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商道柔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9章 莫名烦恼

商道柔情 郑虎丁 2325 2019.04.29 18:01

  张蓓荷的手机打了进来。

  江羽龙看了一眼,随手按掉。

  路致远眼尖,看到他的手机来电显示的是张蓓荷。

  路致远正想问江羽龙跟张蓓荷怎么回事的时候,张蓓荷已进了茶书吧,直往江羽龙走过来。

  张蓓荷问:“龙哥,怎么打你电话不接,还按掉呀?”

  见到张蓓荷,江羽龙想起刚才自己从闽福批发市场出来时,一直念叨的张明国的词,词里开篇就写道:“愁绪似江水,一诉万千言。阑珊西海游遍,难敌莫名烦。”

  见到张蓓荷,何止万千言,可是又不能说,这才是真正的“难敌莫名烦”!

  江羽龙看了一眼手机,说道:“刚才接电话,你打进来时,我不小心按掉的。我有事要先走了,你跟致远聊。”

  说完,江羽龙跟路致远使个抱歉的眼神,附在他的耳旁说:“你帮我照顾一下她,我先走了。”

  路致远刚才还嘀咕,哪见你有接电话啊!现在听他对自己交待,感觉出江羽龙与张蓓荷之间应当出状况了。

  江羽龙连再看她的勇气都没有了,低着头走出了茶书吧。

  张蓓荷见江羽龙径直离开,看着他的背影忤在当场都快哭了:“龙哥,你……”

  路致远叫张蓓荷先坐下,给她也叫了一杯茶,问:“你跟江羽龙怎么啦?”

  张蓓荷把江羽龙的离开,理解成了他的心高气傲:“我妈不同意我俩交往。你也知道,江羽龙这个人本来就心高气傲。但他也不能就这样不理我了呀?”

  说完,张蓓荷的泪就流了下来。

  路致远拿了几张纸巾递给她。

  张蓓荷接过纸巾,泪流得更多了。

  女人流泪,如果没有纸巾或者手帕擦拭,她可能哭一会就停了;可是当你把纸巾或手帕递给她时,她的泪就会越流越多,给你哭个停不下来。

  她哪知道江羽龙离开的真正原因!

  江羽龙出来后不放心她,又返了回来,站在茶书吧外,透过窗偷偷地往里看,看到她已经坐了下来,路致远正在安慰她。

  “她是我妹妹,不是现在,就是将来,总得要离开自己的。”江羽龙下定决心,毅然果决地往自己住的宿舍走去。自从昨天中午离开后,到现在还没回过宿舍。

  为了避免她再打电话进来,自己无法判断是接还是不接,江羽龙把张蓓荷的手机号设成了黑名单。后来犹豫了一会,又将她的号从黑名单里删除掉。

  过一会,江羽龙还是不放心,给路致远发了条微信,问:“她怎么样了?”

  “她哭了一会。我安慰几句,现在她回宿舍了。”

  “哦,那就好。有空你帮我多陪陪她,我不反对你抛弃小辣椒追她。”

  “真的吗?那我真追她了,你可别反悔!”

  “你真心对她就好。”

  刚发完路致远的微信,就收到张蓓荷的一条短信:“我恨死你了!懦弱的胆小鬼!我们在学校,我妈又看不到!”

  江羽龙看了一眼,躺在宿舍的床上,关上手机屏幕,闭上了眼。

  可是当他刚闭上眼的时候,手机就响了。

  一个陌生号码,但又像在哪见过这个号似的。

  “江羽龙,你在哪?”他接了起来,竟然是余美玲的声音。

  难怪号码这么熟悉,原来昨晚在蓓蓓的手机上见过这串数字。

  江羽龙不愿意听到她的声音,但又不得不听,毕竟她是张明国的老婆、张蓓荷的母亲:“阿姨,我在宿舍。”

  “我在你学校门口,你出来一下。”

  “我……”

  “别我啊你啊,出来吧!”余美玲似乎并没有给江羽龙任何拒绝的机会。

  “好吧。”

  江羽龙刚到校门口,一辆越野车就停在了他的身旁。

  副驾驶室的门开了,余美玲叫:“上车!”

  江羽龙坐上来后,余美玲就一路开着车,往郊外草原方向开去。

  雪已停,但路旁与道路中央的积雪,仍然雪白雪白的,一路上没有什么车,在余美玲一路狂飙的车速下,留下四道长长的白烟——两道车轮印,两道排的气。

  她只顾开车,也不说话,脸色有点吓人。

  江羽龙自知自己曾经够野,但在这种雪道上,说实话,他不敢这样开。

  江羽龙还以为余美玲会把车开到格桑湖去,那里是他跟张蓓荷及余美玲偶遇的地方,很美,很抒情。结果大约开了半小时左右的路程,在进入青藏高原第一片不知名的大草原地方,余美玲直接把越野车开出了主道,开进铺满白雪的草地上,把车停了下来。

  草早枯,一地白。

  阵阵西北风,把地上的雪吹了起来,东一块,西一片的露出雪下的枯黄。

  “冷吗?”余美玲居然有点爱怜地看了一眼江羽龙。

  “阿姨,不冷。”江羽龙有点怕她,虽然他感觉她的那张脸,与张蓓荷一样的美。

  “你知道为什么我把你拉这么远来吗?”

  “不知道。”

  余美玲一脸的无奈:“因为我怕在城里,既怕被张明国知道,也怕被蓓儿知道,更怕其他人猜测。”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去找他,也不会再去找蓓蓓……蓓荷。”

  “你妈妈的事,还没处理好吧?”

  “嗯。”路昊明今天也问自己这个问题。

  余美玲转过头去,透过车窗望前方:“你知道我有多恨她吗?”

  江羽龙当然知道说的“她”是指自己母亲陈玉云,他突然真想伸手掐死这个女人,自己母亲现在还躺在冰冷的太平间里,她居然这样跟自己说话!所以他并没回应。

  “二十年前,他为你母亲出了一本诗集。他跟我结婚,还在跟你母亲通信,还为她考虑,打造了那座闽福批发市场。你以为当年张之林造假被抓,你爸,哦不,江大福没被抓吗?也是张明国出面摆平的!”

  江羽龙第一次听说,江大福造假也被抓过,而且也是张明国帮忙摆平的。当然,他俩肯定是绑在一起的。

  余美玲说的这话,江羽龙听起来一点都不奇怪。

  她一口气说了那么多,停顿了一会,眼神竟然变成充满了慈爱:“不过,我现在不再恨她了。对不起,昨晚阿姨有点着急了,孩子。”

  “哦,阿姨,没事,都过去了。”

  余美玲竟然说出这么动情的话:“你现在知道蓓儿是你妹妹就好。阿姨希望你能够好好地保护她,别让她受伤害。阿姨没敢把这些事告诉她,也不希望你告诉她,你只能烂在肚子里。就像阿姨这二十年来,虽然知道有你母亲的存在,却仍假装不知道一样。”

  “我会的。”江羽龙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自己的心中有多么地苦楚。事实上,他也不敢去面对张蓓荷。

  余美玲又说道:“明国的事,绝对不能说出去。你知道我娘家都是什么人吗?不是我怕自己丢不起人,而是怕明国做不了人。”

  传说中,张明国怕老婆,当然,有这么漂亮的老婆,又有这么会吃醋的老婆,的确会怕,怕是正常的。娘家?余美玲娘家人是什么人?

  余美玲从身上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江羽龙:“这里有十万,你先拿着用。你把我刚才打给你的手机号存下来,缺钱时跟我说。你妈妈的葬礼,我跟张明国这两天去办一下。”

  什么情况?刚才路致远刚给了十万,现在她又给了十万。

  “哦,我现在不缺钱,等真需要钱的时候再跟您要。”

  “拿着吧!”余美玲不给他拒绝的机会,就像不给他继续与张蓓荷交往下去的机会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