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商道柔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1章 终极谋杀

商道柔情 郑虎丁 2231 2019.05.05 21:41

  牛局长自己开了一辆车,在靳勇的车前面带路,往人民医院开。

  靳勇在车上跟江羽龙说:“牛团长全名叫牛林。”

  要不是自己兄弟江四海昨晚被害——当然,自己虽不是江家的种,却也吃着江家的饭长大的,自己昨晚又间接地害了刘天。

  靳勇接着又说:“在部队我们都只叫他首长、牛团长。他做事非常讲原则,转到地方后,进了公安局,升到了局长兼书记,他认为党性比什么都重要,更喜欢在部队为人处事的方式,所以喜欢别人叫他牛团长,而不是叫他牛局长。他是比较另类的一种官员,但很正直。”

  江羽龙今天从一见到靳勇开始,发现这个以前不怎么爱说话的靳勇,竟然话变多了。

  他今天听靳勇经常说的两个字:正直。

  他的刘营长刘天很正真,牛局长牛林很正直。

  不知不觉地,已经开到了人民医院。

  前头的牛局长很快停好车。

  他从车的后备箱里,提出一个四四方方的箱子。

  靳勇的车,紧跟在牛局长的车旁停好。

  靳勇一下车就一个箭步上前,帮牛局长提上那箱子。

  江羽龙看着他提箱子的样子,感觉箱子挺沉的。他跟随牛局长、靳勇之后,进了太平间。

  自从江羽龙母亲下葬之后,虽然这里冰棺里还躺着吴天善,由于祁英还未抓到,这间法医专用的太平间不让外人进了。所以两个多月,江羽龙没来过这太平间了。

  牛局长看了看靳勇,说道:“我在雪风旅,战士中能记得的几个人名,你是其中一个。”

  “谢谢首长。”

  “你擅长分析推理。”

  靳勇似乎感激涕零:“感谢首长记得这么清楚。”

  “这箱子是你要用的东西。”

  靳勇很意外,原来牛局长夸他,是给他这个。

  “好!太好了!谢谢首长记得这么清楚!”

  江羽龙想不通,这箱子里边有什么宝贝,会让靳勇感到如此意外?

  太平间管理员让大家带好口罩,把他们带到刘天的尸体前。

  靳勇把牛局长给他的那箱子放了下来,打开了盖子。

  江羽龙发现里边竟然有白衣大褂、口罩、手套、解剖刀、剪刀、监测器,以及他所不知道的一些奇形怪状的工具。

  原来这跟法医使用的工具差不多。

  更让江羽龙感到意外的是:靳勇竟然可以让一个青城市公安局局长把他的特长记得这么清楚,而且还对他如此的信任。

  在刑警支队时,江羽龙对靳勇可以命令一个堂堂的公安局长跟着他们一起走,本就有点意外了,现在更让他对这个平时不言不语、自己还有点讨厌他的靳勇刮目相看。

  江羽龙又看到靳勇穿上白衣大褂、手套,蹲下身来,在刘天尸体上这里摸摸,那里看看。

  当然,靳勇重点又摸了摸刘天尸体被衬衫勒住的脖子那里,再将尸体的嘴张开查看了一会,把尸体翻过身去,在裸露的后背处从上往下看,一直看到腰部。然后又查看尸体的后脑勺、太阳穴等处。

  他拿出手机,从不同角度将尸体几个部位分别拍了照。

  牛局长问:“要解剖吗?”

  “不用,出去说。”

  牛局长点点头,让太平间管理员负责收拾善后,然后三人走出太平间。

  “到我们车上再说吧,您的车上不方便。”

  牛局长又点点头。

  看得出他神色凝重。

  靳勇让牛局长坐到驾驶室后后的位置上,叫江羽龙坐副驶室。

  靳勇跟牛局长说:“首长,您的车先停在这。车上也不方便说太久,我们到江羽龙妈妈家里去说,这里不方便。一会我们再给您送回来。另外,我叫个人回来。”

  “好。”

  靳勇给杨小军打电话,让他跟张兆强借车,单独回江滨花园来。

  都坐好后,靳勇直接把车开进江滨花园。

  上了楼、进了客厅、关上门,江羽龙立即很殷勤地给他俩指引坐到沙发上,然后就先给他俩各倒杯水,再开始取出茶具,准备烧水泡茶。

  靳勇跟牛局长说:“首长,这是终极谋杀。”

  “终极谋杀?你的意思是,刘天是在审讯室被谋杀的,确认不是自杀的?”

  “对!”

  “那刚才我们应当叫上法医一块去验尸啊?”

  靳勇神色凝重地说:“不行,我刚才在刑警支队时为什么不敢乱说话,只叫您一人跟着我们去验尸,是因为我怀疑,刑警支队里可能有问题。”

  “哦?”

  “而且,我怀疑这个人跟您的关系挺密切的!”

  “所以你把我叫到这里来说?”

  “是的,过一会,我再介绍一个人跟您认识,您可能以前对他也有印象。”

  他话音未落,门打开了,杨小军进来了。

  牛局长指着进门来的杨小军问道:“你说杨小军吗?昨晚我们俩就聊一会。”

  杨小军上前向牛局长问候:“首长好!”

  江羽龙顿然明白了:“昨晚我怕你有案底,才说你是司机让你先走,结果你说没事,原来你早就认出牛局长来了。”

  杨小军说道:“是啊。以前我在雪风旅的时候,牛团长是我的营长,对吧?”

  牛局长说道:“对!”

  江羽龙惊叹不已:“我现在才知道,在我身边的几位哥哥,全是部队精英!”

  靳勇说道:“会让你更意外的事,以后还会有很多。”

  牛局长说道:“可惜江四海昨晚遇害了。他虽然不在我能记住名字的名单之中,但从能让你俩为他卖命这一点来看,应当也是出类拔萃之辈。”

  靳勇说道:“我追随江四海,不单单他是我排长,更因为他的义气。所以,我现在全心全意地追随江羽龙。”

  江羽龙赶紧说:“靳勇哥,你可别说追随我啊,这个……”

  杨小军有点不好意思:“我不是追随江四海的,我是自己追随江羽龙的。”

  江羽龙对他俩翻了翻白眼。

  牛局长向江羽龙看了过来,从上看到下,对这个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感到意外,指着江羽龙对杨小军与靳勇说:“你们跟随江羽龙?难道他有什么过人之处?”

  江羽龙感觉很不意思:“牛局长,我就是一个傻子、一个笨蛋,您别说了。我害死了刘科长,现在正感觉自己罪孽深重,太对不起刘科长了!”

  牛局长点点头,说道:“能说出这些话来,说明也是个人才了。能意识到自己错了,勇于认错,也是一种好品德!”

  江羽龙见大家扯到自己身上来,而自己真正关心的要事还没说,就问靳勇:“靳大哥,你再跟牛局长说说我们之前分析的情况吧。”

  “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