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商道柔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8章 遭遇林叔

商道柔情 郑虎丁 2035 2019.03.11 23:17

  张蓓荷现在就在这幢楼楼底下,正跟着在停车场里找车的江羽龙。

  江滨大厦地下停车场,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车,张蓓荷跟在江羽龙后面,像走进一座迷宫,心中也有一股迷团。

  张蓓荷问:“喂!花花公子,我逃,是因为我妈来,你干嘛也逃啊?”

  “也因为你妈。”

  “因为我妈?”

  “是!”

  “我觉得,你应当从未见过我妈吧?”

  张蓓荷家人非常低调,她在青城大学读了三年书,就连她的室友都不清楚她的家庭背景。

  江羽龙见过她爸张明国没几次。虽然同是福建老乡,但小时候并没有怎么见过张蓓荷。因为她妈妈是文艺剧团演员的缘故,而且她爸开的是钢铁公司,张蓓荷跟张兆强、路致远、江羽龙不同,小时候并不在闽福批发市场长大的,从小一直都在机关学校读书、升学,一直到考进了青城大学。

  若不是今天碰巧,她为了躲避相亲的缘故跑到她哥这里来,她相信青城大学没有几个人会知道她与张兆强的关系。

  所以她肯定江羽龙之前没见过她妈妈,换句话来说,即使见过,也不知道那是她妈妈。

  “我敢肯定。”江羽龙当然没见过她妈妈余美玲。

  张蓓荷其实也想到,江羽龙就是她爸妈安排的相亲对象。她很好奇,按她的家庭背景,她爸妈为何会安排她与江羽龙相亲。

  这与她爸妈所认为的门当户对完全不匹配!

  青城人都知道,江羽龙的父亲江大福绝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奸商。

  如果非得选择一个福建老乡的商人家庭加作为自己委身对象,路致远绝对是良配。因为路致远的父亲路昊明,虽然生意做不大,但从人品与家学,在青城那么多福建老乡当中,路昊明是值得称赞的。

  张蓓荷觉得路致远是自己夫婿的绝佳人选,为啥她爸不选路致远而选择江羽龙呢?她认为,路致远将来参加国考想从政,以他现有的条件与本身的勤奋刻苦,绝对轻而易举。即使路致远不想当官想从商,未来继承路昊明的茶叶生意,生活也会有滋有味的。

  而且……她都想了而且,张家未来就她一个独生女,父母的一切,都将是自己的,不需要路致远家多富有。

  所以张蓓荷根本就想不通,听得江羽龙并不认识她母亲,就责问他:“那你逃什么逃?”

  “没啥!对了,你不想回家,我有家难回,这烈日炎炎,总不能在外面暴晒吧?要不,我们俩找个宾馆去开房去?”江羽龙改不了嘴贱的习惯。

  “开就开!”

  “我去!我遇上对手了!你不怕我把你正法了?谁说的熟人不好下手,我跟你实际不熟。”

  “你开你的,我开我的,谁付不起房费,谁怕谁。”张蓓荷甩过一句足以江羽龙呆在当场的话,伸手把她的长发往肩后一甩,抬起头挺直身子,从站定当场的江羽龙身边越过,走到他的前头去。

  “说实在的,我真不知道怎么聊下去了。”

  “哈哈!你还真以为你是谁?我只是想坐你的车离开这里而已,实在不愿意,我出去打个车。”张蓓荷笑了,笑得很邪,这次笑得跟她的身份很不配。

  “你其实也想到我们俩相亲的对象,就是你跟我吧?”江羽龙在她面前,根本无法施展他平时那种所谓的用魔性魅力勾搭女孩的才能。

  “那又如何?”

  “喂,我们小时候一块玩过过家家没有?”

  他其实对张兆强的堂姐妹一无所知。自从张之林不在闽福批发市场开店之后,他对张之林一样一无所知,根本不知道张之林有几个兄弟。除了张明国外,这个张蓓荷是张之林哪个兄弟的女儿。

  “你猜啊!”

  江羽龙猜不到她家背景,却可以猜她喜欢谁:“你喜欢路致远,对不对?”

  江羽龙第二次直白地把她的心事说了出来,这回张蓓荷早已不难堪了,而觉得他多管闲事。

  张蓓荷气呼呼地反问:“关你什么事?这不关你的事吧?”

  江羽龙见她发火了,对自己激怒了她有点小得意:“哈哈,我可以帮你俩做媒人啊!”

  江羽龙实际上已经到达他停车的位置。

  江羽龙拿出车钥匙,按了一个开锁按钮。车就停在他们俩跟前,车锁开启的指示灯闪了闪,但江羽龙却站着不动。

  因为他感觉到,在他所站立的位置,前后左右至少出现了八个人,正向他俩围了过来。

  “我该叫你江少爷,江公子,还是直接叫你名字呢?”

  领头的是林奋英,江羽龙父亲江大福的江福实业公司副总经理。

  林奋英四十岁左右年纪,是江大福从福建带到青城来的,跟随江大福有十年之久,算是江羽龙的长辈。

  “林叔,怎么啦?”江羽龙发现情况不对。

  除林奋英之外的其他七个人,正在挽起袖子,做出要对江羽龙马上动手的样子。

  张蓓荷暗吃一惊,慌忙拿出手机,口中嚷道:“你们是什么人?别乱来!”

  她一边嚷,一边就要拨打报警电话。

  江羽龙却对她摆摆手,示意别报警:“没事,别紧张!”

  话刚说完,他马上摆出要与他们动手的姿态,蹲身成马步,双手一前一后摆成分中手,对那七个人招呼道:“来啊!”

  林奋英向江羽龙伸出手,说道:“车钥匙。”

  “什么?”

  “你爸叫你把车钥匙交过来。”林奋英重复了一遍。

  江羽龙松了一口气:“早说嘛!我还以为你们找我打架,以前没这么多人出动啊!不对,我把车钥匙交了,我怎么出行?”

  “那我就不清楚了。你跟我回去,问你爸。”

  “我不回去。”

  “你不跟我回去,没了车,出行怎么办?”林奋英说出江羽龙的心事。

  “说得也是。”

  林奋英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其实他来的目的,只是要请江羽龙回去的。拿走车钥匙,是方法。

  江羽龙觉得对张蓓荷有点不好意思,但仍然很调皮地跟她说:“不好意思,没法送你了。要不,你跟着我去见我爸?”

  张蓓荷笑了:“我跟去,去观摩你爸训话吗?”

  江羽龙自嘲:“我是流氓,被老流氓修理,还怕你围观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