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商道柔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7章 农家别院

商道柔情 郑虎丁 2245 2019.05.01 10:28

  地方是张玉云定的,在近郊的一个农家院子。

  除了张玉云带来的两个年轻妹子外,就只有江羽龙、张玉云与陈齐农三个人,没有其他客人,连门口也没有什么牌子。

  因为一进院子就感觉装璜典雅,江羽龙以为是一家私人会所。张玉云却说,这不是私人会所,只是一处院子而已。

  青城地处西北,整个冬天户外气温大都处于零下状态,整个院子早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烧着暖暖的暖气,不漏半丝寒气进来。

  推开院门就看到院中一处人工池塘,塘中小桥流水、亭台飞瀑,再看到四处绿植葱茏,仿佛走进了一处园林,庭院两旁是双层小楼,正对门是一大厅堂,厅堂两边上下各几间雅屋,空气里充满茶香,音乐中流淌清幽。唯独这中间池塘水中,浮着几丛枯藤物,似乎不应景。

  江羽龙细看,不是藤,原来是枯荷,水底下的根颈似乎还活着。

  此时已是初冬。原以为是“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却是“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江羽龙感慨,这段时间去找张明国写给母亲的诗集,没找着那本诗集,自己也读了不少诗词,倒似成了诗人了。

  张玉云问江羽龙:“你说,这院子该起个什么名字好呢?”

  江羽龙还沉浸在院子的典雅与清幽之中,陈齐农却说了他心中所思:“我一进门,就被池塘里那几丛枯荷吸引了,春来后,是不是这荷叶又长起来了?叫蓓荷园不错。”

  他想拍江羽龙的马屁,却不知江羽龙心中的纠结。

  张玉云翻阅过江羽龙的亲子鉴定,一听陈齐农所说,怕引起江羽龙不适,叫个妹子引陈齐农去堂厅后的茶屋,自己拉着江羽龙到另一间雅室去。

  进了雅室,张玉云把一串钥匙交到江羽龙手中,悄悄地对江羽龙说:“这原来是我用这几年来的片酬买来给我爸我妈养老用的院子,因他们被抓的缘故还没敢去办产权归属,一直没怎么进来。我前几天用你的身份证复印件,把产权办到你的名下了,现在这里是属于你的了。”

  江羽龙惊讶:“你什么时候拿了我的身份证复印件?这怎么能办到我名下去了?”

  “你不记得了?”

  “我记得什么?”

  “上次开投资公司,陈齐农不是不方便做股东与监事,我就跟你要了身份证。你后来也不做监事,但我复印了你身份证啊。”

  “那也不能办在我名下啊!”

  张玉云幽幽地说:“我爸就我一个女儿,我又没男友跟其他亲人。我的名下不能出现太多产业,只能办在你名下了。”

  江羽龙听了更是一惊,心想这张姐不会把我给看上了吧,连忙说:“不行啊!”

  张玉云笑着说:“哪有什么行不行的,先这样吧。不然你给我介绍一个人,办到他名下去?走吧,陈齐农还等着呢,别让陈齐农误会了。”

  江羽龙见她提陈齐农,想说不如办到陈齐农名下,想想陈齐农连投资公司股东都不敢出现,于是就暂且作罢,跟随张玉云去找陈齐农。

  江羽龙留意了一下张玉云,虽然年龄有点大,却也天生丽质,而且一直当演员也懂得保养自己。若不是自己早知道她的年纪,乍一看还真以为跟自己年纪相仿。

  她在青城拍电视剧的这段时间里,江羽龙在网上查张明国资料时,也查了一些有关她的消息,或许她入行是因为她父亲张启明本就管理着文艺口,并不需要跟一些小女孩一样靠潜规则进圈,所以一直没有什么绯闻,算是很正统的艺人了。

  三人在茶桌三个方位坐了下来,陈齐农开了个玩笑:“你俩刚才躲到小房间走私去了?”

  张玉云假装嗔怒:“小弟弟别乱说话,有这么短时间的走私吗?”

  江羽龙问陈齐农:“王承浩怎么死盯着蓓荷茶叶啊?”

  “没办法,他是那种没吃到嘴的东西就会死盯着不放,咬了一口后就扔掉的那种人。”

  张玉云问:“怎么啦?”

  江羽龙赶紧说:“没事,我们还是正事要紧。陈公子也来了,你要怎么犒劳他,你做决定吧。是带他到小房间走私一下,还是怎么的,你看着办。”

  张玉云伸手在江羽龙大腿上掐了一下,嗔骂道:“现在变坏的都是你们这种小孩子!”

  陈齐农笑了:“小孩子不坏,还需要大人管干嘛呀?”

  江羽龙夸陈齐农:“我以前以为你跟王承浩一样是个坏怂,最近怎么越看你越顺眼呢?应当你本性不坏吧。”

  陈齐农说:“坏过,现在跟你学习,正在改。”

  张玉云说道:“姐姐老了,头脑跟口才没你俩好,说不过你们。对了,我们先吃饭还是先喝茶聊一会再吃?”

  江羽龙见时间还早:“还没到饭点,肚子饱着,先喝一会茶吧。”

  “好,小吴泡茶。”

  张玉云带来的其中一个姓吴的小姑娘,端着一套煮茶、泡茶的茶具放在桌上,坐到茶桌旁。她在茶桌中间拉起一块板插了下去,露出茶盘,开始添水煮杯。

  小吴问:“各位要喝什么茶?”

  陈齐农问:“有蓓荷茶吗?”说完还笑吟吟地看了一眼江羽龙。

  江羽龙被他又提“蓓荷”二字,早已心生郁结,低头不语。

  张玉云踢了一脚陈齐农:“今天过来是跟你道谢的,再提张蓓荷,你的投资我没收了!”

  “我说的是蓓荷茶,没提张蓓荷啊!”陈齐农并不知道江羽龙与张蓓荷之间有什么纠结,本想用“蓓荷”讨好江羽龙而已,却不知怎么会犯了江羽龙的忌讳。

  张玉云见二人不做决定,就给他俩做了选择:“小吴,你去拿福鼎白茶来煮吧,羽龙老家是福建的,应当喝福建茶会习惯些,陈齐农,可以不?”

  “你叫吴……吴什么来着?对对,吴琦!你叫吴琦!”陈齐农盯着取茶回来的小吴脸上,像发现宝贝一样的惊喜。

  那小吴坐了下来,对陈齐农微微一笑:“陈总,您是我们真正的幕后大老板,以后我吴琦跟着我们张总,还请陈总多多关照了。”

  “哎呀!真是大明星吴琦呀!”陈齐农一下子乐得快跳了起来。

  张玉云说:“陈公子,其实这二位都是咱们公司签约艺人,这个是吴琦,那个是小刘,刘明明。小刘,你也过来坐这里。”

  那刘明明也走了过来,对他俩莞尔一笑,跟吴琦坐到一起。

  张玉云对陈齐农说:“对了,以后这里就是咱们三个人单独谈事的地方,是羽龙的房子。陈公子,你要过来时,跟羽龙说一下就行。”

  陈齐农此时正微笑地看着吴琦,似乎没听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