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异界穿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到达

异界穿梭 梦幻自由 6023 2005.07.20 09:51

    战场上沙烟滚滚,身穿红白战袍和黑白战袍的双方战士正在互相地撕杀着,双方此时都已经杀红了眼。显然地可以从场面上看出双反暂时是势均力敌,黑白方梢占上风。身穿红白战袍的一方在人数上是远远的少于黑白的一方,但是红白战士的勇猛却是黑白战士所不能及的……战场上已经倒下了不少的战士,活着的还在继续互相撕杀着,理智已经无所谓了,谁更狠,谁就能够活下去……

  战局慢慢地向黑白方倾倒……

  战场中一个身穿绣有龙的黑色战袍的将军,他显然是红白战士的指挥官。他骑在一匹高大健壮的黑色战马上,穿梭与战场之中,如入无人之境,所到之处,手中的长剑每一次落下,就总回有几个黑白战士倒下,他的战袍上沾满了鲜血,都是敌人的。此时,红白战士的一方已经是明显的抵挡不住黑白战士的进攻了,虽然红白战士的勇猛远超于黑白战士,但是在人数上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几乎是十对一,即使是最精良的部队也要被累挎。

  看着自己方的战士一个个倒下,黑袍将军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皱了皱眉头,他当然知道现在是回天无术了,战术已经对于现在的局势没有什么作用,战线被攻破已经是迟早的事了。但是显然的他没有后退的打算,反而更是不断的向敌阵中杀去,就在这时,又有两骑突破了黑白战士的阻拦,来到了黑袍将军的身边,一个的黑色战袍上袍上绣着好象凤凰的图案,另一个则是绣着一只老虎。他们的战袍上面都沾满了鲜血。绣着老虎图案的将军长得孔武有力,手执双斧,此时他已经杀红了眼,愤怒的双目衬着袍子上的鲜血,就象是地狱里来的夺命鬼,他随手就劈翻了一个冲过来的敌方将军,向那绣龙的将军靠拢。另一个使用的是长枪,他的长相与黑袍将军有八分的相象。他们策马与黑袍将军齐行,好象很悠闲地在敌军中穿插,丝毫不把身边的敌人放在眼里,当然了周围的小兵也没有再敢主动出手,只是团团的把他们围住,把手中的武器对着他们三人,眼中的恐惧已经把他们出卖了,他们可没有蠢到自己上去送死,对方可是三个黑级将军啊!他们在拖延着时间,等待着更多的人手……

  “哥,防…防线已经被突破,守军不可能抵挡下去了…要不……”持枪将军对黑袍将军说道。

  黑袍将军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锐利的目光射向不远处的敌军主帅大营……

  “我要取胜超的脑袋。”黑袍将军平静的说道。

  其余两人的身子明显地震动了一下,显然都是大吃了一惊,胜超是敌军的主帅,想要杀他,首先就必须冲破这几万大军的包围,而且在他身边肯定还有很多高手保护着。但他们只是楞了一下,脸上马上又恢复了常色。

  “大将军,无论到哪里,我——洪勇永远都将追随你的脚步。”持斧将军露出了坚定的神情,同时把双斧指向天空,以此为誓。

  黑袍将军冲着他轻轻的点了点头,一切都在不言中。然后转向持枪将军,目光中充满了关切之情,就要开口……

  “哥,你不用说了,我们明家没有退缩的战士。”持枪男子满脸坚定的说道。

  黑袍将军点了点头,没有把刚才想要说的话说出去。转过头去,把深邃的目光锁定了敌军主帅所在的方位。

  “那就走吧!”黑袍将军语气就象在说一句很平常的话,说完了之后就当先策马向锁定的方向冲去,其余两人也马上尾随其后,成三角锥型的阵型,狠狠地刺进敌军阵中。不消一会,他们的身影就淹没在如潮水一般的黑白战士当中……

  ……

  黑白大军的大营前。

  刚刚冲进敌军中的三人此时正与十几个敌方将军对持着。

  但是显然地,情况对他们是非常非常的不利,他们已经被敌方的将军和战士深深地围在了一个圆圈中。持枪的将军受了很重的伤,无力地躺在了黑袍将军的怀里。黑袍将军正慌忙地在为他做简单的处理,稍微颤抖的包扎动作说明了他情况的危险。持斧的洪勇则在警戒着,一双仿佛在冒火的眼睛瞪着敌方的将军。

  敌方的将军只是团团地把他们围住,暂时还没有进攻的打算,在等待着他们主帅的发令,而他们的主帅胜超则站在圈子外的不远处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在他的身边还围着几个黑级将军。胜超的年龄和黑袍将军的差不多,1.80左右的身高,显得有点瘦弱的身躯,俊朗的五官并没有给人一种将军所特有的威武的感觉,他倒象是一个书生,但是他的目光却是如此的深邃,让人琢磨不透他的想法。

  “明宗,投降吧,现在应该还来得及,我一定会尽力救活明剑的,再迟的话就……”胜超有点着急地说着,但是说完后他又不由得地叹了一口气,因为明宗跟本就没有在听,他只是在默默地为他的弟弟处理着伤口。明剑身上有着不少的伤口,但是最致命的一击是从正面砍下的那一刀,伤口从左肩一直拖到了右腿,而且几乎可以看见骨头的伤口。无论明宗怎么想办法按住伤口,鲜血还是不断的向外流,随着鲜血的不断流出,明剑的生命力也在慢慢地消逝……

  “哥…你…咳,你…不是…是说过,明…明家的人,流血…不流泪吗?怎…怎么…现在……”明剑完全苍白的脸上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他艰难的举起右手轻轻地为明宗擦去脸上的泪水。

  明宗拼命地忍住还在往下掉的泪水,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然后唤来洪勇,小心的把明剑交给了他,提起剑,慢慢的向胜超走去。因为手中抱着明剑,所以洪勇只能看着这一切干瞪眼,明剑的手紧紧的捉着洪勇的战袍……

  但别说是围在明宗身边的十几个至少都有着绿级实力的将军,就是围在圣超的身边就还有几个黑级的将军啊!(在此说明一下,将军的等级分为:红、绿、橙、黑、白,白级为最高级)。就是几个绿级的将军围上去对于明宗来说都有点麻烦了,而且明宗现在的状态……但是明宗还是毫不犹豫地慢慢向胜超走去。

  “哎。”胜超无奈的叹了口气,把手挥了一下。围在明宗身边的将军马上向明宗攻去,本来保护着胜超的将军也加入了战团,只是留下了两个战士守护着胜超,他们显然要在这波攻击中快速地把明宗解决掉……

  ……

  明宗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深。同时倒在他剑下的将军也多了几个,明宗离胜超的距离是越来越近就,但就是这点距离对于现在的明宗来说却是犹如万里。明宗再次杀了一个将军之后,停了下来。围着的将军也暂时停止了进攻,他们很清楚,明宗现在已经几乎没有力气再走一步的了。在千军万马中冲杀过来,又独力连续地和十几个将军交手,身上的伤就已经够他受的了。明宗当然也知道现在的自己已经是强弩之末的了,现在就算一个普通的战士也有可能轻易把他杀死……明宗回头看了看重伤垂危的弟弟和英勇的部下,脸上露出了赴死的微笑,然后转头狠狠的盯着胜超,准备着最后一击……

  “宗,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再迟的话就来不及救明剑了。”胜超做着最后的努力,虽然他的经验明确地告诉他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但他还是希望有奇迹的出现……

  明宗接下来的动作说明了他的选择,他拖动着已经伤痕累累的身躯,慢慢地向胜超走去。这次不用胜超下令,围着的将军就准备动手了……

  就在这时,明宗和胜超之间的那小段路程中间的空间突然撕开了一个口,一群人从这缺口中摔了出来,竟然就是在东亚大学的领奖台上被“黑洞”吸走的一群学生,最后一个被甩出来的是天俊。在场的人都为这突来的变故吓呆了,不可理解地站定在那里。同样地,东亚大学的一行学生面对着周围的一切,也是一副不可能的表情……

  天俊站了起来,仔细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脑中不断的作出判断和推测,但是得出的结论却让他无法相信,同时他还感觉到身体中有一股什么东西在搔动着……

  松浩拉着英翠来到了天俊的身边,小声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但是并没有得到回答,天俊的目光飞快的扫过那被包围的黑袍将军和那被保护在在两个战士中的胜超,当然也注意到了重伤的明剑和孔武有力的洪武,在比较了场中的力量对比还有残留在战场的气息之后,一个大胆的计划在脑中形成……

  就在这时,天俊这一行人中走出了一人,对围着明宗的那些将军喊道:“你们现在是在拍摄电影吗?”问话的人是东亚大学的第三才子——天威。

  “大胆,你们是什么人?”其中的一个将军对着他们大声喝道,“来人,把他们拿下!”

  听到命令后,一群黑白战士开始有序地向天俊一行人围去……

  “松浩,自己小心了。”天俊轻声交代一句后还没等松浩反应过来,他就快速的捡起地上的一把剑,看着剑上的鲜血,他不由地皱了皱眉头,但也没时间让他考虑了,他趁着黑白战士还没来得及完全把他们包围,突然向他认定是主帅的胜超的那个方向冲去,他可是深懂得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啊。

  胜超好象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但是守卫在他身边的两个战士早已拔出了腰际的长剑,向天俊攻去。在高中就得过剑道冠军的天俊可是对自己的实力有着充分的信心,所以他才会做出这看来显得卤莽的举动。他清楚的判断出了第一个战士的攻击,由下向上斜砍,架开了敌人的长剑,并且顺势一脚把他踢倒,但是他还是忽略了一个问题:在剑道比赛中可没有同时和两个人打的情况啊,平常和小流氓可没有哪个敢拿着长刀在那砍啊。把一个被踢翻了之后,天俊发现另一个战士的剑已经刺到眼前了……

  “天俊,小心……”松浩惊叫着提醒道,但是在场的人都认为,那太迟了……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天俊必定要被刺中的时候,怪事发生了。天俊突然以不可能的速度和角度躲开了刺来的剑,并绕到那人的身后,一脚把他踢倒了。就在大家都惊叹于这不可能的事情的时候,天俊把剑架在了胜超的脖子上了,围攻松浩一行人的战士马上停住了脚步……原来围住明宗的那些将军显然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但是自己的“老板”被别人捉住可是不争的事实,他们不得不重新布置人手,几个将军快速的把天俊和他们的“老板”围了起来,但是天俊可不会卖他们的帐,他紧了紧手中剑,并得意地向围着的将军们做了个让开的手势。虽然是十万分的不愿意,但有什么办法,“老板”的命在人家的手里,只能是照办了,但只是让开了一条路,并没有解除包围的意思。天俊押着胜超向松浩一行人走去,身后跟着只能干着急的一群将军。围攻松浩一群人的战士也只是让开了通过的一条路,并没有解除包围。

  “让他们散开,我可不习惯被几千个男人看着!”天俊再次紧了紧手中的剑。

  胜超好象有点无奈的只有照做了。

  在围着的战士散开之后,松浩一行人围了上来,这时他们也是基本能够想到发生的事了……

  “对不起,我们并不是有意要冒犯阁下的,我们这也是情非得以,希望你能谅解。我们不是这里的人,更不想卷入你们的斗争当中,但是我希望阁下能够保证让我们安全离开。”藤真对着胜超略微的弯了弯腰,表示自己的礼貌。

  “只是你们?”从被劫持到现在,胜超首次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当然了,那还有谁啊!”天威有点奇怪的答到。

  胜超这才注意到这群人的打扮可是希奇古怪的,在他的印象中好象还没有哪个国家是这种打扮的。他这才意识到他们不是军队中的人,好象有点失望的叹了口气之后,命令所有的人让开了一条路,几个将军也没有出声的就让开了。

  “对不起,为了我们的人身安全,我希望你能在众军面前许下诺言,不能追击我们。”藤真再次提出了要求,不愧是学生会长,在如此情况下还能保持如此冷静的头脑,先为自己要张护身符先。

  胜超看着这个身上透出领导气息的年轻人,点了点头,转身面对着所有的军队。

  “以我家族的名义发誓,我军战士不能就今天的事追击他们。如有违此誓,格杀勿论。如我有违此誓,我愿接受被逐出家族的诅咒。”

  他的声音很大,能够传出好远。周围的将军和战士闻言都跪了下来,高声应道:“遵命!”

  “好了,我们已经保证了绝对不会伤害你们了,现在请放了我们的主帅,然后赶快离开。”一个手持长枪的将军站了起来后,马上厉声要求道。

  藤真满意的点了点头,转向天俊,“请你……”

  腾真就要开口让天俊把胜超放了,但他还没说完就发现,天俊根本就没有要把胜超放了的意思。天俊心底压根地就不想要听腾真的吩咐,他转头对身边的松浩说道:“浩,去把那边重伤的人扶过来。”

  说着他指了指还被围着的明宗,他所用的声音好大,好象是故意要让周围的人都能听到似的。

  “什么!?”藤真一行人都是大吃一惊,不明白天俊想要干什么。周围的其他人则更是摸不着头脑了,也许都在脑中想着这年轻人是不是脑筋锈豆了……

  松浩虽然楞了一下,他虽然也并不明白天俊为什么要那么做,但他还是不问什么的就向明宗走去。

  ‘慢着,你们不要那么过分啊。”一个将军反应过来后,马上挡在了松浩面前,张手就向松浩抓去……

  天俊眉头皱了皱,然后好象很随意的就迅速用剑在胜超的右手臂上划了一下。战袍被割开了一个大口,鲜血顺着手臂往下流,顿时,整个右手边的袍子就被鲜血染红了。接着天俊又迅速的把剑重新架在胜超的脖子上,用一种嚣张的眼神看着挡在松浩前面的将军,警告的意图已是表达无余,那将军大吃一惊,飞快的让开了路。如果目光能够杀人的话,那天俊现在就不知要死多少次了,几万号人的能够杀人的目光紧紧的锁定在天俊的身上……

  松浩迅速的走到了明宗身边,伸手扶起了明宗,明宗没有反抗地让松浩扶着走,显然他现在也已经清楚地分析了当前的局势,他现在连走路都有点困难,而且他对天俊的做法很感到奇怪,有着中末名的信任感,他自己都感到奇怪。松浩扶着他走向天俊,围着的将军只能是干瞪眼了……

  “对不起,你就先忍耐一下了。”天俊悄悄的凑到胜超的耳边说道,后者轻轻的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却是异常的轻松。

  “天俊。”松浩已经把明宗扶到了他的身前,天俊感激的点了点头后,把目光移向了明宗,明宗这时也是在盯着这个打扮奇特,做事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年轻人,在他们目光相对的时候,都把要说的话用目光来传达了,明宗微笑着对天俊点了点头,还在充当人质的胜超却露出了没有人能够觉察的的微笑。

  向天俊传达了谢意后,明宗转身对不远处还被包围的洪勇喊道:“洪勇,把明剑抱过来,我们回去。”

  待到洪勇抱着明剑走近之后,明宗硬是从洪勇的怀中抱过了明剑,虽然他现在已经是虚弱无比,一副随时要倒下的样子,但他还是坚持要亲手把明剑抱回去,此时的明剑只是在用意志在死死的支撑着,由于流血过多,脸色已经没有多少血色,苍白无比,他的眼睛都已经睁不开了。

  “弟,我们回家了,要挺住啊。”明宗轻声的对怀中的弟弟说着,但明剑只能勉强的动了动嘴,脸上却露出幸福的表情。

  接着天俊又提出了要几辆马车来代步的要求,谁叫他现在手上的牌是最大的,当然是没问题了。就这样,一群人坐在马车上向不远处的城驶去……

  在他们的后面则是跟着浩浩荡荡的十几万大军。敢情那个场面真是热闹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