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商道柔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0章 畏罪自杀

商道柔情 郑虎丁 2191 2019.05.05 18:16

  外面的雪下得又大起来了。

  虽然市公安局的接待室暖气挺热,昨晚没休息好的江羽龙忽然感觉好冷。

  江羽龙问接待室的值班女民警:“请问,您有牛局长的手机号吗?或者可以帮我们问问他,什么时候会回来。”

  那女警对他一笑,指着可以看到通道的玻璃窗口说:“小伙子,你别着急。一会只要他一回来,肯定经过这门口,你从这可以看到他走过去的。”

  江羽龙听她既然这么说了,也只好继续这样无期限地等下去了。

  大约又过了半小时,还是没见牛局长回来。

  又过一会,好几个警察从门口的通道上匆匆忙忙地奔涌而出,青城似乎又发生了什么大事。

  江羽龙对靳勇说:“你说得没错,当公安、当战士还挺辛苦的。今天元旦,大家都在放假,他们还放不了假。”

  那女警笑着接话说:“你理解就好。不过,刚才他们那样匆匆忙忙地往外跑,肯定又发生了什么重大案件。”

  “会有什么案件?”

  那女警似乎喜欢跟江羽龙聊天:“我问问看。”

  她拿出对讲机问:“刚才什么情况?”

  “刑警支队那边出事了,连牛局长都赶过去了。”

  “很严重吗?”

  “有个人在刑警支队审讯室自杀了。”

  “怎么会自杀?什么人这是?”

  “不懂,不过应当很重要,否则牛局长不会赶过去。”

  值班女民警放下对讲机,对江羽龙与靳勇说:“你们如果没有太重要的事,先回去吧。牛局长今天看起来一时半刻过不来了。”

  “他怎么啦?”

  “你不是也听到,刑警支队那边死了个人。”

  “那牛局长现在往那边走了?”

  那女警看出他像要追过去找牛局长一样,劝他:“你们还是别过去找他,牛局长这会肯定很忙,而且焦头烂额。”

  江羽龙心中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又会发生什么事。

  他对靳勇说道:“走,我们赶紧过去刑警支队那边。”

  他们赶到刑警支队,找到牛局长时,刑警支队门口一辆救护车刚开出去。

  牛局长正在质问一个刑警:“有人会用衬衣自杀的吗?请问,你能做得到吗?”

  那刑警摇摇头。

  “监控,监控呢?”

  “从昨晚开始下暴雪,压在电缆上的雪太厚,外面很多网络线路都压断了。监控昨晚开始,就停止影像了。”

  “不可能!马上给我查!”

  “是!”

  那刑警走后,牛局长拍拍头,从口袋中取出一根烟来。他想点起来抽,见到江羽龙与靳勇就在身旁,又把烟收了回去。

  他对江羽龙怒气冲冲地吼道:“你满意了?刘天自杀了!”

  江羽龙一愣:“刘科长自杀了?”

  “是啊,跟你哥一样,也送去太平间了!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一个雪风旅的精英,竟然会畏罪自杀?!说出来你信吗?”

  江羽龙被牛局长问得哑口无言。

  靳勇认出牛局长曾是他的团长:“首长,对不起。我们也没想到,正想过来跟您汇报这个疑点的,没想到刘营长他……”

  牛局长见有人叫他首长,认真看一眼靳勇:“你叫靳勇。”

  “是,首长!”

  “那坐下说话吧。”

  “是,首长!”

  “你也坐下吧。”牛局长让江羽龙也坐下。

  江羽龙麻木地坐了下来,感觉自己罪孽深重。

  他想起在看守所自己把杨大军治服后,第二天刘天就把他叫到办公室。

  那时,江羽龙觉得,刘天根本就不像个管教。

  --------

  “你叫江羽龙?”坐在对面桌上的刘天问江羽龙话。

  “是的,长官!”江羽龙应声。

  只听得“扑哧”一声,刘天被江羽龙的“长官”二字逗乐了。

  “你以为这是香港监狱还是民国监狱啊?”

  江羽龙被他一笑,紧张的心也放松了下来。方才一直不敢正眼去看那个人,现在才敢抬眼去看他。

  桌上坐的是一个三十五岁左右的警察,从他的脸上表情看,并不是自己想像中那种电视里审讯犯人常有的凶神恶煞样,还挺和蔼的。

  江羽龙轻声问道:“那应该叫什么?”

  “称呼管教。你可以叫我刘科长。”

  “是!刘科长。”江羽龙这声“刘科长”叫得可以称得上毕恭毕敬!

  “好,以后206监室,就由你帮我盯着点。”

  “您的意思,是让我当206的号头吗?”江羽龙听刘科长这么跟他说,知道他的意思就是让自己代替杨大军,成为206监号的号头。

  “什么号头?没有号头!你不是号头。”

  --------

  这些记忆至今仍历历在目,而后他在看守所得到刘科长的照顾,虽然时间很短,但记忆却也深刻。

  在自己离开看守所的时候,手机没电,身无分文,刘天刘科长还给他叫了的士,塞了一百块钱!

  后来他跟吴天善来看守所,吴天善跟刘天说起话来没完没了;靳勇去看守所也认识刘天,但靳勇却跟刘天没什么话说。昨晚又听刘天说,刘天跟他的四海哥也是战友!

  想不到,昨晚刘天却因为自己一句话被关了进来,现在死在审讯室里!

  靳勇问:“首长,您查看过刘营长的尸体吗?”

  “查看过,是被他自己的衬衣,吊在审讯室的吊扇上。”

  “吊扇?按理说刘营长不可能自杀。他是我在雪风旅里认识的那么多首长中,最懂得变通的一位首长。”

  “我也不理解!他虽然在我面前很怕我,他却不知道,他机警、变通、灵活、会说话,是我在雪风旅最喜欢、最看好的营长!”牛局长说起刘天,竟然眼眶都红了。

  江羽龙越想越觉得事情很蹊跷,他很懊悔昨晚自己犯下的不可饶恕的错,但是刘天绝不可能自杀!从刘天让他当“号头”开始,他就觉得刘天正如靳勇与牛局长所说,很会变通,但本质却是很正直。

  江羽龙对他们二人说:“我可以断定,刘科长绝对是被杀的。”

  牛局长说:“这我也知道,靳勇也知道。但是,证据?理由?”

  “监控不是有备用电源吗?”

  “电源没有断,是户外的监控线被雪压断了。”

  江羽龙又想起,现在摄像头都装有本地内存卡:“那摄像头里的内存卡呢?”

  牛局长又给了一个意外的答案:“哦,你还懂得这些?要是有内存卡,我早就查了。”

  靳勇插话:“牛团长,我们可以去看看刘营长的遗体吗?”

  “可以,走吧。去人民医院。”

  靳勇跟牛局长说:“就我们三个吧,其他人别叫了。”

  牛局长盯了靳勇几秒:“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