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商道柔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3章 蓓荷求情

商道柔情 郑虎丁 2211 2019.03.31 22:50

  张蓓荷就直接跟王进富说明来意:“王董是这样的,我来找您的目的,是想请您高抬贵手,让杨所长把路致远他们放出来。”

  王进富其实早知她的来意,听了这句话,仍不紧不忙:“小罗,你帮张小姐弄一杯鲜西瓜汁进来。”

  “王董,路致远是路诗晨的亲哥哥,他动手是不对,但是情有可原。”

  “路诗晨的亲哥?”王进富故意装傻,其实他早知道。

  “是啊,不然他不会动手。”

  “你想让我放他出来?”

  “还有一个江羽龙,他们亲如兄弟。”张蓓荷忽然想到了江羽龙,觉得如果能把路致远放出来,不能忘了他。

  王进富忽然笑眯眯地盯着张蓓荷,好一阵子不说话。

  张蓓荷被他看得有点不自在。

  王进富说道:“你让我去妨碍司法公正吗?”

  “不是,王董。王承浩有错在先。”

  王进富说道:“可是我看过包厢的监控,路致远他们确实动手打了我的浩儿。”

  “但这都是因为,王承浩骚扰路诗晨在前啊。”

  王进富笑眯眯地问:“你知道事情发生之前的细节?”

  细节?要真说细节,张蓓荷并没有亲眼所见,只是听到隔壁包厢的吵杂之声,她实话实说:“我们当时就在隔壁包厢准备吃饭。”

  王进富不紧不忙:“这个细节我也看了,他们是同学,王承浩只是客气地叫路诗晨一块坐下来吃饭而已。”

  “可是王承浩先动手,打了李梓琪一巴掌。”这个细节是她亲眼所见。

  王进富的杂务秘书小罗把榨好的西瓜汁端了进来,轻轻地放在张蓓荷面前的几案上:“张小姐,请喝点西瓜汁,夏天喝西瓜汁比较好。”

  “谢谢姐姐。”

  “不客气。”小罗走了出去。

  王进富并没有马上继续刚才的话题,招呼她道:“先喝点果汁。”

  “谢谢王董。”张蓓荷口中称谢谢,但她并没有端起那杯西瓜汁。

  “承浩这小子都被我给宠坏了!居然动手打女孩!”王进富这回收起他笑眯眯的神情,脸上充满着作为父亲对儿子那种恨铁不成钢的痛心。

  “而且据我所知,被打的李梓琪还是他之前的女朋友。”张蓓荷觉得王进富似乎开始被她说动了,就又加上了一句,提醒他,这是王承浩的不对。

  “是,他确实不应该,即便李梓琪用开水泼他的同学,作为一个男生,也不能动手打女生,更何况还是前女友。”

  王进富说完,又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唉!”

  张蓓荷不知道王进富说李梓琪用“开水”泼他的同学是什么意思,是为自己儿子开脱打李梓琪的责任,还是真为儿子打女生感到痛心?

  至于李梓琪泼过去的那杯水是不是开水,她现在也无从考证,但至少被泼的那人根本就没事。

  王进富见张蓓荷似乎在思考,他接着说道:“我这个儿子需要有一个能够压得住他的人看着他,他就能收心了。”

  “不过说起来,前天晚上他确实被打得挺惨的。”张蓓荷觉得那天晚上江羽龙他们三个揍王承浩一个,好像除了路诗晨被纠缠外,似乎王承浩也并没有多大过错。

  她不像路致远与江羽龙那么冲动,她喜欢站在别人的位置替他人去想。

  王进富似乎仍在为自己宠爱儿子感到后悔:“要是他有一个姐姐或哥哥,也不至于被我们宠成这样。”

  “他也没有兄弟姐妹吗?”

  “是啊,跟你一样,都是独生子女。”

  难怪被宠成如此。

  在她的印象中,不是在机关单位上班的家庭,子女一般都有好几个。做生意的老板要是子女只有一个的话,那个小孩基本上都是坏猴子,就象江羽龙那样。

  她堂哥张兆强就不错,还有路致远也不错,因为他们都还有一个妹妹。

  张蓓荷忽然又想起被李梓琪泼茶水的陈齐农,对王进富说道:“其实我们这一代基本都是独生子女,我爸妈从小总是提醒我,玩在一块的伙伴很重要,叫我要学会选择小伙伴。”

  王进富像是会看穿她的心思:“你指浩儿身边的那个陈齐农吗?”

  “王董,不好意思,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关系,我知道齐农那小子也是个泼猴。”

  “是,他也是独生子女。”张蓓荷不可否认,刚才所说的几个男孩子,江羽龙、王承浩、陈齐农,全都是被宠坏了的独生子女。

  陈齐农的父亲陈志国也是青城一家知名建筑公司的老总,不过因为工作的缘故,常年都在工地与应酬,平时很少在家里,所以他的儿子陈齐农也是一个无法无天的太子少爷。

  陈志国长期承包王进富西北王集团的地产公司工程来做,所以与王进富关系非常好。

  王进富脸上又出现笑眯眯的神情,看着张蓓荷说:“同样是独生子女,你就很懂事。要是我们浩儿身边能有你看着他,我们家的浩儿也会慢慢懂事了。”

  “王董说笑了,我的毛病也不少。”

  王进富居然单刀直入:“你可以考虑一下跟我浩儿交往,王伯伯绝不会亏待了你跟浩儿。”

  天啦!这是赤裸裸的替儿子泡妞!难怪儿子如此!

  张蓓荷啊张蓓荷,你差点忘记来找王进富的真正目的,跟他扯什么独生子女,王承浩变好变坏,关我张蓓荷什么事呢?

  “王董,您能不能放过他俩?”

  王进富还没从刚才想说服张蓓荷成为儿子女友的构思中走出来,一下子忘记张蓓荷来的实际目的,被她一说,马上回过神来,问了一句:“放过谁?”

  “路致远与江羽龙,他们俩。”张蓓荷又重复了一遍。

  “可是,把他俩送去看守所的人,不是我啊。”

  “这不是只需要您一句话的事吗?”张蓓荷清楚,她堂哥张兆强也就是王进富放过他,那晚才可以回家。

  “不不不,我不能去妨碍杨所长的决定。”王进富有王进富的原则与狡猾。

  他从张蓓荷跑来求他帮忙放过路致远,就知道这姑娘心系于那个姓路的。

  越是这样,他越不会放过他:“杨所长也是看过餐厅的监控视频,才决定拘留路致远的。浩儿确实是被他用椅子砸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