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全民诸天轮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3章 慧净和尚

全民诸天轮回 无月不登楼 2017 2018.11.10 16:23

  屋外风声呼啸,大概凌晨四五点的样子,木锋就被冻醒。

  “没想到脱掉战斗服睡还是没能睡暖。”此时他不禁有些羡慕那些拥有内力的轮回者,哪怕只是初级内力,在体内运转个几圈也足以抵御寒冷。

  “过了这一夜,那些契丹人多半是不会再追来了。”思及于此,他却是不急着走了,因为慧净此人也能引出一条故事线,而且正好和他的第一目标相吻合!

  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吱嘎一声,柴房的木门忽然被人推开,顿时吓了他一跳。抬眼看去,发现一个大和尚出现在门外。

  那和尚又矮又胖,宛若一个大肉球。对天龙八部剧情非常熟悉的木锋立马就猜出了他的身份,不是从少林寺出逃的慧净又是谁?

  “你是何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慧净显然也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向后退了几步。

  “抱歉,打扰大师了。我昨夜在贵寺路过,因为又冷又困,所以想要在贵寺借宿一宿。奈何拍了许久的门却无人应答,随后又见这边有一间柴房,就擅自进来了,还望大师勿怪。”木锋起身行了一礼。

  “什么借宿,我看你就是偷走老子冰蚕的贼人,今天非将你擒下好生盘问不可!”

  说着,慧净跨步向前,弯指成爪,直接向他的手臂抓去。

  别看慧净在小说中没展露过身手,但作为少林慧字辈弟子,实力并不差。要知道,为了将他抓回寺,少林可是派出了七名僧人,其中还包括达摩院首座玄难和他的师弟玄痛。由此可见一斑。

  木锋不敢大意,一边向后躲闪一边将环首刀抽了出来,挥砍两刀将他逼退,同时大声解释道:“大师你误会了,你所说的冰蚕我闻所未闻……”

  慧净哼了一声,没有理会,拿起身旁一根长木继续向他攻去。

  他的进攻角度非常刁钻,或劈或挑,或刺或扫,每每都能避过邪龙环首刀,先一步打在木锋身上。木锋虽然占据了武器之利,但却被死死压制在下风,手臂和肋骨都被长木抽红了好几处。

  其实,慧净的身体属性和他差不多,都介于青铜和白银段位的临界点上,之所以会被打得这么惨,完全是因为招式上的碾压。用主神空间的术语来讲,就是格斗类技能上的差距。

  知道继续这么下去,自己肯定会被擒住,木锋咬了咬牙,不再犹豫,当即使用E级紫色技能【初级刀枪不入】,然后不再理会向自己脑袋抽过来的长木,欺身上前,一刀向慧净面门劈去。

  难道想要以伤还伤?

  慧净见此,心中有些不屑,在他看来,这是非常愚蠢的行为,只要自己手中的长木抽中他的脑袋,立马就能将他抽倒在地,中断他的攻势,他又怎么可能伤到自己?

  可是下一刻,让他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他手中的长木确实先抽在了木锋身上,不过却仿佛抽打在了一尊铜像上一般,竟然没有撼动其分毫!

  如此一来,自然不可能中断木锋的攻势,邪龙环首刀径直劈在了他的身上。纵使他侧身躲闪了一下,但依旧被砍中了左上臂,伤及骨头。

  趁刀枪不入状态还未结束,木锋不依不饶,又向他劈出了一刀。慧净下意识地刺出手中的长木,想要将他顶开,可长木在刺中木锋胸膛的时候,居然咔嚓一声断成了两截,根本没能取得预想中的效果,以致环首刀再次劈在了他身上。

  这次劈中的是他的右上臂,骨头都差点被砍断。吃痛之下,慧净倒在了地上,大声哀嚎,两条手臂如同断了一般,使不上半点力气,连长木都掉在了一旁。

  见木锋再次欺身而上,慧净赶忙求饶道:“少侠饶命,少侠饶命,那条冰蚕小僧送给你了,还望少侠饶小僧一条性命……”

  “兀那和尚,再说一遍,我没拿你的冰蚕。若真拿了你的冰蚕,早就逃之夭夭了,还会躲在这破柴房中睡觉?”木锋喝骂道。

  被他这么一骂,慧净总算冷静了下来,自己的冰蚕是在四五天前丢的,那贼人只怕早就逃得没影了,哪还会留在寺庙?自己可能真的错怪这人了。如今将这人触怒,还白白挨了两刀,何苦由来?

  又念及宝贝冰蚕被盗,一时悲从中来,慧净忍不住嚎啕大哭。

  “哀嚎个什么?”木锋挥动了一下手中的邪龙环首刀,将刀刃贴在了他的脖子上,冷冷道:“现在相信不是我偷的了吗?”

  慧净的声音戛然而止,赶忙说道:“信,我信,这都是误会。虽然我冤枉了少侠,但我也挨了少侠两刀,算是扯平了,还望少侠将刀挪开……”

  木锋果然收了刀,淡淡道:“你能这样想就好,不过伤了你终归不是,我段誉行得正坐得直,不会欺负人,这锭银子就当是赔给你的伤药费。”

  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了一锭银子,丢在慧净面前。

  金银是许多世界的通用货币,大部分轮回者都会准备一些。不过,像他这么大方,直接丢出一锭银子的人却很少。要知道,这锭银子有十两重,认证的话需要一积分!

  如果换做是正常的和尚,多半不会收,可慧净却是个不守清规的酒肉和尚,因此毫不犹豫地收下了,同时谄笑道:“段公子仗义,小僧心服口服。只是如今天色将亮,段公子是不是该离开了?”

  “不着急,我打算拜见一下这里的方丈,在这里借宿几日。”

  “这个……段公子,这悯忠寺不是什么人都能借宿的。”

  “我乃大理镇南王之子也不行吗?而且我诚心礼佛,打算捐一千两银子作为香火钱。”木锋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

  “原来是大理世子,失敬。如此,方丈自然会大开方便之门!”

  慧净并没有怀疑木锋的身份,毕竟出手这么阔绰的人,想来也不会冒别人的名。唯一让他奇怪的就是木锋的头发,太短了,莫非是大理国的习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