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重生之黑铁的荣耀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白鹭洲

重生之黑铁的荣耀 烟本是道 3247 2018.08.24 20:48

  第十一章白鹭洲

  今天是圣光历五百七十四年五月二十三日,星期二。据说圣光历是当年兄弟会的首领,石匠瑞格斯.奥.希尔所制定,他率领起义武装将邪恶的魔法师驱赶出法雷亚大陆,建立了一统法雷亚大陆的阿姆斯郎王朝的那一年设定为圣光历的起始元年,中止了已有数千年之久的黑暗历。目前法雷亚大陆各国基本上实行的都是圣光历。

  再过四天,就是五月二十七日,星期六。在奥维拉斯王国历史上,这是卡尔加特王子在获得了三色权杖之争的胜利后,登上国王的宝座成为斯特林九世的纪念日。其去世后,继位的斯特林十世就授意上议院,提议将这一天设定为王国的法定节日,命名为复兴节,以纪念伟大的斯特林九世所作出的复兴王国的伟业。

  星期天学校放假,再加上星期五上午学校照例要举行复兴节的欢庆大会,下午没课,所以克洛德他们就难得的拥有了为期两天半的假期。

  要知道这个世界和穿越者的前世不同,学校并没有暑假和寒假之分,全年就一个学期,二月中旬入学直到十一月才放假,这过年的两个多月假期被称做年假,或者又被称为猫冬假。这是因为在法雷亚大陆,每年的这段时期是天气最寒冷的季节,大雪纷飞,人们大多是猫在室内避寒过冬,而很少出外劳作。

  既然有了两天半的假期,博克阿尔和艾里克森很早就开始策划着去哪里玩,克洛德和维里克罗自然是无可无不可。只是博克阿尔和艾里克森这两人想的点子并不怎么靠谱,最后还是维里克罗提议去白鹭洲宿营,从而获得了大家的一致赞同。

  白鹭洲距离白鹿镇不到二十余里,咫尺之遥,但克洛德从没去过白鹭洲,这是因为白鹿镇和白鹭洲之间是十余里宽的白令加湖。

  一千多年前,西南山民在捕猎时看见传说中象征幸福和安宁的白色麋鹿徜徉在白令加湖畔,于是携妻带子在此拓荒聚居,便有了白鹿镇。白鹭洲也是如此,很早之前洲上就有无数白鹭翩翩,以此而得名。

  只是后来人们才发现,他们以为和白鹿镇相隔一个湖的白鹭洲并不是湖边的一座丘陵或是一个小岛,正确的说白鹭洲其实是一片将白令加湖,白鹿镇和大海分隔开的临海山丘。正是有了白鹭洲的阻挡,呼啸的海风与汹涌的恶浪从没对白鹿镇造成过威胁,唯一的危害也不过是每年几次大潮海水倒灌使白令加湖湖水上涨漫过堤坝形成轻微的水患而已。

  据说白鹭洲上有白鹭和无数的海鸟,以及海獭,石狐,山豹等皮毛珍贵价值高昂的异兽,还有无数值得采集的药草,物产极其丰富。但白鹿镇却很少有人愿意前往白鹭洲。

  原因无他,一是危险,二是洲上有一座占地很大的遗迹,传说是数百年前一座倒塌的魔法塔的残迹。牵扯到邪恶的魔法师,以至白鹭洲在人们口口相传中被人为的蒙上一层邪恶的阴影,没人愿意去那里给自已找麻烦。

  博克阿尔和艾里克森也没去过白鹭洲,四个小伙伴中唯有维里克罗跟随他的父亲在前两年年假时去过两次,一次是为了猎石狐,另一次是为了采集一种药草。

  所以维里克罗说去白鹭洲宿营冒险度假的提议获得了博克阿尔和艾里克森两个胆大包天的家伙的欢迎,年轻意味着好奇,也意味着冲动和勇气。克洛德做为穿越者,他并不在乎人们所谓的白鹭洲上种种恐怖和邪恶的传说,相反他对那个倒塌的魔法塔的遗迹很感兴趣,准备前去看看,便顺水推舟的默认了下来。

  “对了,克洛德,吃过午餐后我们从后墙翻过去,到老街老蒙克杂货铺把维罗带来的那两条皮子给卖出去,顺便在他那里看看有没有我们需要的东西。”博克阿尔指着课桌下维里克罗带来的那个包裹轻声的说。

  克洛德点了点头,学校后面林子那里的围墙被大雪和雨水浸湿塌垮了一半,成为学生们违背校规自由进出校园的一个不公开的出入口,谁都知道可谁也不会向学校报告。

  何况就算学校的管理层知道了也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将缺口修好,围墙的修缮资金得打报告向白鹿镇的行政主管部门提出申请,并由行政主管部门派人前来学校调查并核实修缮资金额度,然后再开会讨论这笔预算外的资金该从那里拨付,最后再将决议提交镇长签字,由镇长同意后再将决议发给镇财务部门落实。

  整个流程从申请到资金拨付没两个月的时间是下不来的,如果镇长不同意或者镇财务部门说今年资金紧张困难得等到明年的话,那前面的努力就全白费了,到明年还得继续重新走一遍这个流程。

  因此学校即使知道后面的围墙破了个缺口,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不知道,也许他们还巴不得围墙多塌垮几处,那样他们就可以明正言顺的要求镇里拨付资金重新修建整个学校的围墙,而不是去修缮一个小小的缺口。

  国中的午餐还是一如既往的难吃和无味,一勺土豆泥浇肉汁,两片黑面包夹一片薄得象纸的培根,水果是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煮苹果。不过食堂里摆放的大铁锅里的红菜汤却可以随便喝,只要肚子能装得下。

  这样的午餐对学生来说是可以填饱肚子,但别想什么品尝美味了。偶尔学校也会改变一下食谱,那也不过是将土豆泥换成燕麦粥,或者将黑面包中的那片薄薄的培根换成一片乳酪再加两片生菜。

  为了节省经费,学校甚至连黄油都撤掉了,食堂的桌子上只摆放着盐末瓶。

  博克阿尔现在啃着黑面包的样子就象是生不如死:“太干太涩了,真想念早上吃的羊肉烤馕饼,又香又脆,一咬满嘴油啊……”

  艾里克森一边勺干净盘子里的土豆泥一边讥讽道:“谁叫你先吃培根再吃土豆泥最后干啃黑面包啊,没伴着吃你咽得下去吗,干木屑一样的滋味。要不你去打碗红菜汤泡着吃吧。”

  “不要。”博克阿尔急忙摇头:“你知道我一闻到那红菜汤的味道就想吐,不知怎么的我每次看到那红菜汤就会想起那鞋垫的气味,太恶心了……”

  “快吃吧,别废话了,克洛德和维罗吃完已经去教室拿包裹了。你如果不怕下午顶不住就别吃,或者我们呆会出去你再去买个羊肉烤馕饼吃……”艾里克森不怀好意的盯着博克阿尔,似乎很希望他能接受自己的提议。

  “你想得美……”博克阿尔嘴里的面包屑洒了一地:“我一个月才两个里亚索的零花钱,早上买一个羊肉烤馕饼就花了十分之一,还被你们抢了大半……”

  “谁叫你是我们中的大款啊!”艾里克森摊了摊手:“你一个月有两个里亚索的零花钱还不满足?我呢……我老爸心情好时会扔给我一个里亚索,心情不好时会给我一脚,但一年大半的时间他都在船上,我不可能每个月都能见到他或者从他的钱袋里要到一个里亚索。

  克洛德和我的情况差不多,没有正当的理由他父亲不会给他零花钱,偶尔他母亲塞给他一点钱也不超过一个里亚索。至于维罗,他那个精明小气的姐姐当家,忙着为自己挣嫁妆,你认为他手里会有零花钱吗?”

  看着博克阿尔张口结舌无从辩解的模样,艾里克森笑了起来:“所以克洛德说的很对,我们是好伙伴,死党,你的零花钱就是大家的零花钱,要是为这点小钱斤斤计较那也太对不起我们之间的情谊了……吃不下就别吃了,你看克洛德和维罗已经向我们招手了,走吧,就算不买羊肉烤馕饼那也可以买点别的好吃的……”

  “总感觉好象哪里不对……”博克阿尔看着艾里克森的背影,又看看手里的大半黑面包片,喃喃的自语道:“算了,还是去买羊肉烤馕饼吃吧……”

  四个人很顺利的从学校后面的围墙上翻了过去。

  “为什么要去老街的老蒙克杂货铺卖皮子啊?我记得新区的吉尔普皮货店才是镇上最大的皮毛收购点吧?”克洛德好奇的问道。

  “维罗的这两张皮子放得有些久了,”博克阿尔回答:“皮毛不光亮还有点破损,在吉尔普皮货店卖不起价,他们收购最多不会超过六个里亚索。老蒙克那里可以还价,我想也许能卖到八九个里亚索。”

  “克洛德你以前就很少去老街,所以你不了解老蒙克杂货铺。”艾里克森在旁边补充道:“其实老蒙克杂货铺才是镇上历史最悠久的店铺,都已经开了三代了,只是他们的生意基本上都是和行商或者是水手们打交道,南来北往的行商和四海飘荡的水手们喜欢把他们收集到的那些希奇古怪的小玩意交易给老蒙克杂货铺换取金钱……”

  “不过现在老蒙克杂货铺已经不再收集和交易那些东西了。”博克阿尔说:“去年底老店主皮查克去山里拿货,大雪天路滑,连人带车摔到山沟里一命呜呼,他的大儿子瓦库里接了班成了新店主。然后瓦库里决定将杂货铺转型,成为专门的渔具和船上用品店。

  你知道渔具和船上用品少不了需要皮货做原料,但镇上的吉尔普皮货店是收购大户,老蒙克杂货铺争不到皮毛收购份额,只能零星收购,所以我们将这两张皮子拿到那里,相信他们会开个好价钱的。”

  ……

举报

作家是赛车狂人?看视频送Q币点币!

荣小荣、八匹、朵颜涯、真愚老人、巫马行、汉家枫竹携手斗鱼主播再掀QQ飞车狂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