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商道柔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7章 跨年之夜

商道柔情 郑虎丁 2019 2019.05.04 23:28

  “不急,让我先看看我们今晚温暖的窝!”

  江羽龙踩着楼梯上楼,张蓓荷跟了上去。

  江羽龙看了一眼,果然他们准备了三间房。他原来的那间本就有被,另外两间是新床,新被。而另外三间,因之前是张玉云、刘明明及吴琦她们住过的,所以都没动,仍然给锁上门。

  江羽龙点了点头。

  张蓓荷悄悄地跟他说:“你交待我了,我哪敢不从?”

  江羽龙看她说话,像是受了很大委屈一样,笑着跟她说:“嘘,什么叫你哪敢不从的呀,笨丫头!下楼吃饭吧。”

  “嗯。”

  四人坐上桌,竟然有六菜一汤:乌鸡炖茶树菇、清炒山药片、红烧牛肉、番茄炒鸡蛋、葱爆羊肉、广东菜心,盘盘色香味俱全!外加一个鲜美的杂菌羹。

  江羽龙问:“这饭谁做的?不会是蓓荷做的吧?”

  “我哪会做,诗晨妹妹做的。”张蓓荷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我正在跟她学呢,放心,以后我会做。”

  说完,她起身去装米饭:“给你们装米饭,我会。”

  江羽龙夸赞路诗晨:“诗晨妹妹就是贤惠!”

  路诗晨一脸笑意:“做得不好,不一定合你们品味哦。羽龙哥哥,你能吃得下就好。”

  张蓓荷今晚看起来心情很不错,先给路诗晨装一碗米饭,递了过去:“这碗给我们大厨,我贤惠的嫂子,感谢我嫂子准备的美食。”

  又装了一碗,递给张兆强:“这碗给我亲爱的兆强哥哥。没有兆强哥哥,我就不会遇上这么贤惠的嫂子,也不会享受到这么美味的美食。”

  江羽龙笑着说:“哟,蓓荷你刚才是不是在厨房偷吃蜜了?”

  张蓓荷看他一眼,笑而不答,继续给他装饭。

  又装好一碗,准备递过来时,江羽龙电话响了。

  江羽龙看了一眼,是他嫂子陈香打来的。

  “嫂子,怎么啦?”

  “羽龙,你有空吗?”

  “有。”

  陈香给他来了一个惊喜:“他们通知,四海今晚八点会放出来,你能陪我去接他吗?”

  江羽龙跳了起来:“真的吗?我马上过来!一会到你院子了打你电话。”

  挂了电话,江羽龙欣喜若狂地跟张兆强他们说:“你们三个先吃,我去去就来。”

  “啊?什么事这么高兴?先吃了饭再去呗!”

  “好事!我去接四海哥!”

  张兆强、张蓓荷与路诗晨齐声叫道:“哇!太好了!”

  张兆强问:“要不要我陪你一块去?”

  “不用,你舍得扔下诗晨跟我走吗?我晚点回来,你照顾好她们,一会等我回来跨年啊!”

  说完,江羽龙就拿着车钥匙出门了。

  他一路上在想,江四海若是现在放了出来,是不是自己父亲——仍然还是叫他父亲吧——江大福以及大姑是不是也很快就出来了。

  路过江滨花园,打电话想叫靳勇、杨小军也一起去。而杨小军说,靳勇好像陪谁过节去了,就他在。杨小军下来,换了他开车。

  到福滨家园接上了陈香与伯母。

  陈香此时肚子已经很大了,行动不方便,所以伯母不放心也跟着来。而且四海被抓的时候是夏天,这时候是冬天,又下着雪,陈香又怕他出来时没衣服穿,跟伯母弄了一套四海的冬季衣服放车上。

  江羽龙心想:还好靳勇没一起来,不然一会接上四海哥,一辆车坐不下了。

  江羽龙一路上喜滋滋地问陈香:“嫂子,他们怎么这么晚通知我们去接啊?”

  他记得上次自己办完手续,出来时是中午时分。

  陈香说:“我也不清楚为什么这么晚,接了个电话,说今晚八点左右去接。”

  “那快到时间了。”

  伯母既担心他儿子,也担心挺着大肚子的儿媳妇:“嗯。不着急,开慢点。”

  江羽龙接话:“这下雪天,别让四海哥站太久冻坏了。不过,安全第一。”

  杨小军说:“放心,绝对安全!”

  在城里开车,顺着大道开,车速并不快当然安全。

  这时候,雪越下越大了,路面已经出现了一些积雪,加上陈香大着肚子,所以杨小军不敢把车开得太快。

  车灯已亮起来了,因雪下得大的原因,天色更暗了。

  看着他嫂子一路紧张的样子,江羽龙安慰她:“到了到了!就到了!前面转个弯就到了。”

  果然看见了那看守所的大门,大门口站着武警,时间正好是八点。

  雪花大片大片地落着,看守所的门慢慢地打开,江四海果然从里边走了出来,身上披着一件外套,一看就知道是哪位好心的警官,看他穿的衣服有点少才给他的。当然,也有可能是那个刘科长的吧,刘科长也认识江四海,也在雪风旅呆过的。

  江四海在雪中往前走了几步,似乎有点茫然。

  江羽龙清楚,自己那天刚出来时也有点茫然,更何况江四海在里边呆了快半年了!

  陈香很激动:“看到他了!妈,看到了!”

  因看守所大门车不能靠近,所以杨小军就在路边停了下来。

  江羽龙跟陈香说:“嫂子,你下车上车不方便,就在车上等吧,我跟杨大哥去接他过来就行。”

  “嗯。”

  江羽龙与杨小军下了车,一边往江四海走去,一边向招手喊:“四海哥!”

  江四海听到声音,抬起头往这边看来,却被一道强光照得睁不开眼睛。

  只听得一阵引擎的轰鸣声,一辆越野车从江羽龙与杨小军身边呼啸而过,直直地冲向江四海,正正地撞了上去,把江四海向前撞飞十几米……

  而后这辆越野车继续往前冲去,直朝已趴在地上的江四海身上碾压了过去,又倒了回来,继续照着已经动弹不得的江四海头部再次碾压上去!然后这辆越野车开足马力,顺着铺满了白雪的道路,疾驰而去……

  等站岗的武警反应过来时,那辆车已经消失在茫茫飘雪之中!

  这风驰电掣瞬息之间,前后不过十余秒!

  江羽龙、杨小军、陈香以及伯母眼睁睁地看着江四海被撞飞、被碾压!

  江羽龙看到这辆越野车前后牌照已用黑布遮住,而通过看守所门口灯光照耀下看到那开车之人,只能看到他是一个平头,脸部竟然蒙着黑布!而且越野车轮子上竟然做足准备,事前都装好了防滑链!

  “四海哥!”江羽龙跟着杨小军后面冲了过去,看到一地的白雪之上,一滩从江四海身上流出来的鲜红的血正在渐渐凝固,江四海早已气绝身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