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商道柔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6章 拯救工厂

商道柔情 郑虎丁 2309 2019.04.30 23:45

  蓓荷茶,让江羽龙想起了张蓓荷。

  因为张蓓荷,他割舍不了蓓荷茶。

  第二天星期一,下午没课。一上午,他都在想着解决蓓荷茶的库存问题,上什么课、台上教授讲什么内容,他根本就没听进去。

  一下了课,江羽龙就坐车去了金融大厦。

  十九层。

  进了大门,到了林奋英办公室门口,江羽龙停了一下,抬头望了一眼江大福原来的那套办公室套间。里面灯暗着,连董秘办的人一个都没有。

  董秘办司机江四海被关起来了。可是李雅容呢?还有朱晓凤呢?

  一段时间没来金融大厦十九楼了,真是树倒猢狲散!

  江大福被抓,她俩之前是江大福的董秘,现在江福实业的管理层谁也用不了她们,也不敢用她们,可能都已经辞职了吧。

  江羽龙一肚子疑问,但好像这些都跟自己无关了,江福实业跟自己已经无关了。自己除了身份证上的姓是姓江,母亲死了,现在也葬了,自己跟这个江大福似乎也不怎么亲了。

  正好林奋英与岳玲珑都在。

  林奋英办公室。

  林奋英斜斜地靠在长沙发上,岳玲珑坐在靠办公桌方向的那张沙发上,江羽龙只有坐到靠门边的沙发上了。

  江羽龙觉得人真的太现实了。

  江羽龙还是江少爷时,岳玲珑刚来,还是林奋英的小秘书。江羽龙来这里找林叔,她会马上去倒茶,现在倒真像个老板娘!

  不,是大老板,而且是江羽龙的老板。

  因为她现在才是蓓荷茶业的法定代表人,江羽龙网店的货,必须找她要,要是她不同意给,江羽龙的网店就没货卖。

  岳玲珑盯着江羽龙一会,问:“你想到办法救蓓荷茶业了?”

  “我觉得,目前蓓荷茶业最大的问题,是天天在消耗。为什么会在消耗?最大的原因,在于只支出没收入,只出不入、坐吃山空,根本原因就是货卖不了。只有能把货销掉,才能解决根本问题。”

  “道理谁都懂,关键怎么做。青城目前没有哪家商场、哪个商店、哪间铺子会给我们卖货,现在已经进入了冬季,你总不能动员咱们那些工人,他们上大街上摆地摊吧?”

  江羽龙说:“摆地摊就不用了,我想可以卖到青城之外的城市去。”

  “不可行!你去青城之外的城市卖,有现成的渠道吗?”

  江羽龙一时语塞:“现在没有。”

  岳玲珑接下来的问题,正是江羽龙知识的弱项!

  岳玲珑问的是关于营销的简单却又是根本问题:“你知道建立一个渠道需要有多久?得花多少钱?得请多少人?怎么建立?谁去执行?什么时候开始?有效吗?如果失败了呢?”

  江羽龙相信路致远可以回答她这些问题,但是自己不会。他最近刚刚了解5W1H分析法,但没消化。

  他努力地把岳玲珑说的问题去往5W1H上靠,而江羽龙死背了5W1H包括了:What、Who、Where、When、How以及Why,好像岳玲珑说的跟这个道理一样,但又有些不一样。

  连林奋英都摇了摇头。因为他的专业是建筑,是房地产,而茶业这种事,让他来解决,他也不会。

  江羽龙既然下定决心要救蓓荷茶业,就想去做。

  “林叔,岳总,我真的想救工厂,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创业的项目。虽然这些问题我现在不能解决,但我相信,我们能解决蓓荷茶业目前的困难,清掉库存商口。”

  岳玲珑接下来说的话,让江羽龙感觉到有一种压迫感:“我相信你可以解决,能解决,但是时间呢?工人天天都得发工资,产品也有保质期限的,你多久能解决?你给我一个时间计划表。”

  江羽龙现在没法回答。

  他可以回答的是:“我想办法卖掉现在的货。”

  “好,我给你一个月时间?”

  “再长点时间。”

  “两个月?”

  江羽龙无法回答时间问题:“这样,我先解决怎么卖的问题!”

  离开金融大厦,江羽龙跑到闽福批发市场找路昊明。

  “师傅,你快帮帮我。”

  因路昊明在母亲的葬礼上帮了很大的忙,江羽龙跟路昊明忽然有了一种亲人般的感觉,竟然在路昊明面前有点撒娇。

  “师傅开店喝西北风在行,帮你解决仓库里的货,好像对我来说很为难。要不,你把货搬来我这铺子里?好像摆不下吧?隔壁你的那两间铺子也空着,倒是可以放点。这样是不是蓓荷工厂的仓库就空了?哈哈哈……”

  “师傅啊,你还开起玩笑来了!”

  “喂,羽龙,这好像是路致远解决的事吧?怎么人家皇上不急,你太监着急得不成?”

  江羽龙纠正路昊明:“现在致远也不是蓓荷茶业的法人了,法人是江福实业派来的岳玲珑。”

  路昊明并不知道蓓荷茶业变更了法定代表人。

  江羽龙也清楚,路昊明确实无法解决蓓荷工厂的难题,否则他就不是一直还开着这个小铺子了。

  看来再问下去也白搭,江羽龙换了个话题:“现在十一月了,师傅,您这里什么时候搬?”

  “最迟明年的一月底吧,就是春节前。对了,你妈妈的铺子你是继承人,可以到管委会那里办个手续,拆迁用。”

  江羽龙乐了:“我成了传说中的拆迁户了吗?能有多少钱啊?哈哈!”

  “你可别说,十几年前,你那张之林张伯伯啊,把那间铺子卖给你爸,当时一间铺子才几万块,你知道现在一间多少钱吗?”

  “我没概念。”

  “现在玲珊资本过来签合同,我这间给了一百九十万,或者等他们建出来后,我要铺子,还会给几十万过渡费。”

  “这么说,我妈那两间值三百八十万?”

  “嗯,如果不要铺子是三百八十万,要铺子也有百来万,所以你早点去办手续吧。”

  江羽龙想不到自己一下子又要来了这笔拆迁款,但是关于拯救蓓荷茶业工厂的事,在路昊明这里还是没有得到答案。

  离开闽福批发市场后,江羽龙打算回宿舍。

  正打算坐车时,电话响了。

  “江羽龙,还记得姐姐吗?”

  江羽龙一听声音,就听出是张玉云:“我亲爱的张姐啊,怎么会忘记了呢?你戏拍怎么样了?”

  “哟哟,你倒记得挺清楚的嘛!正想找你说这件事呢!戏拍完了,准备办关机仪式。”

  “恭喜恭喜!什么时候办?”

  “这周末。你有时间吧?你可是大功臣,不可以缺席的哦!还有陈齐农也叫上。”

  “我觉得陈齐农还是免了,你别把他挖出来了。”陈齐农是张玉云电视剧的秘密投资人,现在要是把他亮出来,等于给陈齐农找麻烦。

  “你要是不提醒,我还真坏事了。这样吧,一会你约他出来,我们三个找个安静的地方,我私底下感谢一下他。”

  “行!”

  江羽龙想起昨晚陈齐农跟着王承浩离开时,对他所做的表情动作,感觉得到他的无可奈何。最近他的投资公司怎么样了,一会约出来也顺便问问。

  于是,他打了个电话约了陈齐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