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商道柔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61章 那张名片

商道柔情 郑虎丁 2043 2019.04.10 06:32

  一个短头发的年轻姑娘,大不了江羽龙两岁,挡在江羽龙前面问道:“您有事吗?林总正忙着。”

  “什么?”江羽龙有点不习惯。

  “您有预约吗?”

  我去!早上他才跟老子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这小丫头片子挡老子的道,难道不知道我是谁?

  “什么预约?让开!”江羽龙不理这丫头,直接闯进了林奋英的办公室。

  那姑娘跟了进来,神色慌张地对林奋英说:“林总,他……”

  林奋英抬头看了一眼,抬手对那姑娘挥挥,示意她出去:“你下去吧。这是江董的少爷,你刚来不认识,没事。”

  “怎么回事呀?”江羽龙心底有火。自己去父亲的办公室,也从未被挡过。

  “新来的,别怪她。谁叫你很少来呢?”林奋英笑了,招呼他坐下。

  江羽龙也懒得跟那新来的一般见识,直接问林奋英他心中的疑惑:“林叔,中午那两个人是谁啊?”

  林奋英又走到鱼缸这边来看鱼,很轻松地说了一句:“他们是银行的。”

  “银行?”

  “是啊。”

  “银行的怎么来公司,我们欠他们钱吗?”对经营,江羽龙的确一点都不懂。

  “我们不贷银行的钱,怎么做项目啊?所以啊,你以后多来学学。”

  贷款,江羽龙知道,但他想不通,父亲目前生意的规模,还需要贷款。

  “哦,原来是银行负责贷款的。”

  “他们是来催还贷款的。”林奋英轻描淡写地回答他。

  江羽龙是江家的太子、公子、少爷,他总得说应付。

  江羽龙听说是银行的人,松了一口气。

  中午时见到这两个平头男子时,以为跟杨小军一样,来追杀或绑架自己父亲的。既然只是银行的,那就没事。

  上过大学,知道资本的力量,虽然刚才怀疑了一下自己父亲的财富,但他听说过:越有钱的人,欠银行里的钱也越多。

  “那他们催还多少钱?”江羽龙还是好奇,他是来找林奋英聊天的,自然有疑问都问。

  林奋英也真够闲,有问必答:“他们银行是三千万吧。”

  “三千万?这么多?”虽然自己中午时跟他爸提出要一百万的投资资金,但还是觉得这三千万是好多钱。想不到父亲的公司会欠银行三千万,难怪会卖掉别墅、房子,原来是为了还这笔贷款。

  “这不多啊,咱们总共贷的款至少也有五、六亿吧。随便一个楼盘,都是一两亿的贷款。”

  “啊?”刚才还以为三千万够多了,居然五、六亿!

  江羽龙并不懂地产、金融,也不知道他父亲的生意之事,反正自己要钱有钱,要车有车,要买啥东西就刷卡。他手中的银行卡,根本不用考虑余额不足,自从银行普及电子化后,他父亲随时安排人给他的卡里转钱。

  余额不足,那是其他人考虑的事情。

  但第一次听林奋英说到这么多钱,这远远超过他消费与败家的范畴!

  而且这是他认为,是他父亲欠的债!

  不知道自己能跟林奋英聊什么了,他想找个人聊聊,跟林奋英道个别就出来了。

  江羽龙刚开上车准备去找张兆强的时候,有个人给他来了个电话,问他在哪。

  青城这个时候,虽已过晚上六点,事实上还没真正进入饭点。阳光还慵懒地斜照迪欧咖啡馆,不热也不耀眼,却让人有种失落的感觉。

  江羽龙就坐在迪欧咖啡馆临窗的位置,等一个人。

  等的这个人,是江羽龙不想见,却想不到会打电话过来找他的余金霞。

  说实话,江羽龙并不想见她,但一想到她是个孕妇,也就答应了。父亲出现了,竟然连她的面都没见,所以江羽龙有点可怜她,毕竟她也为自己父亲怀着孩子。

  当他从林奋英那知道江福实业欠银行五、六亿开始,心情是沉重的,尤其是大姑江雪莹的神情。当知道未来余金霞所生下来他的弟弟还是妹妹,也即将面临这个问题时,就更加同情余金霞了。

  于是,江羽龙就跟她约了在张兆强公司所在的江滨大厦这家咖啡馆见面。

  咖啡馆的服务员时不时往他看过来。

  不知道是否因为知道江羽龙是江福实业的继承人身份,还是认为又一个纨绔子弟在等待下一个艳遇目标,总之,眼神中充满暧昧与好奇。

  江羽龙看了一下时间,距离跟余金霞约的七点还有点时间。

  江羽龙不喜欢迟到,认为迟到就是一种不礼貌。本来自己就闲,何必要让别人等。

  “阿龙,你早到了?”

  “余阿姨,你来了。”江羽龙想不到她这么快就赶来。

  余金霞还没坐下来,就问:“中午你见到你爸了?”

  江羽龙看着她在他对座位坐了下来。

  因为之前自己在家人中没有遇见过孕妇,他有意识地注意了一下她的肚子,但是她的肚子一点都没看出来有什么变化。

  他并不懂,这余金霞才查出怀孕,而且她是第一胎,哪会这么快让人看得出怀了孕。

  “嗯。你也见到我爸了?”江羽龙跟余金霞提起他父亲江大福,总把“我爸”这两个字带着,以示跟她之间没有亲属关系。

  “不,他没跟我联系,所以我才来找你。他在哪?”

  原来她想见自己父亲!为啥父亲不给她联系?他们之间出现了什么情况?

  江羽龙问:“你喝点什么?”

  “我就不喝了,阿龙。怎么可以找到你爸?”

  “我也不知道他在哪,我们就中午见了一下面。”

  余金霞一脸地失落:“他竟然没跟我联系。”

  江羽龙觉得她很可怜,虽然他还没经历婚姻不懂婚姻。

  但他从父亲与母亲刚离婚的那几年,看他母亲陈玉云的生活与精神状态,就理解眼前的余金霞现在的情形。

  出于同情,他忍不住拿出他父亲江大福中午给他留的那张名片,递给了她。

  “这是什么?”

  “我爸的电话,他交待,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打这个号码。”

  余金霞接过那张名片,有点激动地说道:“太好了。”

  余金霞从江羽龙手中拿到江大福的电话后,匆忙离开咖啡馆,一边开着车,一边跟江大福通话:“你在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