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商道柔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5章 寒假安排

商道柔情 郑虎丁 2440 2019.05.04 20:09

  张悦兰却说:“五六岁,那才叫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个我知道。”

  江羽龙说:“我发现,以前我的嘴够油的,可以现在在悦兰面前,我这是菜籽油,你是……”

  “我是什么?”

  “你是猪油!”

  “呵!你好恶心啊!”

  正说着、笑着,江羽龙来了一个电话,是张玉云打来的。

  江羽龙接了起来:“张姐你好。”

  “我很好。你呢?最近怎么没见你继续卖蓓荷茶了?我好几个朋友都说,网上现在没卖了,怎么回事呀?”

  “这……说来话长,哎!现在暂时先不能卖了,得过一阵子吧。”

  江羽龙就大体上把王承浩暗中收购蓓荷茶业的事说了一下,把张玉云说得气愤填膺、七窍冒烟。

  说起来,蓓荷茶的品牌,算是张玉云把它宣传起来的,所以张玉云也把蓓荷茶当成她自己品牌了。

  江羽龙跟张玉云说:“放心吧,我会想办法再夺回来!对了,你的电视剧怎么样了?”

  “姐姐现在就是告诉你这件事的呀,电视剧已经开播了,有空看看去!这还得感谢你啊!没有你,就没有这部电视剧!”

  “太棒了!”

  “对了羽龙弟弟,你有空得去你那城南别苑看看。那院子可是你的,你要不去的话,里边的绿植要死了!姐姐送给你的院子,你可别辜负了院子里的生灵哦。”

  江羽龙想起自己刚跟张蓓荷、余美玲一起去过,因为没烧暖气的缘故,里边的绿植真的快死翘翘了。

  他有点不好意思了:“好着呢!不过,那个院子还是张姐你的,不是我的哦。放心,我帮你看好那些生灵。”

  张玉云说:“送给你的东西,你就收着吧!除非你不把我当姐姐了!”

  挂完电话,点的餐也上来了,大家就开吃了。

  因为张悦兰的搞笑,饭感觉吃得好快,没多久就结束了。

  吃完饭后,把张悦兰送到张兆强家的楼下。

  张兆强帮她把后备箱里中的行李提上去之后就下来了,四个人一起返回学校。

  江羽龙感慨地说:“像悦兰这样,单纯点真好。之林伯伯逃去美国,悦兰回来就像没发生过这事一样,仍然可以天真,可以无邪。”

  张兆强幽幽地说:“她又不是我爸的亲女儿,怎么会在乎我爸去哪了?”

  “啊?她又不是抱来的!明明是你妈妈生的呀,怎么不是……”

  在江羽龙的印象中,张悦兰就是从张之林媳妇高雅英的肚子里生下来的。他、张兆强、路致远年纪一样大,都是在福建生了之后来青城的。而路诗晨与张悦兰差不多大,是他们父母到了青城之后才生的。

  孩提虽小,还是有记忆。

  张蓓荷把他的手拉了一下,看他一眼,示意他别再问下去了。

  送了两个女孩回了女生宿舍后,张兆强说要跟江羽龙说说话,别着急各回各的宿舍。

  江羽龙知道他有话说,而且自己对张悦兰身世也有疑问。

  他俩就停好了车,到校园茶书吧要了两杯茶,坐着聊天。

  张兆强问:“你刚才是不是觉得,我说得很奇怪啊?”

  “是啊,悦兰明明就是你妹妹呀。怎么回事?”

  张兆强说:“是啊,这也是我爸为什么会抛弃我们母子俩,独自出逃美国的原因。”

  “我还以为,因为悦兰在美国,他去美国跟悦兰见过面,所以悦兰一点都不担心。”

  “不是,悦兰妹妹是我妈跟她的一个网友生的,不是我爸的女儿。”

  “网友?”

  “不可思议吧?听我妈说,二十年前,有聊天室,有QQ,还有ICQ。我刚生下不久,我爸就很少在家,我妈带着我常去网吧上网,很快就开始网恋了。”

  这让江羽龙更不可思议了:“啊?带着你上网吧!原来你玩手游,是从你妈那遗传下来的呀!”

  “我爸带我们来青城,是怕我妈跟那个网友继续交往。”

  江羽龙忽然想到,既然张之林可以抛妻弃子,那高雅英也可以再续前缘的:“还有这么多事!那你妈妈跟那个网友还有联系吗?”

  “后来在美国的那个叔叔来过青城啊,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否则悦兰怎么会去美国读书呀,就因为她亲生爸爸把她弄出去的。”

  原来如此!难怪自己以前想不通,连张兆强都没去美国留学,张之林会把女儿送去留学。按正常来说,他们这一辈多少都有点重男轻女的观念。

  也难怪张之林会如此毅然果决地把高雅英扔在青城,自己跑往国外。

  “你见过这个人?”

  “没见过。他来的时候,我们都在学校上学。而且我爸觉得丢脸,不可能让我知道,除了我妹妹外。我后来跟我妹聊天中我妹告诉我的,我才问了我妈。”

  江羽龙对这个人很好奇:“他做什么的?”

  “做IT的,据说很厉害,国内投资了很多IT项目,不过他现在长期在美国。”

  “哦?他现在有老婆吗?”

  “你猪啊,肯定有啦!那时他们是网恋,都是冲动型的婚外恋,又不是真正的谈恋爱!不过,他跟以前老婆离婚了,现在的老婆可能跟余阿姨差不多年轻吧。”

  “那可惜了。”

  “不过,不管我妹父亲是谁,她绝对是我的亲妹妹,我跟她是同一个娘生的。”

  “那倒是。”

  张悦兰这么多年常年在国外,偶尔才回来一回两回,甚至在假期也没见着,原来有这种故事在里边。

  “对了,现在不说我妹了,我觉得我们得商量件事呀。”

  “你说吧。”

  “下周二就元旦了,你知道过了元旦,要干嘛呢?”

  “放元旦假,放寒假。这个学期一月十几号就放寒假了呀。”

  “对啊!你都没有时间紧迫感吗?”

  “我要什么紧迫感啊。过新年,年年都得过,难道我江羽龙今年过新年就得过不同的元旦?”

  江羽龙已经习惯父母离婚后的生活,过元旦也好,过春节也罢,对他来说,只是一个节日,一样没有家的感觉。

  “好吧,你还有江滨花园一套房。”

  江羽龙猛然想起张蓓荷与余美珍,她今年怎么过年!那院子已经被砸得不成样子了,放了寒假该住哪里!

  江羽龙说:“我可以安排蓓荷与余阿姨住在我们家。”

  张兆强神情闪烁:“好吧……那我也可以过,我也跟路致远一样,自己买一套。”

  “等等,原来你说的是这件事。我帮你想办法吧。”

  “其实我帮你想好了,只是想跟你商量。”

  “哦?竟然想到了办法?还要跟我商量?让我想想你这个会有什么鬼点子。你是想让我把张玉云的那个院子用起来吗?”

  “我觉得可以用起来,你不是说是她送给你的吗?为啥不用?”张兆强吃饭时听到他俩通电话。

  江羽龙盯着张兆强十几秒:“你的意思是,我江羽龙要靠女人?我去!你把我看成啥了!”

  “也没有,你想想,反正她的院子现在也闲着,不如我们把它利用起来?我想下学期就让诗晨休学,生了孩子之后再来上学。”

  江羽龙心里快速地想了一通,就对张兆强点了点头。

  他想起张玉云刚才也打来电话问起,自己也正准备去把那院子供起暖来,不至于把那些生灵给冻死了,尤其那水池底下的那枯荷,荷花本就喜温,再冻下去,春天就发不了芽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