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商道柔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4章 众人散去

商道柔情 郑虎丁 2065 2019.03.15 14:00

  他父亲江大福在不久前去看闽福批发市场改造项目进展情况时,跟路致远的父亲路昊明怼的时候说过一句话,至少江羽龙认为很经典:

  “二十年了你还不想改变自己,别的老乡都发达了,你还守着一间破茶铺卖茶!你背井离乡干嘛来?来生孩子的还是来泡外地妞的?”

  来青城泡外地妞,对教师出身的路昊明来说,江羽龙清楚他不会做。来生孩子其实是路昊明到青城来的初衷。他们夫妻就为了多生一个女儿,把公职都辞掉了,不远几千里跑来青城。

  江大福就不同,他背井离乡来到青城是来发财的。当年他生了江羽龙之后,为了独生子女一点点的补助,都可以接受男扎手术,所以来青城不可能是来生孩子的。

  不过在生意上,在青城的二十年,只要江大福认定的事,总会想方设法甚至不择手段地去做到,包括最近想改造的闽福批发市场的地块在内,他志在必得,现在地是拿下来了,改造开发方面,江大福就舍不得也不允许别人插手进来。

  规划都弄好了,闽福批发市场改造之后,就叫“江福城”!

  江大福发家的开始,主要靠的就是闽福批发市场与张明国的提携。闽福批发市场是张明国一手操办起来的,不单单是市场的建设,还有这里建成之后的每个商铺,多多少少都得到过张明国的帮助。

  所以老爸从里屋出来后就一直在沉思,而余美玲带着女儿张蓓荷反常地离开,自然联想到最近传闻房地产企业面临洗牌,牵扯出国内钢铁企业的问题,又是环保、又是资金压力问题,行业动荡比较厉害,江羽龙想可能是张明国的青城钢铁出了点问题。

  但江大福有气无力地回答他说:“闭嘴,不懂就闭嘴。张明国怎么会出事?你懂个屁!”

  “那既然没事,我的相亲对象也回家了,我是不是也可以走了?”

  “走吧走吧!你别在外头当闯祸大王了,别尽给我惹是生非添麻烦!”

  一听到他父亲经常挂在嘴上对他说的这句话,江羽龙的玩世不恭又出来了:“这回居然不叫我回来帮忙了,天啦,我倒觉得不习惯了!”

  “少贫嘴了!滚吧!”江大福头也不抬,对着江羽龙用手挥挥,示意让他尽快滚蛋。

  江羽龙收起玩世不恭的脸,转眼就换成了嬉皮笑脸:“那我的车……是不是叫林叔叔把车钥匙还我了?”

  江大福拿他没办法,就再对他挥挥手。

  “这回也不叫我陪你吃顿饭了。”江羽龙嘟囔着到门外那间找李雅容去,让李雅容给林奋英要钥匙去了。他知道他自己跟林奋英说没用,只有李雅容执行他父亲的命令,林奋英才会给还他车钥匙。

  余金霞见江羽龙走了,坐到江大福面前的接待椅上:“这怎么回事?不是跟张家都说好了吗?”

  江大福对余金霞说道:“你也回去吧。”

  余金霞见他不作回答,也不便再问江、张两家结亲的事。

  她独自回去实在没事做,在这里更没事做:“我一会去一趟医院,最近觉得身体有点不舒服,想去体检检查一下。”

  “嗯,你去吧。我还有事,就不陪你去了。”

  众人都走之后,江大福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一般,独自坐在偌大的办公室之中许久,毫无生气。似乎五十岁正是知天命的年龄,他想起了自己与路昊明之间的纠葛。

  他拿出他的手机,想拨个电话给路昊明。

  很多年没有主动给路昊明打电话了,他翻到路昊明手机号时,想起前不久因为改造闽福批发市场地块的事跟儿子一块到过他铺子,还在这件事的未来规划上发生了一点小冲突。

  当然,他儿子江羽龙主要是去看他前妻陈玉云与死党路致远。虽事隔多年,他因自己曾经报复过路昊明的事,面对他仍很尴尬。想想这些,他放弃了拨电话给路昊明的念想。

  他又往下翻,翻到了张明国与张之林,然后停留在张明国手机号上。

  “四海,你进来一下。”江大福放下了手机,谁也不打。

  江四海在部队五年养成的习惯,执行力非常强,只要江大福呼唤,他肯定没有迟疑。他在公司平时也不怎么跟人打交道,就是跟他同一个办公室的两个董秘,也没跟他说过几句话。

  少说话多办事,是他多年习惯,即使刚才他的堂弟江羽龙进来,他也不会主动给这位江少爷打招呼。

  “福叔。”江大福话音刚落,江四海已从外屋进来,快步来到他的跟前。

  江四海个子不高,一点都不胖,永远理个平头。他今年二十七,刚结婚不久。媳妇是江大福帮他哥江大昌从老家给他说的亲,隔壁村庄的陈香。陈姓是福建的大姓。

  江大福事业越做越大,信任的人却越来越少。他认为,在青城,除了自己儿子江羽龙以外,江四海跟自己是唯一有着真正三代血缘之亲的人,而公司的财务总监江雪莹是他族姐,超过五代之亲了。

  自己年老的父亲母亲在老家,由大哥江大昌照顾,那么大哥的儿子江四海,就应当有责任由自己照顾。

  他站起来,往里屋走去:“你跟我进来,福叔有件事需要你去做。”

  ◇◇◇◇◇◇◇◇

  江羽龙开着他的车漫无目的地在街上瞎窜。

  七、八月的青城有着看不尽的繁华。因为地处高原,夏天凉爽而不热,游客多了,街上热闹非凡,这时节周边城镇与景区全都人满为患。而路边的格桑花与游客们相互争艳,纷纷绽放着高原夏季绚丽的青春。

  他是在福建出生、青城长大的人,回过几次福建,并不怎么喜欢在福建生活,却喜欢青城。因为青城的夏天很舒服。

  在青城能叫做大生意的,说是都是由外地人来做,事实上江羽龙上了大学后才知道,青城真正做大生意的实际上都是本地人。说什么青城的钱让浙江人赚走了,让福建人赚走了,事实上,有多少浙江人、福建人在青城发展,却因为做得不好而没脸回家乡。

  这世上一堆好面子的俗人,江羽龙就这么说他们。

  但是他不敢说路昊明,因为路昊明真不俗。路昊明虽然也好面子,但他感觉路昊明为人很正直。

  青城商人中有两个隐藏的本地富豪,一个是做矿产与土地的,一个是做餐饮与土地的。

  怎么富豪都跟土地有关?想到那个做餐饮,他忽然想到吃的,原来肚子饿了。

  电话响了,居然是堂哥江四海打来的。江四海几乎不打他电话,甚至在他老爸公司,两个人也不会打招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