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商道柔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72章 又受打击

商道柔情 郑虎丁 2075 2019.04.14 15:11

  因副驾驶室的车门被撞坏,等江羽龙从驾驶室爬出来,跌跌撞撞地到他母亲陈玉云跟前时,陈玉云已经没了气息。回头跑到吴天善跟前查看他的尸体时,身后停下一辆车,靳勇也到了。

  原来靳勇也一直在暗中保护他,只是事情来得太突然,他没想到祁英动手如此之快,根本来不及救人。

  江四海与林奋英也来了,法医、公安、记者……以及喜欢凑热闹拍短视频的自媒体人也都来了。

  江羽龙看着自己母亲与吴天善两具尸体被抬上担架运去太平间,呆呆地坐在道旁,靠在树上一动也不动,头脑中一片空白。

  一位是自己母亲,一位这几天像哥哥一样一直守护在自己身边的人,竟然在自己眼前瞬间双双毙命。

  一起突发事件,被一群乌压压的路人用手机、相机与摄影机,弄得像过节一样……

  一个年轻时髦的女孩,下身穿着一条超短裤、上身裹着一块露胸布,手中拿着直播杆与小话筒,看到江羽龙坐在树边,如同发现宝贝一般兴奋地跑了过来,蹲在江羽龙跟前,把直播杆对着江羽龙问:

  “请问您刚才目睹了整个过程,能否谈谈您的感受?请注意,现在是直播,是直播……”

  靳勇黑着脸走了过来,一把抓住她的脖子提了起来,将她扔出三四米远,直播杆、手机散落一地。

  她想发作,而等她的就一个字:“滚!”

  江四海过来察看了一下江羽龙,见并没什么大碍,对他说:“走吧,先跟哥回去。”

  但林奋英坚持要送江羽龙去医院检查,怕他被撞成脑震荡。

  江四海想想有道理,就送江羽龙去医院。江羽龙也任由摆布,没有目的地跟随其后上了江四海的车。

  杨所长也在,因为他之前就在江滨派出所呆过,对这边很熟,死者之一陈玉云他也熟悉,所以赶过来配合城东区刑警。

  本来要先到警局录口供,杨所长让江羽龙到医院了再说。

  林奋英上了自己的车,取出手机卡,换上一张新卡,马上拨打祁英的电话:“喂!我只是让你撞车让他进医院,没叫你杀人啊!”

  “草!谁想杀他?”

  “你直接去鹰嘴崖,我晚上提十万给你送过去,你先跑掉。”

  “不用了,老子不缺十万!你放心,我不傻,不会再联系你了。”

  祁英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林奋英现在是自己老板看上的人,他哪敢惹。

  但他确实需要钱,就打电话给了另一个人,陈齐农。

  陈齐农跟王承浩在一块,一听他的电话吓了一跳:“我去,我只叫你骚扰一下他妈,你他妈的怎么把他妈撞死了?”

  “你跟老子说话敢他妈的、你妈的?赶紧给老子准备十万现金,送到鹰嘴崖来!扔在崖下就滚蛋!”

  他跟陈齐农要了十万。

  王承浩问:“老子什么时候叫你安排祁英去骚扰他妈呀?”

  “你不是在闽福批发市场当众出了丑吗?”

  “靠,我只是那么一说!你以后别自作主动了!十万无所谓,别搞事把自己弄进去了!”王承浩虽然任性但不傻,赶紧与陈齐农安排钱的事。

  ◇◇◇◇◇◇◇◇

  江羽龙坐在病床上,面无表情,也不说话。

  他自己清楚,身体根本就没事,有事的是他的心。

  林奋英到了医院,立即安排医生抽血、化验,要对江羽龙的身体做一次全面体检,避免留下什么后遗症。

  江四海说:“我看不用了。我检查了一下车门,这种小撞车,根本就不会有事。”

  林奋英仍担心祁英被抓,所以也不再坚持。

  反正江羽龙已经住进医院,要让他做抽血之类的检查,早晚的事。

  江大福也出现了,是靳勇带着他来的医院。

  江羽龙看到他父亲来仍不说话,只是呆呆地看了父亲一眼,又抱着自己的头,把头蜷在膝盖之中。

  江大福对林奋英与靳勇说道:“你们都出去一下。”

  “嗯。”

  林奋英与靳勇出去了。江四海过去把门掩上,自己就站在门口。

  房间就里留下了江家三人:江大福、江羽龙与江四海。

  江大福向江四海说:“你安排人给吴天善家里送点钱。”

  “嗯,福叔,已经安排好了。”

  江大福坐在床沿上,拍拍江羽龙肩膀说道:“儿子,你别这样。老爸也没想到,妈妈会发生意外。”

  江羽龙愤怒地抬头,冲着他父亲吼道:“这不是意外!是谋杀!”

  江大福一呆,对于陈玉云之死,他也很伤感。

  祁英是谁,他比谁都清楚。但他心中的恐惧,只是自己知道,不敢跟他儿子说。

  “阿龙啊,别这样。别让爸爸也担心你。”

  江羽龙吼完那句话后,又把头蜷进膝盖里。

  江大福低下头,俯在江羽龙耳旁悄声说:“儿子,老爸跟你说过,这段时间别找妈妈,现在事情发生了,就别想了。你听老爸的。”

  江羽龙听这话,一惊,抬头愤怒地看向他父亲。

  “别这样,你冷静!听老爸的。”江大福轻声示意他冷静。

  江羽龙自知今天他母亲陈玉云之死,本就因自己而起。要不是自己去看她,非要她在路边等自己去接,她也不会死。看祁英今天的样子,事前并没有要杀人的动机。

  但看他爸如此神色,似乎这起事件并不简单。

  对自己父亲,江羽龙似乎只有无语。

  江大福见他又不作声,悄悄地说:“哎,本想等你大学毕业后,让你妈妈……”

  他的话还没说完,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

  江四海警觉起来,回头用问询的眼神看了一眼他叔叔。

  江大福点点头,示意他开门。

  开了门,进来四个警察。

  一人分别向江大福与江四海出示了两个人的逮捕证:“你们俩正好都在,省了麻烦。”

  其中一个警察将逮捕通知书交到江羽龙手中,问江大福:“这是你儿子吧?江大福这份给他,江四海的逮捕通知书一会送到你家去?”

  江大福点点头,江四海也点点头。

  江大福与江四海非常配合地向他们伸出手,让他们铐上了手铐。

  江羽龙看了一眼逮捕通知书,上面写着他们也将被送往青城看守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