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抗战烽火 抗战之血染长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飞南昌

抗战之血染长空 西瓜是水果 2649 2018.02.13 23:28

  王家墩军用机场,塔楼指挥部。

  会议结束以后,因为蚌埠前线战事紧急,张自忠就匆匆坐车离开,直奔南湖军民两用机场。

  在20号,蒋中正为了清楚把握津浦南线战场的具体情况,命令航委给张自忠特批了一架小型飞机,用于蚌埠武汉之间的这次往来。

  今天下午,张自忠在对老蒋汇报战事的时候,着重叙述了日军战斗机低空往复扫射,对陆军部队进行的血腥攻击。

  还有轰炸机对各处城池,防御工事的巨大破坏。

  这些高悬在头顶上的斩刀,给予南线守军造成了很大的心里压力。

  蒋中正此时因为在苏联的大力军援之下,空军连连取得骄人的战绩,而感到极为自信。

  在听了张自忠的叫苦以后,立即来了一句‘酿希匹’的国骂,叫来了钱大钧和毛邦初,让他们派遣4大队去蚌埠,济宁上空,攻击日军的飞机。

  在二一八空战前,很多的西方空军评论家,一直不承认中国飞行员有着与日军飞行员分庭抗衡的能力。

  在他们发表的文章里,认为之前的淞沪空战,中国空军之所以打了很多胜仗。

  其一是因为中国空军用驱逐机,攻击日军的轰炸机,——比如那场赫赫有名的八一四大捷——,而两者之间的空中战力,根本都不成对比。

  其二就是日军的驱逐机,都是淘汰落伍的九五式舰载战斗机。

  也就是说中国空军投机取巧,胜之不武。

  他们的证明就是,在淞沪战场自从日军换了96-1式舰载机以后,直接把中国的霍克-2,霍克-3战机打得一败涂地。

  不是在37年12月,苏军航空志愿兵突然加入南京空战,中国可能连一架飞机都撤不出来。

  而在1月7号,中苏联军在南昌上空,驱逐机之间以20打9,打败了日军第2联合航空队。

  1月2号,26号,苏军志愿空军接连两次成功突袭,轰炸了日军的南京大校机场。

  这里面却都是以苏军战机为主力,而且不是突袭,就是以多打少。

  而二一八空战,则是完全的改变了世界各国对中国空军的认识。

  在18号中午的武汉三镇,西方十几个国家的军事观察家,情报员,战地记者们,都拿着望远镜,亲眼目睹了这场惊心动魄的大空战。

  苏军驱逐机中队,全程游离于汉口空战战场之外,在追逐打击日军的轰炸机群。

  中国空军用19架落伍的双翼战机,10架新式下单翼战机,对抗日军的26架新式的下单翼战机。

  而且因为空中预警的落后,机场设施的缺乏,使得中国空军不得不从两个机场起飞迎战,王家墩机场头批升空的11架双翼战机,上来就遭遇日军26架新式机群的俯冲优势打击。

  在武汉的一位德国军事观察家,给国内的报纸撰写报道时写道:“在当时,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中国空军完了!26架新式的日机会在消灭掉这11架老旧战机以后,继续逐批次的打垮其余的中国战机编队。结果证明我错了,中国空军用他们精湛的技术,无畏的勇气,高超的战术,极其不可思议的重创了日军机群,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二一八空战,在这短短三天的时间里,震惊了中外,完全改变了很多人对中国军力的悲观看法。

  所以,老蒋就让张自忠亲自来王家墩一趟,给飞行员们讲一讲话,激励他们在津浦上空取得更加了不起的成绩。

  ——

  送走张自忠以后,航委主任钱大钧,军令厅厅长毛邦初,4大队队长毛瀛初,苏方轰炸机大队长波雷宁,轰炸机总队队长邢剷非,驱逐机总队队长郭汉庭。

  一群空军大佬集中在塔楼指挥部议事。

  波雷宁被众人众星捧月一般,围在最显眼的中心位置座下来。

  在英美德法意这些西方强国,纷纷对中国停止或者收缩军售的时候,无论苏联是何种原因对中国大力军售。

  这份情谊,都是极其珍贵。

  第一,只是这点温暖,就说明了中国并没有被国际社会所完全抛弃,世界强国也并不是全部都昧着良心,一边倒的向着卑鄙无耻的东洋侵略者。

  自从1894年,英国怂恿东洋发动清日甲午战争以后,英国在某种程度上就把东洋当做它的东北亚‘代理人’。

  一直以来,英国默许东洋不断野蛮的抽取掠夺中国的‘血液’,用来对抗之前的沙俄,和现在的苏联。

  在这种持续的压榨下,中国从1894年到此时1938年,无数热血儿男前赴后继的奋斗了44年。

  不过都被东洋用各种卑劣的手段进行打压,分化。

  目的就是让中国始终贫弱,方便它从容的一步步肢解侵吞中国。

  琉球,台湾,东北,华北——

  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正是有了苏联的军售,使得国名党高层,对这场中日战争有了继续打下去的勇气。

  第二,在淞沪,南京战役以后,中国空军的战机几乎已经损失殆尽。

  正是苏联的支援,使得现在的日军,不敢肆意妄为的随意轰炸中国的中心城市。

  而正是城市里面军工厂源源不断提供的子弹枪炮,才能使得中国军队手里有枪有炮有子弹,来打击侵略者,捍卫领土。

  “——之所以认为在战机上面加装无线电没有什么实质意义,就是因为在下一阶段,中苏两国飞行员混编战斗这是大趋势;语言不通,电台的存在,只会增加成本浪费和影响战机的负重。众所周知,日军所谓新式的96-1式驱逐机,也没有携带电台。”

  波雷宁笑着对郭汉庭解释,新进的E-16驱逐机上面,不但拿掉了队长飞机上的电台,而且其余战机上面的接收电台都被去掉的原因。

  “况且在空战中,机载电台的存在对于战斗几乎没有任何实质的作用,反而容易干扰其余飞行员的判断和情绪。现代空军,其实就是中世纪角斗士之间的角斗翻版,看到对手,扑过去干掉它,就是胜利。”

  “4大队机翼语言就很不错,在空中可以通过这种简单的方式,进行准确有效的沟通。”

  毛邦初对毛瀛初说道:“明天到达南昌以后,你们要和友军研究试训,争取让这个机翼语言更加的简洁直观。”

  “是!”

  毛瀛初站起来,立正回答。

  第二天清晨,王家墩机场起了大雾,到了7点,东方的太阳就消薄了雾气,机场塔楼打出信号弹,示意可以升空。

  “嗡——”

  杜剑南发动战机,在螺旋桨的高速运转中,操纵战机在跑道轻盈滑行。

  先是毛瀛初的‘新2101’号E-16驱逐机,顺利升空。

  接着是郑少愚的2202号E-15,柳哲生的2105号E-16,许玉书的2107号E-16,陈怀民的2307号E-15。

  看到前面陈怀民的战机飞离跑道,仰头驶向天空。

  杜剑南随即朝后轻拉操纵杆,调节战机水平尾翼板的角度,以求获得足够的上升浮力。

  “嗡——”

  2308号驱逐机的机头轻轻翘起,飞向天空。

  飞机在上升到500米低空以后,周围已经没有了一丝雾气。

  头顶是蓝得让人心悸的天空,东边的太阳像是一个溏心鸭蛋黄一般,暖色的挂在地平线上面。

  俯视大雾下的三镇,在一片云雾缭绕中,只有几座高楼和龟山,岱家山,蛇山,隐约可见。

  如同浮在云雾中的仙山蓬阁。

  6架E-15,E-16混编机群,排成一字斜纵队,在长江上空,朝着东南方向飞去。

  机群出武汉以后,城外的原野山林这些薄雾区域,顿时就清晰了很多。

  在浅绿的江汉平原上,下面长江如碧带逶迤,碧带上面点缀着许多黑色,白色的轮船,高高的烟柱子冒着黑烟。

  “呜呜——”

  下面轮船上的船工,乘客们,看清楚了低空轰鸣掠过的是中国战机,都纷纷跑到甲板上面挥手致意。

  而所有的轮船,也都一一拉响了汽笛。

  混编机群东南飞行了一个小时,掠过碧波万顷的鄱阳湖,到达了‘远东第一机场’,南昌青云谱机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