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商道柔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96章 跟踪一个

商道柔情 郑虎丁 2201 2019.04.26 15:48

  陈齐农在王承浩走后,也开上自己的车走了。

  “我去!”靠在围墙上的江羽龙骂了一句。因胯下被王承浩抓了一把,现在仍觉得隐隐作痛。

  无意间听出,王承浩像是去找张明国。

  而听王承浩所说,陈齐农跟祁英关系似乎不浅。

  两个人分开走了,江羽龙决定跟踪陈齐农。

  一个人打不过四个人,但对付一个陈齐农则绰绰有余。祁英自从被通辑以来,却一直未被抓到,说不定可以从陈齐农身上套出祁英现在在哪。

  江羽龙忍着疼痛,叫了一辆的士,让司机不紧不慢地跟着陈齐农的车。

  这时,他的电话响了。

  他以为是张蓓荷回家后给他打的电话,接起来后才知道不是。

  打他电话的人是张玉云。

  张玉云问:“江羽龙,你在哪?”

  “在路上。”

  “去哪?我有急事需要你帮忙。”

  张玉云加过江羽龙的微信。现在微信这么方便,会着急地打电话过来说事,肯定真有急事。

  “我暂时还不知道去哪,一会我到哪了再告诉你地方,你再过来。”江羽龙想起自己曾在看守所里对张启明的承诺。

  “好,我等你微信发定位。”张玉云已经被江羽龙的“在路上”与“不知道去哪”整懵了。

  江羽龙心想:张玉云要找自己干什么呢?听张玉云说话的口气,显得很着急。她也许并不知道自己早已不是曾经的江羽龙了吧。

  电话刚挂,陈齐农的车就开进了江滨大厦地下停车场。

  江羽龙心想,他既然停车到地下停车场,那有可能就在江滨大厦找谁。

  他让的士停下来,算好钱,然后走进了江滨大厦。

  他盯着电梯的指示LED看。

  江滨大厦电梯总共有四部,这个时间点不是上下班高峰期,上下楼的人并不多,四部电梯都停在一楼。

  过了一会,只有一部电梯指示下行。江羽龙心想,那肯定就是陈齐农按的,先看看他会去哪一层。当电梯继续上行,在二楼停住时,江羽龙按了电梯上行按钮。陈齐农坐的电梯在二楼停下后,就没有继续上行了。

  江羽龙心道:“原来陈齐农去咖啡厅!正好,咖啡厅我最熟悉了,上去抓住这小子,逼他说出祁英在哪!”

  于是他也按了二楼。

  出了电梯,他立即进了咖啡厅找陈齐农。才走几步,竟听到一个熟悉的中年男子声音。

  “齐农,我扣下了那些钱,是因为你爸做的工程质量实在太离谱了!要不是看在你陪伴浩儿这么多年的份上,我怎么可能让监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过他?”

  “我知道,我只需要从您扣下来的工程款当中的拿一部分资金。王伯伯您知道,我爸那些工程他根本就不会再去整改了。”

  中年男子的声音,正是那天在烧烤店向父亲敬酒的那个“王董”!这个声音江羽龙记得非常清楚,因为父亲就是那次突然被“检察院”的人带走,所以他的声音化成灰都记得!另一个声音当然就是陈齐农了。

  连自己父亲都对这个人毕恭毕敬的,可见此人身份非同小可,江羽龙不敢贸然上去抓陈齐农。

  他看到靠近他们隔断的位置是空着,就往那位置坐了进去,不出声地用手指,跟服务员要了一壶熟普。

  那王董问:“那你需要多少资金?”

  陈齐农反问:“我能不能先从我爸被您扣下的钱当中,挪用一成来用?我知道这些钱您放在那里不动,等着我爸工程整改完了再给。”

  “你要那么多钱干嘛?你要知道,你爸要是不整改,这笔钱不可能给你爸的。”

  “我知道,王伯伯。您也知道,现在大学生都开始创业了,我不能一直跟着承浩混日子了。”

  江羽龙心想,这一老一少又谈钱又谈陈志国做的工程的事,说不定会牵扯出一些秘密。陈齐农父亲陈志国,在青城一直跟在王进富后面,接西北王集团的建筑工程做,听起来像是有一大笔钱还被王董扣着。

  陈齐农既提到王承浩,显然这个王董就是王进富。当时自己的怀疑果然没错,只是一直没见过王进富。在派出所时,王进富在杨所长那间,自己关在候问室没见到王进富。

  这王进富不是有办公楼吗,陈齐农干嘛不去他的办公室谈?

  他认真一想,陈齐农可能是怕在西北王大厦里谈,难免会被王承浩、自己父亲或者其他熟悉的人碰到吧。

  这么重要的事,竟然会选择咖啡厅谈!他们应当没想到自己会跟了进来吧。

  于是他多了个心眼,打开手机开始录音。

  “好!这个我支持你,有志气!不过,这笔钱有点多,你开始创业不需要这么多。”

  “我跟承浩都是学金融管理的,打算开个投资公司,投资一些大学生创业的项目。”

  江羽龙没想到这个表面上看是王承浩小跟班的陈齐农,竟然还有这种野心与智慧。要不是刚才自己亲耳听到王承浩与陈齐农的交谈,知道陈齐农跟祁英有所瓜葛,还真值得自己跟陈齐农这个人交朋友!

  并不是每个正处于享乐年纪的年轻人,都会让自己活成励志故事,尤其是富二代。

  王进富说:“我支持你开投资公司,不过你的投资公司只是投点大学生的创业项目,并不需要那么多钱。这样吧,我想办法弄一个指头给你。”

  “那有多少啊?”显然,陈齐农显然并不知道他父亲被王进富扣着多少钱。

  “一千万。”

  江羽龙一听,心道:我去!一千万,还没一成!那说明陈志国因为工程质量问题,被王进富扣住的钱何止一个亿!

  要是江大福没被抓走、江福实业没被查以前,江羽龙并不认为一千万是大额的钱,现在对他来说,好有钱!

  有王进富在,现在去抓陈齐农看来不大可能。

  于是他就给张玉云发了一条微信,告诉她在江滨大厦的咖啡厅。

  他们又谈了一会细节问题,王进富还给陈齐农提了一些投资建议。

  十来分钟过去了,陈齐农又说了一次:“对了王伯伯,这件事您千万要替我保密,不能让我爸知道哦。”

  “你放心吧,这笔钱算王伯伯借给你。你爸那些钱,工程不整改我是不会给他的。”

  “我知道,谢谢王伯伯!”陈齐农见王进富答应给钱,虽然说是借,却也很开心,又说道:“还有,王伯伯,钱不能直接转到我的名下,您懂得,我不希望我爸知道这笔钱被我挪去用。”

  “你把收钱的户名发给她,我来安排。”

  王进富会这么爽快地答应陈齐农,看来是看到陈齐农陪王承浩有功,也看得出来,一千万对王进富来说,小钱一笔,不值一提。

  “好。谢谢您,王伯伯。”

  “我就先回公司了,你再坐一会。”

  江羽龙听到王进富起身的声音,然后就看到他带着一位小助理从自己坐的隔断边通道走过。

  容光含笑的神情,神采得意的姿势,果然是那天晚上向父亲敬酒的王董。

  哎呦,陈齐农竟然没跟王进富一块离开!

  江羽龙看着王进富他们坐了电梯下了楼,就悄悄地端着茶杯,转身到了陈齐农跟前,在他坐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陈齐农,我该叫你陈董事长,还是该叫你陈总经理呢?”

  陈齐农吓了一跳:“江羽龙!你怎么在这?”

  “我们好好聊聊。”江羽龙让服务员把隔壁的煮着老普的煮茶壶端过来。

  “聊啥?”

  “祁英。”

  “我不认识祁英!”陈齐农心底一惊,立即否认自己认识祁英。

  江羽龙仿着王承浩的声音说:“祁英的事,又不关你的事!怕啥?”

  其实江羽龙并不知道陈齐农与祁英有什么牵扯,他只想通过陈齐农找到祁英。

  “真不关我的事!你妈的事跟我无关。”这是靠窗的隔断,陈齐农被江羽龙截在隔断之中根本逃不出去,自知不是江羽龙的对手,慌乱之中先撇清关系,说自己与陈玉云之死无关。

  然而江羽龙被他一提自己母亲之死,眼神中凶光一闪,陈齐农见了不寒而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