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商道柔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1章 爽约之人

商道柔情 郑虎丁 2112 2019.05.07 22:09

  在等人的时间里,刘尚之开始与张玉云闲聊张玉云所扮演的那些角色。

  江羽龙听得出,刘尚之似乎对影视方面很有研究。

  刘尚之对那些角色的点评之辞,似乎句句都说得精准到位,张玉云听着听着,还一直点头。

  等的人,还是没到。

  江羽龙看到那平头汉子忽然低下头对着刘尚之耳旁耳语一番,刘尚之抬起头看了一眼江羽龙,再仰起头跟平头汉子点点头,挥了挥手。又见那平头汉子对刘尚之敬了个礼,拉开茶室的门就出去了。

  敬礼?这不是军人之礼吗?江羽龙又对那个平头汉子感兴趣起来了。

  看来他应当是保镖、贴身护卫这一类的人吧。

  江羽龙对影视不是很懂,百无聊赖之中,对茶室多看了几眼。

  这家普通的茶楼,却让江羽龙想起了关在看守所里的江大福。

  其实这茶楼江羽龙来过。以前也曾被林奋英“抓”到这里过,来这里见他的“父亲”江大福。

  这个茶室不大,隔音效果却是很好,一关上门,外面的声音就听不见了。

  茶室是中式的茶桌、茶具、几凳,靠角落边上放了一个木柜。江羽龙心想,木柜里边应当放了一些好茶之类的吧,他见过他父亲的一些好茶也都放在这种木柜之中。

  木柜边上有一个博古架,上面放了几把紫砂壶、几只漆器与几幅闽式软木画。

  在木柜对面,放了一组木式沙发,沙发前放着一张木式几案。

  几案上面摆了一盆水仙,与放置于角落的那些绿植不同,此时这几案上的水仙已怒放,每一朵花,都由六个纯白冰洁的花瓣,簇拥着当中那枚黄色吉尚的花蕊。

  水仙,也算是福建的省花吧。常说花解语,水仙跟荷花一样,水中仙子,纯洁、高尚、坚贞、超俗。

  江羽龙忽然想,这时节,在蓓荷园里水池底下的荷根还未发芽,院子像是缺了点什么。冬春时节正是水仙开放的季节,要是在院子里的几案上也种点水仙,这怒放的水仙,芳香的花气,也可以让自己躁动的心平静平静。

  正想着这些,刘尚之忽然问:“江羽龙,你是福建人吧?”

  江羽龙立即回神过来,答到:“是的,刘董,您怎么知道?”

  “我看你一直盯着水仙花出神。”

  江羽龙有点不好意思:“对不起,我刚才走神了。”

  刘尚之又问:“你姓江?”

  “嗯。”

  “江大福是你父亲吧?”

  江羽龙被提到江大福,立即想到前天晚上刚发生变故的江四海,不禁神色黯然,低头应了一声:“嗯。”

  “哦,难怪,他也是福建人。你妈妈、你哥哥的事,我也听说了。”

  江羽龙抬起头来问:“刘董认识他们?”

  “不认识。但这个案件这么大,全城震惊,我哪会不听闻的?”

  江羽龙点点头,有点伤感的说:“虽说‘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但我妈跟我四海哥没做坏事啊。”

  刘尚之与张玉云听江羽龙说出这话,一阵沉默。

  一会张玉云问:“你四海哥?不是说他跟你爸一起被抓进看守所了吗?”

  “前天晚上他刚放了出来,就在看守所的门口,被人给害了。”

  张玉云很意外:“啊?”

  江羽龙见自己的情绪影响了他们,赶紧说道:“刘董对不起,因为我哥前天晚上刚出事,您刚才提了我爸,我失态了。”

  这是,门口响了几声敲门声。

  刘尚之喊道:“进来吧。”

  刚才那个平头男子推开门进来,上前在刘尚之耳旁又耳语一番。

  刘尚之点点头,对张玉云说:“不好意思,今天那个朋友说有事,爽约了。看来,我们得再约了。”

  张玉云对刘尚之很有礼貌地说:“刘董,没关系的,您来安排。或者等我下次从北京回来过春节时,您再安排。”

  “好!我也希望你能多在青城拍戏,回来为青城的文化多做贡献。”

  “会的会的。”

  刘尚之跟江羽龙说:“小江,你也别想太多了。以后要是有需要我帮什么忙,可以直接来找我。”

  江羽龙由衷地说:“谢谢刘董。”

  “你把电话留给小徐,也把小徐的电话抄一下,可以直接找他。”

  “好的。”

  那小徐叫江羽龙把电话递给他,然后在江羽龙的手机上输入一串号码。拨通自己的号码后,告诉江羽龙说:“这是我的号,我叫徐国龙,你叫我小徐就行。”

  “谢谢!”

  刘尚之对张玉云、江羽龙二人说:“不知不觉,都快喝了两个小时的茶了,我就先走一步。你俩慢用,账,小徐已经结过了。”

  “哎呀刘董,这怎么能让您来结账呢?”张玉云立即不好意思起来。

  刘尚之很文雅地说道:“没关系,你若以后回到青城发展,请我喝茶有的是机会。”

  “那以后您得多给点机会了。”

  刘尚之与徐国龙走之后,江羽龙对张玉云说:“对不起,影响了你跟刘董谈正事了。”

  张玉云用疼爱地眼神看着江羽龙,伸出手扶在他的手臂上,说道:“你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怎么没跟我提起啊。”

  “昨晚我不知道你回来,还没来得及跟你说。”

  “哎,可怜的弟弟。”她无限怜惜地拍拍江羽龙的肩膀,“走,听姐的话,别想太多了,陪姐吃点东西去。”

  刘尚之一回到办公室,就对徐国龙说:“你把那份张明国的卷宗备份给我拿来。”

  “是!”

  徐国龙立即取出钥匙,打开刘尚之背后的柜子,取出一份卷宗递给了刘尚之。

  刘尚之从卷宗中取出一份亲子鉴定报告,翻看了一下,认真地又对了一下报告中的姓名,惊呼道:“江羽龙!”

  徐国龙过来一看:“对,就是刚才那个人。”

  “你看看。难怪珊珊说她不能进来。”

  徐国龙又翻看了一下报告,问:“这份报告不是就可以做依据了吗?”

  “江羽龙多大了?要是真是他的孩子,那还是张明国才毕业时的事,能翻出多大风浪来?”

  徐国龙提议说:“要不,您问问那个林奋英,说不定他还有什么计策。”

  刘尚之命令:“你准备车,去会所。”

  徐国龙立即向刘尚之立正:“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