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商道柔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6章 湖畔偶遇

商道柔情 郑虎丁 2060 2019.03.17 15:10

  谁叫他们家那么有钱,跟在他身边的那些人都喜欢叫他去那些地方。

  年轻人,青春就应当骚动,况且自己有自己的度。

  自己从不吸毒,甚至为了跟他父亲有区别,从不抽烟。

  江四海把江羽龙从沙发上拉了起来:“那好,到不到公司来上班,四海哥我管你不着,但跟我一块训练嘛,听四海哥的。”

  “行!还好今天是还海哥,要是真遇上其他什么人,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那说好了,一周至少得跟我训练四个晚上,我要是出差,你得自觉练。现在饭也吃饱了,练也练过了,走吧。”

  “我不去公司。”

  “各走各的。今晚开始练,”

  “没问题!”江羽龙觉得自己确实得训练训练。

  原来在学校还有一些同学一块打打球、跑跑步,虽然自己表面上玩世不恭、处处沾花惹草,实际上生活挺有规律,还参加各种社团活动。

  而暑假放假,下学期马上开始实习了,他反而成为无业游民。

  因为他从不缺钱,既没去他爸那上班,也没想自己该干点啥,以致一天到晚这样无所事事。

  现在跟江四海分开后,确实不知道自己该干嘛去。

  上午已经把张兆强的兆正律师事务所捣乱过一回,想到再去张律师那混时光,只会影响人家律师事务所的招聘工作。要是害他连个文员都招不到让他开不了工,那么自己的罪过就大了。

  找路致远嘛,路致远绝不是一个闲人,从张兆强那回去,肯定不是在找工作,就是在他老爹铺子帮忙卖茶。

  他可不想跟路昊明那老古板闲聊,更何况路昊明的铺子边上,是他亲妈的铺子。

  真的无人可找。至于那些女孩子,刚才被江四海一说,觉得他不能再找那些女孩了:自己又不是真的需要这些女孩,何必去招惹她们。

  他想到一个人,张蓓荷,但他不敢问张兆强要他妹的电话。

  车开在青城的快速路上,他就这么漫无目的地让思絮乱飞,让他的车子自由地奔驰。

  不如到远郊草原去看看!这个季节的草原,是高原最美的风景。

  今天,车开上草原的感觉,好像跟之前的感觉明显不同。

  他不知道自己开了多久,一口气至少开了一两百公里吧。

  高原的天,湛蓝湛蓝的,草原上随处可见野驴与野羊在水边悠闲地吃着草或喝着水。远处的终年不化的雪山,即使在盛夏之际,依然如貌美如花的仙女一样,在薄薄的云端之间,伴着车上空灵的高原藏地音乐,欢快地跳起舞来。

  前面不远处就是青藏大草原之中的一湾湖泊,名叫格桑湖,江羽龙打算到水边喊喊。

  远远地就看到了草原深处的格桑湖。

  开车越过公路边的路基,顺着有人前面开过的车痕,一直往湖边开去。

  他看到湖边已经停了一辆越野,草地上像是坐着两个人,背对着他,面朝湖面。草地上长满了各种草原花儿,知名的,不知名的,反正他觉得草原上他叫不出名字的花,都叫格桑花,藏语中叫格桑梅朵。

  此景如此美好,他想改掉海子的诗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为“面朝大湖,夏暖花开”。

  有人在,看来在格桑湖喊不了了,因为他不想让人当自己是傻子。

  在野外,美景往往在人多的地方看,角度最好。

  既然那里有人,自己也开过去吧。

  他把车停在那辆车的旁边,看到湖边是两个女的,就往她们那走去。

  “余阿姨,张蓓荷!怎么是你们!”走近一看,江羽龙发现是余美玲与张蓓荷母女俩。

  在空旷的青藏草原上,稍有点距离地讲话基本靠喊。江羽龙一下子想通了,藏地歌手的嗓子为什么比很多内地歌手都宽广。

  “噫,你怎么也跟来了?”张蓓荷转过头来看到是江羽龙很惊讶,站了起来向他迎面走来。

  余美玲回头看一眼江羽龙,对他淡淡地一笑,点点头,又回过头去看湖面。

  “你们怎么跑这么远来?”

  “我陪我妈来的。从你爸办公室出来,就到这里来了。”

  江羽龙是吃过饭了,听说二人从他爸办公室出来就跑到草原上来,这时候饭点早就过了,自然而然想到她俩是否还没吃饭:“那吃饭了吗?”

  张蓓荷并不讨厌江羽龙。要不是今天她妈妈跟江大福说了什么,说不定他们俩亲事已被她父母与江羽龙的父亲野蛮地凑成了,说道:“我们俩在半路上吃了面了。你跑到这里来干嘛?”

  江羽龙俏皮劲又上来了:“你问我吗?我追你追到这里来了。”

  张蓓荷笑得花枝招展:“哈哈哈,你可真逗!”

  余美玲听到江羽龙这句话,回过头来又看了一眼江羽龙,然后面无表情地又去看湖水了。

  说实在话,江羽龙确实算是可以跟自己女儿张蓓荷相般配的人选,至少夫妻俩都认识他父亲江大福,自己与余金霞还是远房姐妹。

  她嫁给了张明国,见过不少企业老板的子女,也知道很多富豪子女大都是纨绔子弟、不学无术,而自己在娱乐圈混到如今年纪,深知那个圈也不是那么好混,所以也不希望张蓓荷去娱乐圈发展。而自己女儿从小练琴学舞,养尊处优,要是随便找一个普通家庭,她不敢冒险。

  可是……她很害怕自己所想到的可是。当然,现在她只是怀疑而没有确定。

  虽然看起来江羽龙也属于纨绔子弟,但由于余金霞的缘故,多少也了解了江羽龙一些,他的本性并不坏,又看着江羽龙的英俊与高大,她马上联想到自己老公张明国。

  当年张明国追她的时候,她在剧团早就小有名气。张明国一个外地人,到青城勤奋刻苦地上学,然后分配在青城工作,她看上的,正是张明国的帅气与张明国的努力。

  自然,张明国也不负她所望,终于出人头地,有了如今的财富、身份与地位。

  “蓓儿,我们回去吧。”余美玲从湖边的草地上站了起来。

  从余美玲对他的态度来看,好像非常排斥张蓓荷与他交往。早上让大家还认为江家可能会与张家结亲,余美玲一来就领走了张蓓荷。

  江羽龙从未像今天这样敏感过,他在心底想:“我是瘟神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