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商道柔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7章 闽福市场

商道柔情 郑虎丁 2223 2019.04.29 12:40

  张玉云挂了电话之后,看到了掉在脚底下的那份报告。

  她捡起来一看,大吃一惊!她又看到江羽龙那堆脏衣服当中,塞在外套内袋里的另一份关于江大福与江羽龙的亲子鉴定报告。

  看完之后,她心疼地看着已经熟睡了的江羽龙,看了很久。

  张明国是谁?她回忆之前自己相中江羽龙与张蓓荷时,她知道江羽龙是江福实业的少主,就特意去了解一下张蓓荷的家庭背景,也就知道张蓓荷就是青城钢铁大王张明国之女。原来张明国竟然就是江羽龙与张蓓荷两个相爱之人的父亲!

  难怪江羽龙会说:“我很爱她,但我不能去爱她。”

  张玉云又一次心疼地看着江羽龙,看了那张充满棱角而又俊俏的脸很久。

  江羽龙不是江大福的亲儿子,却是恋人父亲的亲儿子!也就是跟恋人是亲兄妹!

  这跟电视剧情节多像!戏从人生中来,人生又如戏一般!

  这种事他不能告诉其他人,难怪江羽龙会这么痛苦。

  她悄悄地把那份跟江大福的亲子鉴定放回江羽龙脏外套内袋中,又把跟张明国的那份放回地上,并往床底下塞进去一点。这样可以避免江羽龙醒来时,让他看出自己已经看过了。

  一切收拾完毕。

  张玉云再想了想,就在床头给江羽龙留了一张纸条,才悄悄地回自己房间休息。

  江羽龙睡一觉醒来,被窗外雪的刺白耀得两眼快睁不开了。

  他发现自己还穿着昨晚张蓓荷给他买的整套衣服,连脱都没脱直接躺进被窝睡着了。他记得自己昨晚喝酒又喝睡着了,可能是张玉云帮自己盖的被子吧。

  他翻身下床倚窗一看,外面的雪还在下。每一座楼的楼顶,都披上一层白雪,酒店楼下的停车场,停在那里的车也被一层厚厚地雪给遮盖。

  江羽龙从脏衣服堆里翻出手机看了一下,没电,也没有充电器可充电。

  这个时间点赶回学校上课应当也来不及了。算了,偶尔一两次翘课,应当没啥事。可惜不记得班委电话,不然打电话过去请个假。

  生活还得继续,昨天的货发了没有还得落实。

  他看到床头张玉云给他留的一张纸条:“你睡着后,张蓓荷打来电话,也没说什么。我接的,不过不会让她误会的,你放心。看得出她很爱你,有空赶紧给她回电话,别让误会越来越深。张玉云。”

  江羽龙并不知道,张玉云为了避免让他知道自己看了那两份报告,故意写了“看得出她很爱你”这几个字。

  张蓓荷误会就让她误会呗,我跟她做不成情侣,误会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是不知道张玉云有没有看到那份亲子鉴定。身上的那份报告在,江羽龙开始找另一份报告,在床底下找着了。

  江羽龙松了一口气:原来昨晚被自己随手一扔,可能被自己的脚给踢进了床底,还好没被张玉云翻看了。

  要是被她看到,就有可能让别人知道自己与张明国的关系,这对张明国影响该有多大!

  听说张明国怕老婆,更重要的是,张明国是张蓓荷的父亲!不能让她知道自己是她的亲哥哥!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开始关心起张明国的命运了。

  记得陈齐农说,张明国要出事了!会出什么事?

  余美玲不准我去问那个路老头,我就不问吗?要知道,如果让张明国知道自己是他的儿子,就有可能阻止张明国继续去残害那些无辜的杨小莉们了!

  江羽龙退了房,搭公交车坐到江滨花园。上楼把脏衣服扔进洗衣机,带上一个充电器,就来到闽福批发市场路昊明的铺子。

  外面下雪,气温骤降,但路昊明的铺子却温暖如春,他已经把铺子里的暖气给烧起来了。

  “你今天又翘课了!”路昊明还在画画。看到江羽龙,似乎有点不高兴,不像上次那样停下画画去招呼江羽龙喝茶。

  江羽龙把手机放在路昊明茶台上充电,说:“路叔叔可不可以跟我说说,我妈读书时候的故事?”

  路昊明放下笔问:“你今天怎么啦?”

  “忽然想我妈了。以前我妈在的时候,没怎么好好跟她说话。现在她不在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想她。”

  “你妈妈还在太平间吗?”

  “嗯,案例没结。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件事。”江羽龙自江大福被抓以后,除了偶尔去太平间看看外,并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些事。

  “要不我跟你明国叔叔商量一下,先入土为安吧。”

  “那你能帮我约明国叔叔出来吗?”

  “约是没问题,就怕我跟你明国叔叔话不投机。”

  这时,外面一阵吵闹,打破了闽福批发市场平时冷清的宁静。

  “路叔叔,今天下雪,这里生意反倒会好吗?”

  “不是生意,昨天他们就来了,看了一次又一次。看来过了年,这个市场真要拆了。”

  “拆掉市场?我爸,哦,江福实业应当还没这么快动工吧?”

  “不是江福实业,他们已经把项目转给另一家公司了,这两天在做交接。”

  “在做交接?”江羽龙有点惊讶,看来江福实业真把这个闽福市场项目转让掉,“我去看看。”

  他走到门口,看到岳玲珑手中正捧着一份蓝图,陪着几个年轻人指指点点,神情、步伐,宛如她就是一位杀伐果敢的女将军、征战商场的女强人。

  江羽龙心想:岳玲珑是江福实业的人,可惜她来的不是时候,赶上江福实业被法院查封的时节,不然以她能力,应该成为江大福的左右膀。什么叫生不逢时,这就是。

  江福实业的落寞,江羽龙虽然感到悲哀,但对他来说,却认为是情理之中的事,谁叫江大福发家时就不走正道呢?自己只是替岳玲珑可惜了。

  他跟岳玲珑打过几次交道,除了第一次见面时把她看成是一个小秘书外,每一次都让自己感觉到她的不俗。

  “那有没有说,您这里什么时候要搬掉?”

  路昊明说道:“说是春节前所有商铺都得清场。江福实业拖了两年多都没动,他们现在连交接都没交接好,就下达了清场指令,这家公司应当很有背景。”

  “嗯。也只有有背景有实力的公司,才能接盘。”江羽龙隐隐约约听江雪莹说过,这个盘要是做成,至少能给江福实业带来上二十亿的利润。

  江羽龙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那群年轻人当中,王承浩!这个时间点他应当在学校,竟然也没去上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