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商道柔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91章 安排回校

商道柔情 郑虎丁 2243 2019.04.24 13:43

  江羽龙取下自己的私人物品后,他的车就被法警开走了。

  他发现现在自己除了余金霞之外,在青城没有亲人了。而余金霞却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实际上也说不上是亲人。

  路致远跟江羽龙说:“我一直都没开车,这部车你先开着吧。”

  江羽龙拍了拍路致远的肩膀:“你笨蛋啊!你这车是用来赚钱的,怎么能给我呢?况且绝大部分大学生都没车。”

  说起大学生,距离返校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虽然大学的第四学年课不多,但得准备写毕业论文了。所以得安排一下,他们三个回到大学里后,蓓荷茶业怎么正常运营下去。

  江羽龙心道:现在不是他们三个的蓓荷茶业了,他马上就不是股东了,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对了,致远,有一件事得麻烦你了。”江羽龙想到要是股份转让掉之后,这件事再安排就难了。

  “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

  “我想让你给靳勇与杨小军安排个工作。”

  靳勇说道:“不用,我的任务是保护你!”

  江羽龙很感激靳勇对江四海的承诺,幽幽地说:“我现在一个穷学生,身无分文,需要保镖吗?”

  张蓓荷看出江羽龙的忧伤,悄悄地向他靠近,轻轻地拉着他的手说:“你别这么泄气,江伯伯也只是暂时资产被冻结。”

  江羽龙无限感动地将她手掌轻轻握住,微笑地说:“我们马上回校了,他们不可能跟着我去学校。”

  他知道,一直活在水晶屋中的张蓓荷根本不清楚自己现在的境遇。要不是自己母亲陈玉云还有一套房子,现在可以说在青城举目无亲,算是已经无家可归了,哪能养得起像靳勇这样的保镖!

  “嗯。”张蓓荷不知道为何,自己的手喜欢被他这样牵着,舍不得他放开。

  路致远看到他们手牵着手,心底忽然有种异样的感觉,是说不出来的不舒服。

  “既然这么说,我服从路总安排。”靳勇军人出身,口气不拖泥带水。

  路致远对靳勇说:“要不,靳大哥会开车,你负责配送?”

  “可以!”

  江羽龙见靳勇工作安排好了,打电话让杨小军来。

  想到杨小军,江羽龙忽然又想起了杨小莉,想起了张明国,也想起了父亲江大福关在看守所,更想起了母亲陈玉云还躺在太平间。

  这是江羽龙心中过不去的那道坎,他松开了张蓓荷的手。

  杨小军来了。

  路致远问:“杨大哥以前做过什么工作?”

  “我退役之后一直在工地干粗活,直到被祁英发现为止。”

  靳勇问:“你也是部队退役的?”

  “是!以前在雪风旅。”

  靳勇惊讶:“也是雪风旅?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

  “以前你也没问啊。对了,祁英以前还是我战友。”

  “啊?他这种人怎么可能出自雪风旅?”

  “祁英就因为我而被除名的,所以非要致我于死地。”

  “那你应是我的首长了。”靳勇像是遇到宝一般兴奋,上前向杨小军行了个军礼。

  “别!我退役前只是普通战士。”

  江羽龙到了他俩跟前,抱住杨小军的肩膀笑道:“想不到你也是我哥江四海的首长啊,那杨大军也是雪风旅的吗?”

  “不,他之前一直跟着祁英干,没参过军。”

  难怪!想想也是,不然他怎么那么不经打。

  江羽龙见杨小军也是特战兵出身,人品肯定也不错:“这样吧,你们都负责做配送吧。致远、兆强你们觉得呢?”

  张兆强表态:“我没意见。”

  路致远因见刚才江羽龙与张蓓荷一直牵着手,虽然这时已经松手,心里却仍然很别扭。但即使自己有千万种不愿意,张兆强既然答应了,况且自己的二十万还是江羽龙借给他的,也只好应了下来:“好。”

  “那太好了。我去了学校,那套房子空着,你俩就住在那吧。”江羽龙指的是陈玉云那套房子。

  路致远却说:“他俩既然来公司上班,你没了交通工具,我觉得他俩可以住公司宿舍。”

  “也对。”

  路致远提议:“那也得考虑一下,我们去学校之后,公司怎么管理的问题。”

  江羽龙对于蓓荷茶业马上跟他无关了,有点伤感:“你们俩商量吧,我不是股东了。”

  张兆强说道:“你不是股东谁是股东啊?喂,你以后是我妹夫,蓓荷会与你无关吗?”

  张蓓荷羞红了脸,嗔叫道:“哥!你……”

  江羽龙此时心中有千种心事,叹息了一声,说道:“你别乱点鸳鸯谱。”

  路致远轻声说:“我那二十万股,羽龙你占暗股吧。”

  江羽龙把他拉过来,在他耳旁叮嘱道:“那二十万是你的股份,你别告诉他们是我借给你的,否则你的股份也有可能被转走!蓓荷茶业没有我,一点事都没有,失去了你,就没了主心骨,明白不?”

  路致远觉得他说得有理,点了点头。

  江羽龙对他们几个说:“那,如果真要让我推荐一个人,我觉得,可以让李德花来管理。”

  张兆强低着头玩着手机,对江羽龙的建议没有异议:“我没意见。”

  路致远想了想,说:“我也觉得她可以,虽然现在学历有点低,不过,她很努力,对营销也很用心。”

  “嗯,就这么定了吧,开学后,我们学习也不是很忙,致远你有了车,也可以经常回来看看。”

  安排好杨小军与靳勇工作,至于蓓荷茶业的工作,好像不关自己的事了。

  他看张兆强在玩手机,也顺便看了一眼手机,发现有一条未读短信。

  是银行发给他的。他认真一看,竟然是关于法院冻结个人账户的通知。江羽龙的头“嗡”地一声感觉瞬间懵了,但他马上清醒过来,因为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他跟大家说:“我想回去睡觉。”

  其实他是想去看看余金霞。

  自己的账户被冻结,母亲陈玉云平时也收了点现金在家里,还够自己开销。但是怀了身孕的余金霞要是账户也被冻结,那她该怎么办!

  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安慰他,都点了点头。

  下了楼,杨小军跟了下来。

  能想到怀孕中的余金霞,自然也想到了怀着宝宝的杨小莉。江羽龙对他说:“小军哥,小莉失踪的事,你放心吧。我答应的事,一定会做到。”

  杨小军却紧跟着他,悄悄地说:“我不是说杨小莉的事。刚才我见王承浩进来之前先去见了一个人,你要不要注意一下这个人?”

  “他见了什么人?”

  “是个女的。蓓荷茶业我除了认识你们三个外,别人我叫不出名字。但我知道她是蓓荷茶业的。”

  “蓓荷茶业的?”杨小军会这么说,那这个人应当在蓓荷茶业中应当挺重要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