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商道柔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5章 蓓荷探视

商道柔情 郑虎丁 2344 2019.04.01 03:24

  从我们站起来走路开始,烦恼就来了,因为老站着会摔。

  张蓓荷一心都在想方设法找人,要把路致远从看守所里弄出来。

  她认为很简单,结果并没有那么简单。

  张兆强说:“我觉得,既然都关进去两天了,与其我们想办法现在放出来,不如先去看看他们?”

  “好吧。”

  张蓓荷耿耿于怀的是,自己想帮路致远,却无能为力。

  张兆强律师的身份,加上张蓓荷是青城知名大型企业董事长张明国千金的身份,在看守所看两个因打架被拘留的江羽龙与路致远,是多么轻而易举的事。

  三点左右,四个人就在一个管教的“监视”下会面了,毕竟江羽龙与路致远只是因结伙殴打他人而被送过来的。

  “不好意思。”张蓓荷看到这两人都被剃了光头,觉得没帮上他俩,自己很窝囊。

  再怎么说,还是张明国的千金,以前没想过走捷径,现在心上人出事,自己试着走走,居然走不通。要换作其他有点特权家庭的千金或公子,可能他们只需要要一句话的事。

  张兆强跟江羽龙路致远说:“你们两个没良心的关在这里边像度假,可知道我妹为了你们,都跑到王进富那里替你们求情了!”

  江羽龙听了感觉心中无限温暖,看张蓓荷情绪低落,感激地对她说:“小荷花,谢谢你了!”

  路致远知道张蓓荷事实上是为他而跑,由衷地说:“谢谢你,蓓荷。”

  张蓓荷深情地看了一眼路致远,问他:“在这里没被人欺负吧?”

  “小荷花你放心,有我江羽龙护着他,别担心路致远被欺负,没人敢欺负他。”

  “什么小荷花?”江羽龙第一次叫她“小荷花”没注意,这回又叫了一下她听到了。

  江羽龙笑着对她说:“给你起的雅号,喜欢不?”

  “外号吧?还雅号!”

  路致远挺羡慕江羽龙这种随遇而安的心境。

  自己被拘留了,之前自己靠努力而拼来的优秀,都因此而被他爸路昊明一笔勾销了,所以他从进来开始一直抱怨他爸。

  听得江羽龙还能轻轻松松地跟张蓓荷调侃,自己无法跟这个无须考虑前途的富二代去比,就越想越忧伤。

  江羽龙看出他的异样,就对张兆强兄妹俩说:“你们俩回去吧,我们没事。”

  路致远的伤感,张蓓荷看在眼里,心疼不已。

  江羽龙看不下去了,指摘路致远:“喂!路致远,人家张蓓荷历尽千辛万难来看你,你别老哭丧着脸啊!”

  张蓓荷与路致远的心事被江羽龙点破,张蓓荷感到害羞,而路致远却感觉是难堪。

  张兆强与张蓓荷离开之后,江羽龙安慰路致远说:“你还好啦,还有一个红颜知己来看你。而我呢?看起来家大业大,妞又泡了一个又一个,哪个妞来看过我?要是我爷爷没回福建,可能我爷爷来看我了。”

  他嘴上说妞泡了一个又一个,只有自己知道,那是做叛逆的样子给他父亲江大福看的。

  路致远说:“我有人来看我有用吗?这辈子我算已经全完了。你家人来没来看你有区别吗?你出去了还是江家少爷,还是拥有名车豪宅,未来亿万产业还是你的!我呢?现在进来过,大学学生会主席下学期就不是我的了,毕业了找工作都难!”

  “找工作难就不找呗!不是说好一起创业吗?”

  “钱呢?”

  “我出!原先我不想用我爸的钱,看在他们不来救我的份上,不用白不用,我们就用他的钱来创业!”江羽龙看路致远瞻前顾后的样子,给他一个承诺。

  路致远想想,自己这样,看来国考不用考虑了,打工不如当时接受推荐读研,既然如此,江羽龙说的也对,那就创业吧:“这可是你说的。”

  “那等我们出去后,我跟他要一百万,搞个你熟悉的项目如何?”

  “我熟悉?除了茶叶,没有别的了。”

  江羽龙想起早上路致远说的茶叶的事:“对,就做你早上说的茶叶。不过茶叶我不懂,只知道在古代,青城就是茶马互市的重镇。在青城搞茶叶,肯定有得搞。我只管出钱,支持你创业。”

  小时候,江羽龙跟着他母亲陈玉云在路昊明的茶叶铺里,听路昊明说过关于茶马互市的很多典故。

  既然青城是古代茶马互市的重要城镇,现在藏区人民照样得吃牛羊肉,照样得喝茶,那么说明茶叶在青城是可以做的事业。

  杨大军听他俩聊创业的事,凑过来问:“你们出去后要开店吗?我出去后,可以帮忙看店、送货。”

  路致远对被他一脚踢翻的事耿耿于怀,不理睬他。

  江羽龙虽然还不知道路致远所说的茶叶生意怎么做,但记得早上他说的不开店:“杨大哥,我们不开店。”

  杨大军有点失望。他在青城来,还没找工作,就关进来了。自己妹妹杨小莉怀孕了,那个老头通过B超知道是女孩后要打掉孩子,被自己揍了一顿,不知道现在自己小妹什么情况。要是小妹坚持躲起来自己生下来的话,没有了江大福的钱,妹妹生了孩子以后,自己得想办法保证她们母女未来生活。

  江羽龙安慰他说:“你放心吧,以后你出去,不管怎么样,到江福实业报我的名字来找我。你们家的事,我管到底。”

  杨大军感激地对他说:“要是我妹妹坚持要自己生下孩子,我出来后真的得靠你了。先谢了!”

  那个因贪污而被抓进来的张启明也凑过来说:“喂,江少爷这么豪迈,要不,把我女儿也收了?”

  “把你女儿收了?”

  “对啊!我看你是个人中龙凤,将来我女儿毕业后要是跟着你,我判个十年八年,也安心认罪服刑去了。”

  江羽龙心中念道,原来他所提议做影视,目的是为了他女儿。自古天下父母之心,天地可鉴。

  路致远自然也看出张启明的心思:“我看你不止判十年吧?贪的金额有多少?”

  张启明面露窘相,不做回答。

  姓孙的中年人悄悄地跟路致远说:“家里搜出现金三百万,查出房产七、八处,银行存款总计应当也超过了五千万吧,他媳妇也关着呢!”

  路致远惊讶地对张启明说:“那你不判个死刑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