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商道柔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6章 江滨结义

商道柔情 郑虎丁 2067 2019.03.10 05:00

  “哈哈哈——”张蓓荷哈哈大笑起来,“你想啥呢?我俩有可能凑到一起吗?”

  “我也觉得不可能。不过,今天我真的也被我爸跟我阿姨逼着去相亲,说什么给我介绍一个门当户对的。”江羽龙说的是实话。

  “相亲?这么好玩的事,居然跟兆强的律师事务所开业都能碰一块来!真是喜事相连了!”一位文质彬彬的戴眼睛年轻人推门而进,玻璃门反光,带进一缕阳光。

  “路致远!”

  江羽龙与张蓓荷又异口同声地,叫出这位年轻人的名字来。

  当听到对方叫出同样的名字来,两人还不约而同地望了一眼对方。

  不过张蓓荷马上不再理睬江羽龙,她从她哥的椅子边上几乎用跳来形容,蹦到了路致远跟前。

  她要伸手去拉路致远,又发觉自己的举动有点不合适,缩了手回来,站定问道:“你怎么也过来了?”

  “我兄弟的律师事务所开张,不过来道贺,能说得过去吗?”路致远满脸的意气风发。

  在青城大学是同年级,老家又都在福建的一个镇上,小时候都在闽福批发市场一起长大的江羽龙、张兆强、路致远,自然是铁杆哥们。

  他们自小一起跟随父母来到青城,一起上学并同时考进青城大学,一起逃课——不,路致远不逃课,一起打篮球,一起玩游戏,一起溜去拉萨,除了不存在泡同一个妞之外,几乎都玩在一起。

  而且,他们三人都具备引人注目的高大帅气!

  不同的是,在青城大学,路致远是一位绝对的才子:成绩优秀、才情横溢、热心公益,而且又是学生会主席,兴趣广泛到不用说了为止。大学中,除了明确规定只有女生才能加入的协会外,几乎都有他的身影。最最重要的是,前三年里,路致远年年拿的都是最高的奖学金!

  江羽龙呢?江羽龙是一位绝对的财子,当然也是运动健将、混世魔王。因为青城大学就在青城,他常常开着他父亲给买的豪车出入校园。他也跟神经般的明星一样,闻名于校却总是绯闻不绝。被他瞄上的女生,即使已经有了男友的,也轻而易举地被他的豪车带走。即使他一直说自己绝不下流,还是惹了很多男生恨他。

  张兆强嘛,就跟他微胖的身材一样,虽然也高大帅气,却也太“大”了点,跳弹不起来,就像他父亲张之林一样,平淡而没多少奇、略显低调。他只喜欢他的游戏、书本与偶尔怕太胖的健身。没有开豪车,但也开着车进校园,除了江羽龙与路致远以外,张兆强几乎不交往其他朋友,也不怎么跟女生交往。

  当然,如果可以把张兆强忽略掉的话,路致远却是与江羽龙完全不同类型的一种明星。

  要是说青城大学没有几个男生不恨江羽龙的话,那么青城大学的没有几个女生不喜欢路致远!

  张蓓荷也一样认识路致远,跟他同在诗歌社。

  她喜欢路致远诗里的忧伤,因为在她的生活里,不知道什么是忧伤。

  路致远要是在学校里出现时,绝对是可以算是明星级别的出现,校园中不管高年级、同年级还是低年级的女生,几乎都用仰视的眼光去看他。

  路致远是大学里保送本校硕博连读研究生的最热门的人选,很多女生都在想方设法也弄到这个名额,以便能够再跟路致远同校求学。

  张蓓荷也想让家人帮她争取到一个名额。

  人生巧事,往往都发生在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它不会让你招之即来,却也让你挥之不去,包括了烦恼与惊喜。

  在江羽龙看来,与张蓓荷相亲的偶然巧合,是很有意思的命中注定;而张蓓荷却觉得,在她堂哥张兆强这里,遇见路致远绝对是今天的惊喜。

  不料,那个该死的花花公子,今天说跟她一样在逃避相亲的讨厌鬼江羽龙,打断了她的遐思。

  江羽龙像是会看穿人的心思:“亲爱的张蓓荷美女,你是不是很兴奋,竟然有机会跟我们尊敬的路致远路主席,有着这么亲密地近距离接触?”

  “你说啥呢?”张蓓荷被说出心事,不免得有点心慌,忽然觉得脸上有点热辣辣的,“什么近距离亲密接触?你知道啥?我们都在诗歌社!”

  江羽龙看到她脸颊微红,继续开她玩笑:“诗虽浪漫,那是校园里的事,你要面对现实。我们三个老铁,是兄弟,是三位一体的亲兄弟。你要倒追我们的路主席,能不能在一起,可得经过你哥,以及我这位龙哥共同同意的哦!”

  张蓓荷吐他一句:“呃,还‘龙哥’啊?谁认你龙哥啊?”

  围绕路致远身边的漂亮女生很多。

  因为张蓓荷在学校并不张扬,所以他没怎么注意到她的存在。方才看出张蓓荷的难堪,不禁多看她几眼,感觉到张蓓荷有九分以上的可爱,不知不觉看得有点痴了。

  路致远嘴中却说道:“说起来我们三个这么要好,是不是还没烧过香、磕过头、拜过关公呢!”

  江羽龙说道:“要桃园三结义还不容易。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咱们路、江、张三人今日何不也来个江滨结义?”

  张蓓荷本不怎么想跟江羽龙说话,听到他的“江滨结义”论调不禁笑了:“哈哈哈!好笑,还江滨结义,是江滨起义吧?”

  “我没问题,看兆强。”路致远应和道。

  他虽然对张蓓荷有点心动了,但长期养成的儒雅习惯,让他心中想彼、口里说此。

  方才李梓琪被江羽龙吓跑后,今日已没人再来面试岗位了。

  张兆强除了偶尔跟他妹妹说一两句话,再就如应声虫般地“嗯、啊”应付路、江两人,其余时间几乎一直低头玩着手机游戏。现在听到路致远好像在呼叫他,应了一声:“啊?可以啊!”

  江羽龙嘻笑道:“那好,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吧!别人拜关公,咱们拜蓓荷!”

  “什么?拜我?荒唐!”

  江羽龙伸出一只手拉住了她,另一只手把张兆强从座位上拽起来:“你给我出来!”

  然后他将张蓓荷按在张兆强的座位上,再出来一手拉张兆强,一手拉路致远,直直地要往下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