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文明中的战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少年

文明中的战火 夜舞殇情 3967 2003.07.27 15:53

    龙风帝国的帝都黄风城果然不愧是最难攻的都城,城高约十丈,厚达数米,护城河宽300余米,看了让人有不可逾越的震撼。百年无人可撼,造就了东方的霸主。城卫军挺拔而立,注视着每一位过往的人。

  城内人群簇簇,林道漫漫,中午时走来一个白发少年,衣衫旧而不破,而且料子,做工都极为罕见,更因为少年的一头散发遮住了脸,看了的人无不想上前一窥庐山真貌。

  少年浑然不视人群的炙热目光(见多了,也就麻木了,可悲的主角)嘴里嘀咕着“什么老爸嘛,让我这身打扮,还说什么重温他当年在地球的潇洒形象。”“自己未老先衰,少年白头不说,还大言不惭‘托了我的福,咱们生了个白发俊男’害了我一生幸福,应该让妈妈多管他一下了”

  想到母亲,少年一脸的温柔尊敬,延伸带着不该有的忧愁,“都怪我,不然妈妈就不会得了那病。”

  少年叫殇客,父亲为殇笑(因为年轻时不爱笑),母亲玉昕.殇笑被邀请担任地球联合国主席,后携妻乘宇宙飞船游玩意外失踪,至今地球人寻找不果。而殇笑则和正在怀胎的玉昕意外地到了一个无名星球,来到了这一片大陆。因为过于先进的思想,广博的知识,受各国的关注,因为妻子受宇宙射线的影响生殇客时落下病根,更严重的是殇客也因此可能活不过30岁。殇笑觉得对不起妻儿便决定隐居,于是来到了大陆东边的一个村庄,专心陪儿子学习,练武。

  转眼15年了,自己的知识都被掏空了,而殇客的武艺也有小成,该是出去闯荡的时候了。殇客也不知道他父亲中了什么邪,叫他学习时过于严肃,而平常在一起时是那么随便,对他好象两人的身份反了一样,只好理解为对母亲的歉疚。老实说他还是想出去的,15年没出家门啊,但他唯一不放心的是他最爱的母亲,许多时候在一起都要父亲扶着......

  ‘父亲在家应该能照管好母亲吧’,殇客低吟,哎``突然一声大叫“哼,什么人哦,连钱都没有,叫我怎么上魔武学院练书。”

  对于他的大叫,周围人突然吵了起来,“原来是个疯子,哎,可惜了。”

  “这人似痴非痴,现在大陆动荡不安,小心是敌人的奸细,我觉得应该把他驱逐出境。”

  “那怎么行,其他国家的人会嘲笑咱们连自己的国人都赶,那不糟了。”

  “那怎么办?”

  “以带他到魔武学院为由骗他到没人的地方,然后再赶出去。”

  “妙~”

  几个看样是城卫模样的人走了过去。殇客被众人的喧闹吵得回过神来,看到众人看向自己,大为不解,这时几个人走了过来,“你要找魔武学院,是吗?”

  “是啊,是啊,可是我没钱啊。”

  “没事的,我们可以帮你的,你跟我们走啊,我带你去。”说完其中的一个像是军官的人摆出最温和的笑容,拉着殇客的手摆手让人群让了下路.

  “城卫队又抓人了啊。”

  “这少年一定是奸细,大家还是离远点。”

  殇客听着人群的议论,嘴角动了动,‘龙风也不是很平静啊,爸爸要我来做什么呢?”于是边走边问那些人‘你们真是好心,可你们是什么人啊?”

  “我们是这里的城卫,专门负责帮助陌生人,你看看你,我还是带你去客栈先休息一下吧,洗个澡,换些衣服。”

  “不了,我爸爸叫我这么穿的,唔,这样很特别吧,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殇客一谈到这个就恨恨地说。城卫却吓一跳,什么人的父亲那么变态,“队长,咱们不会抓错人了吧?”一个队员小声问。

  “怕什么,多问他几句,然后再说。”

  “呵呵,果然是队长,看来是一个有威信的队长哦。”殇客对那个队长下了平生第一个评价。

  “小朋友,你来黄风是干什么啊?是去进魔武学院吗?”

  “好象是的吧,好象爸爸叫我先找一下院长,你能帮我吗?”

  队长擦了下额头,找院长的人,那会是什么样的人呢,不会是贵族子弟吧。还好院长经常不在,院长在的话,我不是完了,咦,院长不是不管世事,能有几个人能请动的呢,于是队长看了看殇客,从头看到脚,没什么特别的啊,“小朋友,能看下你的脸吗?”

  殇情被他看得毛毛的,但想起父亲的嘱咐:“不行啊,父亲不想让别人看我的脸,其实我的脸也不怎么好看拉。”

  队长不信有这么变态的父亲,‘不可能,他不会是故意骗我们的吧......’

  “哦,是找院长啊,院长一般不见人的,而且他经常不在学院啊。”一个队员好心的回答打断了他的思考,他也只好附上一句:“是啊,你找他有什么事啊,哦,对了,院长为什么要见你呢?”

  殇客犹豫了下,“爸爸好象叫我给一首诗让院长看下,他一定会见我。”

  ‘一首诗?......怎么可能呢,总不能问他是什么诗吧。’队长走也不是,停也不是,犹豫不停。

  ‘一个好心聪明的队长啊,一定有着不同与人的故事吧。’殇客对这队长不由有了些期待。

  “大叔,你们把我先带到学院就行了,我自己想办法,太麻烦你们了。”

  这么懂礼貌的小孩怎么会是间隙,是我乱想了吧。队长觉得该带少年去学院,帮下忙表示一下歉意。

  这时少年与队员聊了起来,“你们来帮忙真是太感激了,在我刚才听那些人说你们又怎么了,你们经常看到我这种人吗?”“还有哦,你一摆手他们就让,你们是不是很厉害?”...

  “唔......”旁边的队员对殇客似是故意的问话措手不及,欲言又止。

  “难道是他们很怕你们吗?”

  “不,是......”队员用求援的目光看向队长,只见队长一会紧皱眉头,一会摇摇头,一会长舒一口气,露出白痴似的微笑,‘天啊,这白痴队长,在傻做什么呢?’队员心里极为愤怒,队长怎么一碰到这事就装傻,一定要把他抖出来。

  “其实是队长以为你是奸细本来是想抓你的,谁知道你来找院长的,真是不好意思。”说完那队员向傻站着的队长努了下嘴。

  “队长好!”一句话震醒了队长,他茫然地看向对他说话的少年。

  “队长真是辛苦你们了,你们这么劳心劳力地帮助人民,对国家太忠心了,现在你们这样的人不好找啊,你们的队员个个都在想为人民多做点事,太感谢你们了。”

  队长被说得脸红了起来,“啊,那没什么,我们都是应该的,我们其实都是做了一点点而已。”看着队员的嬉笑,瞪了一眼,回头对殇客满脸笑容,发自于心道:“小朋友,我们一见如故,有时间一起去吃顿饭吧。”

  “好啊,可是等我有钱了才行啊。”

  “啊,没事,我们请,”队长看了一下队员,队员们感觉大事不妙,纷纷找招。

  “队长,最近我们是不是没发什么俸禄啊。”

  “不是前天就发了吗?”队长闭着眼睛说。

  “不是的,队长,我戒酒好长时间了,钱都捐给灾民了。”

  “队长,你看最近我夫人和我吵架,钱都没收了,你看衣服都几天没洗。”说着那队员靠了过来。”

  “哦?过来我看看。”,队长抓住了他,“咦,没有啊。”“哦,我忘了,可能昨天夫人才换的,可是还是没钱啊。”队员抹着汗,仍然在辩护自己。

  队长笑着走近了,“可是那小朋友会......而且要是别人知道了,说你们......怎么说好呢?”

  队员一真慌乱,“还不怪你?”有人嘀咕。

  “哎呀,小朋友,你说怎么办啊,咦,小朋友,你在哪儿啊?”队长无奈地对身旁叹气,结果发现人消失了,又转了几圈,仍然没看见,心中大急。

  “我在这儿,你们在干什么啊。”殇客从队长后面冒了出来,吓了他一跳,“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啊,前面我看是死路啊,难道你们也不认识路吗?”

  队长顿时忘了想少年消失的原因,开始看了下路,看了看周围,没什么人,左右没什么人家,只有一两户在喂着鸡,怎么跑到三福街了?再看看天色,快到黄昏了,暗骂自己,没事干这种傻事做什么。

  “学院在哪儿啊,这好象到了最东面了。”

  “小朋友,都怪咱们,带错路了,一会兄弟们为你找个客栈,咱们进去喝几杯。”

  “说句话啊,弟兄们。”

  队员还以为刚才逃过一劫,现在没招了,一个个死气沉沉。

  殇客看了下队员痛苦的表情,马上说,“不用,你们赚钱不容易,再说我也不喝酒,随便找个地方住一晚就行了,明天再去。”

  队员们感激地看向殇情,谁知这时某人扫兴地说:“那好吧,时候也不早了,今天晚上先找个客栈,明天早上在来为老弟接风。”

  “那太谢谢了,那他们怎么办?”

  什么他们,队长看了下身旁,队员们躺在地上,口吐白沫,“我的血啊!”.......

  ‘怎么,自己真心想结交这么位小朋友,怎么连钱都舍不得。’队长索性坏事干到底。

  “没事,我一会叫几个人来看看,哪个好点,卖给那些贵族,弄点钱给你做盘缠,还有......”

  “队长,我们快去找客栈吧,小朋友可能累了,是吧,这位老弟?”说完,使了个眼色给殇客,殇客便趁机补了句:“是啊,天都快黑了,你们也该回去睡了。”

  “好吧,走吧。”队长一副得意的模样,‘哈哈,就凭你们还想跟我斗,要不怎么在我手下当了那么多年兵。’

  殇客跟在最后,嘴角浮出一副浅笑,‘爸爸果然厉害,这招就是厉害。’

  这时后面墙角一人看着他们离去,嘀咕着:“锋芒尖而不露,对人宽厚,是了,好久不见了啊,还是那身衣服,只是人已经换了,哎,15年了,与他父亲一样,他还是来了,这次躁动的大陆应该会随着他而改变吧。”

  “哎,应该是好事还是坏事呢?”身旁另一人叹道。“哦,对了,我要立刻一段时间,他就交给你照顾了。”

  “应该是好事吧,哦,你说什么,我一定会好好给他上一课的。”

  顿时两人消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