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商道柔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90章 收走股份

商道柔情 郑虎丁 2161 2019.04.23 23:55

  江羽龙陪着张蓓荷去营业厅补了手机卡。

  去蓓荷工厂的路上,张蓓荷像是从未被祁英绑架过,甚至忘了刚才依偎在江羽龙身上的事,恢复了往日的模样。

  看到她的样子,江羽龙感慨:张蓓荷的心是啥做的,怎么这么大!自己真不懂女孩的心。她真是生活在象牙塔中的人!要是她父亲张明国包养小情人的事被她知道了,又会有什么反应呢?

  事实上,是他不懂张蓓荷的心。

  当一个单纯的女孩,把你送她礼物当成理所当然的事时,说明她已经接受你,已经把你当成最可靠、最亲近的那个心上人。

  开业那天江羽龙帮她解围,当着王承浩的面抱走了她,今天又冒着生命危险,赶去鹰嘴崖救她,张蓓荷心中早把江羽龙当成自己可以托付一生的那个人了。

  尤其张蓓荷认为,当他几次靠近自己时,那种谦谦君子的气度绝不是伪装的,反而那种玩世不恭的口头禅,才是伪装的。原来这个曾经在自己心中讨厌的富二代,并不是想像中的那种处处留香的花花公子。

  三个人一回到工厂里,看到王承浩、陈齐农跟路致远、张兆强、路诗晨一样,都在焦急地等着他们。

  原来杨小军看到王承浩来了,为避免碰上了引起争端就悄悄地躲了起来,并没有出现在他们面前,所以众人并不清楚张蓓荷现在情况如何。

  当张蓓荷活灵活现地出现在路致远、张兆强与王承浩等人面前时,王承浩立即冲到张蓓荷面前,紧张地问:“祁英没把你怎么样吧?”

  “有江羽龙在,你以为他能把我怎么样?”张蓓荷看上去一脸地幸福感。

  江羽龙却一拳往王承浩脸上干了过去,骂道:“祁英是你安排的吧?”

  “江羽龙,你别诬陷好人!要是我安排的,还会到处找她吗?”

  “你还成好人了,那你怎么知道是祁英?滚!这里不欢迎你!”江羽龙又往他屁股踢了一脚,下了逐客令。

  “祁英干的,关我什么事?我要告你毁谤!”

  “还嘴硬,你还嘴硬!”江羽龙又假装前去踢他,王承浩赶紧躲闪。

  这是江羽龙、路致远的地盘!就诬陷你王承浩又怎么样!

  其实江羽龙根本不会怀疑王承浩会安排祁英干的,只想赶走他而已。

  陈齐农看到王承浩被江羽龙又揍又踢,在一旁偷偷地乐了:之前都是自己被王承浩又揍又踢,今天轮上王承浩被揍被踢。

  王承浩白挨了江羽龙一拳一脚,但见张蓓荷没事,自己确实也理亏,又见陈齐农在一旁乐,心中的火无处发泄,一脚往陈齐农踢了过去踢个正着,嘴里骂道:“你乐个屁啊!这里不欢迎咱们,走!”

  “江羽龙你等着,有你哭的时候!”临走时,王承浩恨恨地对江羽龙骂了一句,再往张蓓荷那不甘心地瞅了几眼,才上了他的车溜了。

  张蓓荷等人见江羽龙用这种方式赶走王承浩,全乐了。

  王承浩与陈齐农刚走,江羽龙就听到门外一阵警笛声,由远而近。

  江羽龙疑惑对张蓓荷、靳勇、路致远说:“难道这么快就抓住祁英了吗?”

  路致远说:“不可能!要是抓着了祁英,没必要抓到这里来跟我们邀功请赏。”

  “说得也是。”

  但这几辆车正是开进了蓓荷茶业公司的院子。

  “什么情况?”路致远站在窗台往下看。

  江羽龙与张蓓荷也凑到跟前看,看见林奋英的车也一同开进了院子。

  江羽龙正好看见林奋英跟他的短头发助理一起从车上下来。

  鸣着警笛的警车,不是公安的,而是法院的。

  林奋英及那助理与法院的几个法警一块上楼来,直接进了路致远的办公室。

  三个法警,领头的法警正是那天封了别墅、开走车的那个人。

  那法警看到了江羽龙:“江羽龙也在?那太好了!”

  江羽龙莫名其妙:“哦?怎么回事?”

  那法警向他们出示了法院冻结令,张兆强接过来看了一眼,对江羽龙点了点头。

  法院冻结令,冻结的是蓓荷茶业的企业账户,是临时冻结。

  林奋英说:“阿龙啊,是这样的:法院查出,你们现在使用的那笔一百万,也是江董要被冻结的钱。”

  江羽龙瞬间又无语了。

  刚才还因为江羽龙赶走王承浩而一块乐着的张蓓荷,见江羽龙沉默下来,也跟着不开心起来。

  江羽龙沉默了一会,跟那法警说:“你们查封的是我手中的那笔钱,怎么会来冻结蓓荷公司的账户呢?”

  “因为蓓荷公司用的那笔资金,是用那一百万启动的。”

  要是真封了自己的那六十万,他心中有数,父亲江大福的钱来路不正道,被收走也是早晚的事,路致远那笔钱也是自己从那一百万当中借给他的,被法院收了就收了,但张兆强却是真金白银投进来的。

  “不,蓓荷公司使用的钱当中,我只占百分六十,其他股份是张兆强与路致远的。”

  江羽龙想起蓓荷的股东结构是由三个股东构成,不能因为自己江家的事,坑了两个兄弟。

  那法警让林奋英去跟江羽龙说。

  林奋英走到江羽龙跟前,跟他解释说:“阿龙,来之前,法院查过蓓荷茶业的股东结构,知道还存在其他两名股东。他们处理的方案是这样的:先临时冻结,因为你使用的那笔钱是属于江福实业的资金,所以要把你的股份转让到江福企业去,处理完了,才能解冻蓓荷公司的资金。”

  江羽龙心想还好,没把兄弟张兆强那二十万给坑了,要这么说,还能保住路致远的那二十万股份。他借给路致远的钱,只有自己的人知道,法院并不知道。

  江羽龙于是点了点头,表示清楚。

  那法警接着说道:“那明天开始,你跟林总着手去办股份转让的事?”

  “好。”

  “还有,你把你买的那辆车车钥匙交过来,现在就交吧。”法警又取出了一张资产冻结令,是关于江羽龙那辆车的。

  法院竟然连自己新买的车都不放过!

  没办法,江羽龙只能乖乖地把车钥匙交了出来。

  其他人很同情地看着江羽龙,但这是法律手续,没有办法。

  江羽龙心中清楚,既然能查到自己新买的车,那么自己的银行卡肯定也会在一两天内被冻结,甚至现在都已被冻结了都有可能!

  那法警跟路致远很客气地说:“对不起路总,这几天你们把股份转让手续办好后,法院才能解封你公司的账户。不过应当不会影响你公司正常营业的。”

  路致远点了点头,他知道这些程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