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商道柔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3章 当众受辱

商道柔情 郑虎丁 2242 2019.05.08 14:17

  王承浩伸手往下,假装要摸她的脚,却又缩回了手,嘻笑道:“不吃。你请我喝茶吧。”

  “可以!”张蓓荷见他并没有侵犯自己的意思,而且自己又将有求于他,“一杯茶我请得起。老板,再给我一杯茶。”

  王承浩似乎很礼貌:“你先坐回座位去。等我打印好了,我过来找你啊。”

  张蓓荷回到座位,与路诗晨坐到一起,把对面的座位让出来,以便王承浩一会过来坐。

  王承浩把打印好的亲子鉴定报告装订好,并卷成一卷抓在手上,走过来看了她俩一眼,就在张蓓荷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路诗晨笑道:“哟,天阳从西边出来了,今天王承浩还挺懂规矩的吧。”

  王承浩却不理她,对张蓓荷嘻笑道:“你说咱俩什么缘份呀,我们在同一个医院出生,同一天生日,又在同一所学校上大学。”

  张蓓荷微笑的揶揄他:“哦?你怎么不跟我同年级呢?留级了吧?”

  “切!哪有留级,哥哥生来聪明,小时候不想去学校,只比你晚一年上学而已。”

  “好吧,你聪明。跟你商量件事呗。”

  “别说商量,妹妹吩咐就好。”这是茶书吧,王承浩似乎也装着很文雅。

  “谁跟你哥哥妹妹的。”

  “那跟我称呼老公、老婆?”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张蓓荷有点郁闷。

  以前是江羽龙对她嬉皮笑脸的,因为有一层张兆强以及父辈的关系,觉得江羽龙那种的嬉皮笑脸不是下流,多少可以接受;而现在王承浩对她嬉皮笑脸的,因为王承浩在学校玩弄女生臭名昭著,在她看来,这种嬉皮笑脸不仅下流还下贱!

  “你来封我的嘴呀。”王承浩把头往张蓓荷脸上凑去,边说边嘟着嘴要亲她。

  “你!”张蓓荷躲开他。

  她伸手去推开王承浩的头,却被王承浩抓在手中。

  “放开手!”

  王承浩见已抓过她的手,只在上面摸了一下而并不留恋,就把他的手给松开了:“别那么紧张。你说吧,找我什么事。”

  王承浩能考进青城大学,智商也不是傻子。

  他既然知道她找自己谈事,不加思索就清楚她想要什么,所以早想好了怎么对付她。

  张蓓荷见要是自己再这样好言好语地跟王承浩谈,王承浩只会得寸进尺,不如跟他直接挑明地说:“你开个价,你把蓓荷茶业的空壳公司转过来,你要多少钱?”

  “你要?若是江羽龙要,我偏不给!”

  “对。我要。”

  张蓓荷觉得没有必要跟他说,具体转到谁的名下,就是真办到了自己名下,以后转给江羽龙就成了。

  “你要嘛,不要钱。反正那也是没用的一张纸而已,我送给你。”

  路诗晨白了他一眼:“你有这么好心吗?”

  王承浩再一次伸过手来,又要去摸张蓓荷的手。张蓓荷伸手就把他拍开。

  王承浩说:“当然有附加条件呗。”

  张蓓荷自然知道他不可能这么爽快:“什么条件,说吧!只要我能做得到的。”

  “就一条。你当然可以做得到的。”

  “说!”

  王承浩把头凑了过来,悄悄地说:“你当我情人,这家公司就是你的了,而且王家的……。”

  张蓓荷早想到这家伙会这么说:“滚蛋!”

  “喂,你现在又嫁不出去,谁敢要你啊?我们只做情人,我又不娶你,有什么不可以呢?”

  路诗晨笑了:“青城大学排队追张蓓荷的男生,从门口排队都排到了珠峰,你,靠一边去!”

  “哟!张明国的女儿,谁敢娶呀?”

  王承浩声音虽不大,却也引起众人骚动,纷纷向张蓓荷看了过来。

  “原来张蓓荷是张明国的女儿啊,难怪以前一脸高傲,谁追她都不理。”

  “原来她是张明国女儿,她妈妈可漂亮了!”

  “青城钢铁发生那么大的事,现在张明国被抓了,听说连房子都没砸烂了,她现在住哪呀?”

  “没地方住,你收留吧。”

  “杀人犯的女儿,白生了一副漂亮脸了。”

  “对,就一副俏皮囊了,心地应当跟她父亲一样坏。”

  ……

  在青城大学读了三年多的书,张蓓荷从不接受任何男生的追求,早就有很多男生对她的冷傲不满了,所以一听说张蓓荷竟然就是张明国女儿,一阵不堪入耳的言语,立即传来。

  张蓓荷听有人议论她父亲,一时难堪、郁闷、委屈、伤心、愤怒全都涌上心头,骂王承浩道:“我嫁得出去嫁不出去,关你啥事?”

  众人又一阵议论:

  “哇!这么凶!”

  “原来以前都是装的!”

  “当情人凶点可以,要钱时就不凶了。”

  ……

  路诗晨站起来:“王承浩,蓓荷姐嫁不嫁得出去,轮不上你操心!”

  王承浩不理路诗晨,悄悄地跟张蓓荷说:“陪我睡一晚,我马上把公司转给你。”

  张蓓荷怒急攻心,拿起桌上的茶直往他脸上泼去,骂道:“下流,滚!”

  “嘿嘿,别呀,哎呀……”王承浩还想说什么,却听得“滚”的一声响,一只有力地手将他拎了起来,就被扔到一边去。

  他爬起来抬头一看,见是江羽龙。

  但王承浩也不发火,拍拍屁股上的灰尘,拂去衣服上的茶渣,俯身捡起掉在地上的文件,叠起双手站在一旁,歪着头嘻笑地看着江羽龙、路诗晨与张蓓荷三人。

  原来江羽龙就在附近,见茶书吧一时人声鼎沸,似乎又听有张蓓荷与路诗晨的声音,就冲了进来。

  江羽龙拉起张蓓荷的走,说道:“别跟这种贱人一般见识,走。”

  “我想帮你拿回蓓荷茶业。”

  “谢谢你。”江羽龙已知张蓓荷的心意,用手抚摸一下她的头,帮她理理因发怒而弄乱的头发。张蓓荷一阵感动,伸手搂住了他的腰。

  王承浩被江羽龙拎起的那一刻起,看热闹的学生就多了起来,都想看江羽龙与王承浩打架的戏份,就是没打起来有点失望。现在看到一幕江羽龙与张蓓荷撒狗粮的戏份,虽没打架那么好看,也觉得值了。

  路诗晨见江羽龙与张蓓荷拥在一起,拍手欢呼,并讥笑王承浩说:“正牌男友来了,王承浩,你赶紧滚吧。”

  王承浩扬起手中的报告,喊道:“还正牌男友,他是张明国的私生子,没想到江羽龙竟然是张明国的私生子,号外!”

  张蓓荷见来了江羽龙,她害怕的心也踏实下来,又因刚才听人议论她父亲张明国,现在又听到王承浩在乱说一通,她松开抱着江羽龙的双手,对王承浩怒目叱道:“闭住你的臭嘴!”

  王承浩却不紧不慢地,把刚打印的亲子鉴定报告递到张蓓荷手中:“你自己看去,我看你们两兄妹怎么睡到一块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