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全民诸天轮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8章 珍珑棋局

全民诸天轮回 无月不登楼 2097 2018.11.22 12:42

  擂鼓山,天聋地哑谷。

  一块大石两侧坐着两人,大石上是棋盘,两人正在对弈。

  右首是个矮瘦的干瘪老头儿,左首则是个青年公子。围观的轮回者都知道,那老头儿便是聪辩先生苏星河,而青年公子则是三大主角之一的段誉。

  珍珑棋局终于开始,然而围观的轮回者却不敢轻举妄动,一是忌惮段誉和苏星河的实力,二则是忌惮易网。

  易网对珍珑棋局布局了许久,不仅派遣大量成员加入了星宿派,而且还俘虏了虚竹。除此之外,还有几名核心成员忍受被刺聋毒哑的痛苦,拜在了苏星河门下。

  说是说拜在苏星河门下,但苏星河只将他们当作仆人使唤,根本没有传授过武艺或者其他技艺。在他心中,估计只有被他逐出师门的函谷八友才是真正的弟子。

  不过,对于易网来说,只要能够取得他的信任就足够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派上用场。

  布局了这么久,易网自然不允许别人破坏这个事件,因此早就放出狠话,谁敢在天聋地哑谷闹事,杀无赦!

  当然,只靠狠话肯定是无法震慑轮回者的,为此,他们已经将大部分成员召集了过来,散布在天聋地哑谷四周,这才是他们真正的倚仗。

  其他轮回者见此,纷纷放弃了击杀段誉或者无崖子的念头,一来风险很大,二来奖励不多,三来得罪易网,怎么看都不划算。

  不过,他们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打算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破解珍珑棋局。如果能够得到无崖子的传承,那就算得罪易网也是值得的!

  天聋地哑谷一侧山头上,一名中年男子傲然而立,俯视着谷中下棋的两人。他是易网军团一部经理,名叫朱率天,是此次计划的总指挥。

  他环视了一下四周,见山谷周围的轮回者都还算老实,不禁满意地点了点头。

  “朱部长,刚刚得到消息,丁春秋和一众星宿派弟子出现在了两里外,很快就会到。”一人走了过来禀报道。如果木锋在这就会发现,此人看上去有些眼熟,好像在辽国见过……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追踪过他的三名易网成员之一——袁队长。

  “嗯。”朱率天应了一声,目光依旧看向山谷。

  袁队长犹豫了一下,再次开口,“刚才有人来报,发现了函谷八友的踪迹,可能会比丁春秋先到,要不要派人拦截他们?”

  “为什么要拦截?康广陵和范百龄的实力都不错,不死几十个精英成员根本拦不住。而且,范百龄破不了珍珑棋局,不会改变剧情。”朱率天淡淡道。

  袁队长提醒道:“部长,不是只有他们八个,还有两个神秘人。其中一人武功奇高,曾在薛府外杀了我们不少人,至今也没有弄清楚他的身份……”

  朱率天皱起了眉头,可沉思许久,还是说道:“放他们过去吧,别得罪他们。”

  他其实也很无奈,别看他现在很牛逼的样子,能够指挥所有易网的人。但相对这个世界真正的高手来说,都是一些虾兵蟹将,连乌合之众都算不上。真要与一流高手打起来,说不定会被人家一个人冲垮。

  当然,如果易网的成员各个都拥有敢于拼搏、敢于牺牲的精神,那就另当别论了,耗死一流高手并非难事。只可惜,除了特别行动部的下属军团之外,暂时还没有听说哪个军团的成员能够做到这一点。

  段誉在来擂鼓山的路上就遭到过一次截杀。围杀他的也是一个大型军团,聚集了超过一千人。然而,在段誉时灵时不灵的六脉神剑突然发威之后,只射杀了三四十人,那一千人便崩溃了,各个都在拼命逃跑……

  朱率天原本还想带人赶去救援段誉,可看到这一幕,又不禁惆怅了起来。他知道,自己手下的那些轮回者多半也是这个情况。

  其实,如果奖励足够多的话,轮回者的表现也不至于这么糟糕,可问题是,围杀一个段誉,最大的收获就是他身上记载了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的帛卷。这东西肯定落不到普通成员身上,他们最多也就只能从军团得到少许积分作为奖励,有个卵子用。为了少许积分就拿命去搏,脑袋有坑吗?

  可是,若给普通成员太多奖励的话,军团又承担不起,甚至会出现计划成功了,但军团却亏惨了的情况。

  说来说去,还是《论理性进入本源世界的重要性》这篇文章中讲述过的问题。

  木锋并不知道朱率天的心理活动,从踏入擂鼓山的那一刻开始,他的心弦便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生怕漫山遍野的轮回者会突然杀过来。

  好在,那些轮回者都非常“友善”,大多都只是围过来向函谷八友献殷勤,只有少数几个突然暴起,想要杀人。

  然而,这些突然暴起的,要么被游坦之一掌打死了,要么就被康广陵的琴音给震死了,难有作为。

  出了这档子事后,函谷八友不敢再让人靠近,靠近就打,总算摆脱了轮回者的纠缠,顺利来到了苏星河和段誉身旁。

  木锋还是第一次见到段誉,忍不住多打量了他几眼,确实是一位风度翩翩的公子哥。在他身后,还站着朱丹臣等三名护卫。

  因为专注下棋,再加上不认识的缘故,段誉并未起身见礼,依旧死死盯着棋盘。而苏星河,也未抬眼看他们。

  这两人可以无动于衷,但函谷八友却不行,没有犹豫,八人当即向苏星河跪下,行了一个大礼。

  “你老人家清健胜昔,咱们八人欢喜无限。”康广陵开口说道。

  苏星河只对他们做了一个请起的手势,并未多言,目光依旧落在棋盘上。

  “好,便如此下!”段誉似乎想好了棋路,当即将一枚白子下在了棋盘上。

  苏星河脸露喜色,点了点头,跟着下了一枚黑子……

  十几个来回之后,段誉脸色一僵,叹道:“老先生所摆的珍珑深奥巧妙之极,晚生破解不来。”

  这意味着,他输了。

  见他破解失败,周围的轮回者立马躁动了起来,纷纷开口:

  “在下愿意一试。”

  “我也愿意一试。”

  “都滚开,我来!”

  场面一下变得极其混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