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商道柔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9章 蓓荷哭了

商道柔情 郑虎丁 2366 2019.05.01 16:40

  江羽龙见陈齐农这么懂事,不禁又感慨一番,看人确实不能只看表面。

  记得自己第一次在湘香传奇碰到陈齐农时,陈齐农对李梓琪说的那句下流话,他现在还记得:“那可不是,你还不也是被我们浩哥玩过的,现在浩哥不想玩了而已。”

  不知道这次陈公子在吴琦面前大献殷勤,是不是认真了。如果认真了,可不能被李梓琪给破坏了,毕竟会被自己起外号为“小辣椒”,肯定是火爆性格。

  “吴琦,刘明明,二位大美女,羽龙哥哥跟你俩交待一件事哦,以后除了我跟张姐外,你俩跟谁都不能提陈公子的事,更不能提陈公子的名字,包括我的朋友在内,懂得没?”

  张玉云点了点头,吴琦与刘明明答应:“是,听羽龙哥的!绝不提他!”

  其实之前跟张玉云也交待过这件事,只是因为这两个是张玉云真闺蜜,接待又需要,所以带她俩到这里来。

  江羽龙见交待好了,就跟张玉云说:“我不方便见张蓓荷,躲到楼上房间里看看网店。你让她跟吴琦、刘明明配合拍完平面,等她回去了再叫我。”

  “好。”

  江羽龙心道:看来这世上除了自己母亲以外,还有这么一个姐姐懂得自己,会这么照顾自己了。于是他就上楼,躲到二楼偏房里,跟京东与天猫平台的客服,商量产品推广活动的细节去了。

  过了一会,张兆强带着张蓓荷与路诗晨,路致远带着李梓琪,按照江羽龙发的定位,到了院子里。

  李梓琪一进门就问:“江羽龙呢?”

  张玉云说:“他有事先走了。”

  张蓓荷听了有点失落。

  刚才她一进门,就这里看看,那里瞧瞧,跟江羽龙第一次来这样时一样,也被这里的别致与灵动深深吸引。

  当她停留在水池边,看到池中的枯荷,感伤不已。

  她也跟江羽龙一样,站在水池旁,看着流水飞瀑,池中枯荷,想起了李商隐的那句诗:“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

  张蓓荷分别与吴琦、刘明明一起在茶室拍了几张平面照片后,又跟李梓琪到前院水池边看着流水与枯荷发呆。

  路诗晨因是茶道世家出身,见厅堂后面的茶室有典雅精致的功夫茶具,就跟刘明明留在茶室探讨茶道去了。

  李梓琪忽然冒出了一句:“噫?蓓荷园!这个院子居然叫蓓荷园!张蓓荷,江羽龙什么时候给你弄了这么个院子呀?”

  她说完这句话,还往跟出来的路致远脸上瞧上一眼,并跟他笑了一下,好像说:路致远,你看人家江羽龙的多会唭女孩子开心,你呢?

  张蓓荷顺着李梓琪手指的方向往上看,果然看到厅堂门口上方挂着一块大牌,上面用魏碑字刻着“蓓荷园”三个字。

  张玉云从里边走出来,也看到了这块牌子,低声说道:“真是胡闹!这谁弄的?”

  跟着她的吴琦一听,想说话,却因刚才江羽龙交待,不敢说是陈齐农昨天弄上去的。

  张蓓荷感觉这一切都是江羽龙为她所做,而且现在江羽龙就在这个院子里,说不定正躲在哪里看着自己。

  “龙哥,你在哪?”

  李梓琪说:“刚才张姐不是说他有事先走了吗?”

  “不可能,他肯定在这里!”张蓓荷不信,路致远与张兆强都被叫过来做他网店的事,他会不在吗?她相信自己的感觉,感觉到江羽龙就在自己身边!

  她一间一间地去找,又冲上二楼找,终于在偏房那间找到了江羽龙。

  江羽龙早听到楼下张蓓荷呼唤他的声音,直至她冲进房里来。

  他有点惊讶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张蓓荷怎么忽然反应会这么强烈!

  她把头靠在江羽龙的肩上,在他耳旁流着眼泪说:“龙哥,你别躲着我了好吗?你别不理我了好吗?你别不爱我了好吗?”

  江羽龙怔了一会,伸手抚摸着她的头发轻轻地说:“笨蛋,我怎么会不理你呢?”

  “那你最近怎么老躲着我,不跟我说话了?”

  江羽龙想推开又舍不得推开她,呆呆地站着。

  张蓓荷突然问:“龙哥,是不是因为以前我说喜欢路致远,你现在嫌弃我了?我那只是嘴里说的喜欢啊。”

  他盯着她的眼睛,捧着她的脸说:“蓓儿妹妹!你听我说,别乱想!不是的!听我跟你说。怎么会因为那件事呢?”

  他正在大脑里思考,怎么跟她解释这些事,是告诉她,还是仍不告诉她。这种桥段以前只有在小说里出现过,但是小说里也没有告诉自己主人公是怎么处理这种事的,应当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啊!

  然而张蓓荷哭了:“你怎么不叫我蓓蓓了?怎么叫我蓓儿了?”

  “我……”

  “你是不是爱上别人了?”

  “没有的,你别乱想!”

  这时门口响了一下,是推门声。然后就听到张玉云的声音:“怎么把门给关上了呢?”

  张蓓荷听到有人,停住了哭。

  但马上又听到张玉云在门口叫道:“羽龙,你俩没事吧?”

  原来楼下张玉云早就猜到这门头的牌子是陈齐农的杰作,又见张蓓荷发狂地上楼找江羽龙,就上来看看。

  她本想,这大白天的这么多人在院子里,自己又早知他俩是兄妹关系,这门应当推推就开,不曾想门竟给锁上了。

  张蓓荷听出是张玉云的声音,立即就想到下雪的那天晚上,自己在金座酒店被妈妈带回家后,凌晨给江羽龙房间打电话时,接电话的正是张玉云!

  她立即盯着江羽龙的脸,指指他,又指指门外:“你,你们……”

  然后“哇”地一声哭了,她站起来,打开房门,冲了出去。

  跑到一楼后,满脸泪水地拖着张兆强的手说:“哥,你送我回学校。”

  张兆强不解地问:“蓓荷,怎么啦?”

  然后张兆强看路诗晨还在茶室里,就进去找路诗晨。

  路诗晨这时正与刘明明交流茶道的事,并没有走的意思。

  张蓓荷见张兆强不走,就去拖路致远:“致远哥,你送我回去吧。”

  李梓琪见张蓓荷似乎情绪很激动,就对路致远点了点头。于是路致远就去开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