤海郡之后,便以他袁氏四世三公的威名也开始了招兵买马,先后得到的武将有颜良,文丑,高览,高干,文臣有丰田,逢纪,郭图,许攸,军队也日益壮大,大有盖过冀州牧韩馥之势(董卓为了拉拢韩馥,特赐韩馥这个冀州刺史为冀州牧)。

  韩馥,字文节,年少受恩与袁槐,故袁绍从洛阳逃出,投奔与他,他把最为富饶的渤海郡给了袁绍,并上书举荐袁绍为渤海郡守。袁绍在渤海郡可不是能闲下的主,招兵买马,结交权势,而他韩馥周围的人也开始专门前去结交袁绍,大不把他这个冀州牧放在了眼里。他虽知道袁绍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可又无可奈何。

  这日,韩馥正在府上为袁绍的事发愁呢,突然守卫报,“青州王府的尚书令钟繇,求见!”

  韩馥心中一惊,他与这青州王素无瓜葛,而且这冀州与青州之间还隔着袁绍,难道是袁绍在暗中搞鬼,“快请!”先见一见再说。

  原来此时刘辩甚是挂念并州的情况,可又隔着冀州,不便直接派兵,故派钟繇前来邺城找韩馥。一来为结为盟友,为日后巩固并州做准备;二来为韩馥在渤海郡东南压制袁绍。

  韩馥见钟繇走了进来,老远远的迎了出去,道,“先生,里面请!青州王上任已久,本该派人前去请安,可这皇上受制于人,本官夜不能寐,也就未能……”

  钟繇接过话道,“大人说的哪里话?大人与我家主公同为封疆大吏,不必如此才是。”

  韩馥,钟繇坐下之后,韩馥心中猜想着这位钟繇是什么人,能得到青州王的信任,委以重任,便说道,“先生大名十分耳熟,可又想不起来了,可否请先生……”韩馥摆手做了个请讲的手势。

  “吾乃一介乡间草民,偶然的机会被青州王赏识,不敢再大人面前卖弄!”古代读书人都是崇尚儒家的温文尔雅,故钟繇谦虚的说道,

  “能为青州王赏识,那必是当世鸿儒!先生就不必太过自谦了。”韩馥说道,

  “钟繇,钟元常,曾在朝中为尚书郎,黄门侍郎,因目睹朝廷的买官卖爵,宦官善权,离任回颖川做一个闲散之人,可不曾想被青州王结识,现为青州王府的尚书令。”钟繇缓慢的说道,

  韩馥这才想起,这位钟繇不仅曾在洛阳为官,而且还是一位当世有名的书法大家,他的书法独成一体,便说道,“元常,久仰,久仰,日后可否一睹你的墨宝?”

  “大人说的是哪里话!此乃雕虫小技,大人如是喜欢,我赠予大人几车便是?”钟繇说后哈哈大笑,

  韩馥见与钟繇的关系已经拉进,便开口问道,“元常,不知道今日突然造访,所为何事?”

  钟繇收住笑声,严肃的说道,“为大人这冀州牧而来!”

  韩馥问道“冀州牧实乃朝廷所封,何人能夺?”

  钟繇见韩馥已经入局,便说道,“现下董卓把持朝政,他必安插他的心腹之人担当大任,而冀州乃九州之最大,地处中原腹地,人口众多,现在你的治理之下,欣欣向荣,必遭董贼眼馋。”钟繇停下来,看了看韩馥接着说道,“袁绍,袁本初,名为被董贼所不容,逃出洛阳,来到了渤海郡,可我家主公怀疑他就是董卓的爪牙,故来相告大人。他只身逃脱,为何董贼没有派兵捉拿,且又封他为渤海郡守,不得不让人起疑。”

  韩馥低下头,像是沉思半天也不知其中缘故。

  钟繇接着说道,“他在渤海郡招兵买马,其势已经掩盖住你这位冀州牧的风头。”

  钟繇见韩馥还是没有搭话,便再说道,“渤海郡靠近青州,他以四世三公之名招贤纳士已经使我青州的百姓也开始倒向与他。”

  这次韩馥便已经确信了,袁绍不仅影响到他韩馥,还对青州王有了妨碍,所以青州王派人来准备一起对付袁绍了。

  “可太傅,袁槐,袁大人对我有知遇之恩,我怎么能做对不起他们袁氏一族的事呢?”韩馥说道,

  “唉!”钟繇叹了一口气,说道,“大人糊涂啊,你是朝廷委任的冀州牧,可不是他袁氏一族的冀州牧,你当为冀州百姓着想才是!冀州刚从黄巾叛乱之中缓过来,现在怎么能再让袁绍给搅和的冀州自乱呢!”

  韩馥再次陷入了沉思,

  “你以为你对袁绍在渤海郡的事不闻不问,就万事大吉了!袁绍要的是整个冀州,他得到冀州之后,你认为他会放过你吗?不可能!你在冀州执政已久,必是人心所向,他一定会斩草除根,杀了你!据我所知,您身旁现在就有人开始想着自己的后路而暗地里投靠袁绍了,而且还不再少数!”钟繇说完,也不在说话了,而是盯着韩馥,好似在给他说,现在得你自己做决定了。

  “有这么严重吗?我怎么没有察觉?”韩馥反问道,

  “比这严重多了!你不妨自己慢慢查一查,便知道了。”钟繇说道,“青州王不愿你现在还被蒙在鼓里,所以才差我来告诉大人一声!”

  一时间韩馥也不知所措,在原地不停的踱步,自言自语道,“这该如何是好!”

  “大人不必这么焦虑,青州王已经为大人想好了一切。就是我们结成同盟,如果他袁绍敢攻击你的信都,那我们就会出兵攻占他的渤海郡,让他首尾不能相顾,他自会退兵。”钟繇说道,

  可韩馥质疑的看着钟繇,青州王怎么可能这么好心,便问道,“那还有什么条件呢?”

  “大人真乃爽快之人,那我们就实话实说,将来我们青州王用兵并州之时,还望大人借道,允许我们过境,自然我们也不会白白的过境的。”钟繇说道,

  韩馥也犹豫再三,青州王近期是不会用兵并州的,可冀州现在已经火烧屁股了,索性就同意了。

  “元常可能代表青州王吗?”

  钟繇从怀中掏出一枚,青州王平日身边携带的印章,说道,“一切事务,便宜行事!”

  韩馥看过,说道,“好!那我二人便在此拟订同盟协议。”

  钟繇不愧为当世书法家,一盏茶的功夫,他就已经拟好俩张一模一样的协议,“大人请!”

  韩馥把他的名字写上后,还上了冀州牧官防打印,而钟繇也写上他的名字,在前面盖上青州王的贴身印章。

  一切办成之后,钟繇道,“大人这不就是元常的亲笔书法吗?”

  韩馥说道,“也是!得赶紧收好了!哈哈!元常,那我得设宴款待与你几日!”

  钟繇说道,“大人不必费心了,元常还是其他要事,此地怕不能久待,明日便要离开!”

  韩馥有些不悦,但还是说道,“那今晚我们就不醉不归!”

  “好,不醉不归”钟繇附声道,

  第二天一早,钟繇就离开了信都,向西,望壶关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