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商道柔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6章 断绝关系

商道柔情 郑虎丁 2565 2019.04.28 23:54

  推张蓓荷进来的人,是她妈妈余美玲!跟着余美玲一起进来的是张兆强。

  余美玲一进门就看到江羽龙在房里,而张蓓荷刚刚从他房里出来,立刻一脸铁青,只感觉眼前一黑,脚一滑,要不是张蓓荷及时把她扶住,可能已经摔倒在地了。

  张兆强把门关上,拖江羽龙进厕所问江羽龙:“你怎么电话也不开?没电了吗?”

  “我们不是你想像的那样。”江羽龙手机早就没电了。

  “哪样啊?我当然知道,关键是我婶婶得信啊!”他刚把路诗晨送回学校就被余美玲叫出来找张蓓荷,可是打几次电话给江羽龙,一直没接通。

  客房里,张蓓荷扶着余美玲坐在椅子上,边帮她顺气边说:“我们没有……真不是您想像的那样。”

  过了一会,余美玲心神稍定了下来。

  江羽龙跟着张兆强走出来,对余美玲诚诚恳恳地说:“余阿姨,我跟蓓荷清白的。”

  “别叫我余阿姨。还好是清白的,要不是清白的你们都完了!”

  江羽龙与张蓓荷听余美玲这么说,都感觉到莫名其妙。

  江羽龙上前拉着张蓓荷的手,说道:“我跟蓓蓓是真心的。”

  余美玲立即“嚯”地一下站起来,拉开他抓着张蓓荷的手,把张蓓荷拖到身后:“什么蓓蓓?你们俩绝对不能在一起!”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余美玲跟张兆强说:“兆强,你带蓓儿到门口一下。”

  张兆强点点头,拉着怔在那里的张蓓荷打开门,走出了客房。

  余美玲过去把房门关上,然后从提包里取出一份文件,甩到江羽龙脸上,“你自己看去。”

  江羽龙捡起文件一看,又是一份亲子鉴定!他快速地翻看了一下,大吃一惊!

  难怪她一直反对自己跟张蓓荷交往!自己竟然是张明国的儿子!这份报告中,他清楚地看到一个人名字是自己,另一个人名字正是张明国!

  这份报告从余美玲手里扔过来,原来余金霞说的另一份亲子鉴定被人拿走了,就是被余美玲拿走了!

  “你必须要跟蓓儿断绝关系!”余美玲铁青着脸,抓过江羽龙的领子恨恨地说:“这件事,只能你我两人知道,绝不准跟蓓儿说,包括兆强在内,更不准找明国!还有,不准去问那个路老头,问了他就等于告诉明国了!你懂吗?你要是说了,我绝对跟你没完!”

  余美玲说完,打开房门,拉起门口张蓓荷就往电梯跑。

  “你必须跟蓓儿断绝关系!”余美玲的话,一直不停地在江羽龙头脑中喊着。

  能断绝关系吗?江羽龙盯着那份鉴定报告,不知是迷茫还是惶恐:她是我恋人?还是我的妹妹?

  张蓓荷不顾她妈还紧拉着她,回头对着还开着房门的客房喊:“羽龙哥,二楼还有吃的,你赶紧下去吃饭!”

  可惜江羽龙这时候头脑又已乱成一团,根本不在意张蓓荷在喊什么。

  是的,路昊明说过母亲跟他、跟张明国是同学,而且张明国那天在母亲陈玉云的房子里也跟他说过,就连张蓓荷都知道,自己母亲陈玉云跟她爸张明国是同学!

  就自己不知道。同学又有什么呢?同学又不是情侣!

  可是,江羽龙把这报告书翻到了最后一页,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检验意见:依据DNA分析结果,支持样本所属人张明国为样本所属人江羽龙之间的生物学父亲关系。”

  头脑一团糟。

  江羽龙现在只想找个人说话,可是现在没有人陪他说话。张兆强不能说,路致远也不能说,母亲没了,父亲不在,蓓蓓……蓓儿刚被她的母后带走……小辣椒是谁?哦,是李梓琪,是路致远的女朋友!算了,不能找了。

  可惜手机没电了。江羽龙不用手机能记住号码的人没有几个,一是自己母亲,二是父亲,不,是江大福,三与四是那两个死党,五是张蓓荷,六是……

  居然可以记得张玉云的手机号!

  他用客房的电话给张玉云打个电话。

  张玉云也想不到江羽龙这么晚会打来电话,今天下午开始下雪,她早早地收了工。

  因为是青城今年的第一场初雪,电视剧虽然要拍大量雪景,但突如其来的雪打乱了原先的拍摄计划,所以她跟统筹等人离开拍摄地,回到了青城准备调计划,正好就住在金座酒店。

  张玉云来到江羽龙房间时,余美玲离开时打开的房门仍然洞开着,客房门没关门的警报声一直在响。她进门后,房门的警报声太刺耳了,随手就把房门关了。

  江羽龙在张玉云最困难的时候,帮了她一把,让她渡过了难关。

  张玉云坐在江羽龙对面,见他情绪极低,问:“江羽龙,失恋了?”

  “张姐,我不是失恋。我知道为什么,但我不能说出来,这种痛苦,你知道吗?”

  “张姐是演员,很多复杂的感情对我来讲,都可以演的。你要问的是,张姐真实感受的,还是表演感受的?”

  “哎,忘了张姐是演员,可是我真的很痛苦!我很想喝酒。”

  江羽龙没有喝酒,说的话象喝醉了酒一样。

  张玉云道:“那你想借酒消愁的话,就喝一点酒吧。”

  “好!这里有酒。”江羽龙站起来,在吧台上取了一瓶红酒。

  “我来开吧。”张玉云把红酒打开后,两个人就坐在吧台上喝起了酒来,没有菜,只有话。

  江羽龙越喝越快,喝完红酒,又叫开白酒。

  张玉云在开白酒的时候,听得江羽龙口中念念有词:“我很爱她,但我不能去爱她!”

  还没等张玉云倒好白酒递给江羽龙,他已经趴在吧台上呼呼大睡了。

  原来他一天没吃东西,又喝了那么多酒,醉了。

  张玉云扶着江羽龙在床上躺下,叹道:“哎!这孩子!”

  帮他盖好被,张玉云看了一会江羽龙,又叹了一口气,打算回房休息。

  床头座机响了。

  她伸手接了起来:“你好。”

  “你是哪位?”电话那端是张蓓荷的声音,张玉云记得这个声音。

  “张蓓荷吧?我是你张姐。”

  “张姐,你怎么会在龙哥的房间?”

  “他在楼下喝多了,我把他送回来。你放心,他没事,我已经帮你安排好了。你别误会张姐哦。”这么晚能打电话进客房,张玉云知道刚才江羽龙口中的她就是张蓓荷,怕她误会,赶紧撒了个谎。

  “谢谢张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