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文明中的战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邂逅

文明中的战火 夜舞殇情 4261 2003.07.29 20:17

    找了一家便宜的客栈,客栈也算整洁,殇客便住了下来,城卫队长又嘱咐了一会,士兵们嘟哝着,为什么队长偏要对这少年这么好呢?队长也不大清楚为什么,他只是直觉这朦胧的少年可能会有大的作为。‘也许只是少年太神秘的错觉吧。’

  折腾了半天,了解了一点殇客的事,在殇客的告谢中那群士兵悻悻地回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队长就来到了殇客的房间,”殇老弟,起床了,兄弟们...“他边喊边推开门走了进去,话说了一半呆住了,整洁的床上,殇客蓬松著一头柔韧的白发,俊美的脸上带着几分孩子气,懒洋洋地坐在那看着队长,队长看了半天,看到披散的头发直披到那发着微光的眼 ,他不禁走了过去,伸出手来,想拨开那当住眼睛的几簇头发。

  “队长,你怎么了?”殇客明知故问。

  队长醒了过来,发现这个少年不简单,只好无可奈何地讲,“你说能为什么,看到你那么受队员喜欢,看到你的脸,我还像是队长吗?这两天看到你就想丢了魂一样,太神秘了,你到底会给我多少惊讶呢?”

  “唔......队长,我和你有很多不同,但是爸爸不让我说,真不好意思。也请你帮下忙,不要说出去。”

  看到队长失望的样子,殇客感觉也无能为力,虽然爸爸定的规矩太死,但是都是代表着对自己的关心,一路过来,好象也确实是正确的,毕竟就像爸爸说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啊。

  “哎,不过不管怎么样,我都当你是一位好哥哥,哦,对了,大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队长一听来劲了,刚才那声大哥说得他爽到心底去了,”啊,我叫燕辛,是城卫队长,今天我就认了你当我兄弟,老弟以后有什么要帮忙法尽管来找我,我一定尽量帮你。“

  ”太好了,以后就多靠大哥了。“殇客眨着眼,又一次浮出浅笑,得了便宜又卖乖,谁不肯啊?可怜的队长还在那拍着胸脯,大言不惭:“没问题,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果然是豪爽的人啊,值得一交。’“燕大哥,我去洗下脸,一会还要去吃饭呢,”

  “哦,好,饭菜我已经叫做了,你快去洗下脸然后过来吃饭。”

  殇客马上跑去照了下了镜子,刷,刷,刷,昨天的殇客又出现在大家的面前,衣服换了一套,依然有些旧,却带着神秘。

  昨天的队员都感谢和喜欢殇客的仗义,全都来了,所以饭钱便不是殇客烦心的事。而餐桌上只有他一个人在狼吞虎咽,其余的都盯着他看。

  “没想到龙风的菜这么好吃。”殇客看到其他人都看着他,显得有些尴尬,于是就随口说了句像改变下气氛。

  “老弟不是龙风人吗。”其他人很疑惑。

  “不,不,不是啊,不,是啊。”殇客嘴里塞着饭菜塘塞,脑子里转个不停,‘怎么对他们说好呢,我是哪儿人,说出来他们也不知道,反而会更疑虑’,“哦,我父亲没对我说,你们都知道的,他有点那个的......”

  “哦......”

  其他人都释然,是哦,他那个父亲的确与众不同啊。

  此时殇客一副大义凛然样,父亲,委屈你了啊,你看,不是我一个人说你啊,您就委屈点吧。一想到父亲,殇客赶忙断了这个念头,他父亲那身超强的武功每次都把他整得死去活来,结束后还温柔地对他说,“没事吧,有点进步啊,这次我又提升了半成功力,下次要看到一个更强的你哦。”每次想到下次,殇客全身一哆嗦,天啊...

  “爷爷,我来了,这是你的药,刚熬好,趁热喝了吧”,这时殇客才注意到店主,店主是一个慈祥的老人,待人和善,很热心地帮助别人。他旁边有个女孩,就是刚才说话的女孩,听刚才的声音就知道一定是个美丽的女孩,看到了女孩,殇客感觉似曾相识,清秀的脸带着纯真,还带着些坚定。眉毛很淡,带着一丝远离尘俗的雅致;眼睛,最美。

  殇客看着看着,感觉女孩有点像他的妈妈,不觉地呆了。

  女孩也疑惑地看着殇客,爷爷叫她帮忙戏弄一下殇客,她就答应了,但看着殇客,产生一种熟悉的感觉。

  “你,”两人同时发声,同时闭口。

  “小心,小姐,你的药。”

  “哦,啊...”少女慌忙地想抓住掉落的药碗,却被药汤烫得缩回了手药汤撒了。

  殇客微红着脸,走过去,抓住了少女的手,看了下伤势,抱歉地对少女说:“都怪我,吓到你了。”少女被殇客抓住后,手上马上感觉到了疼痛,”手,啊...疼。”殇客吓得缩回了手,急得手足无措,只好埋怨父亲不教他怎么哄女孩。想了半天,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对不起,我马上帮你重新熬药。”

  少女想到爷爷诡计的步骤,哭了出来,“没用的,我毫不容易才买来的。”

  ”那怎么办,我也没钱。你们有钱吗?“殇客求助地看向那些城卫队员,他们纷纷掏口袋,凑了七两银子,少女还是摇摇头,他们只好摇头表示遗憾。

  看着少女伤心的模样,殇客觉得自己好象做了什么坏事一样,低着头,双手捂住脑袋,脑子又开始了不停的运转,‘爸爸说遇到任何事都要看亲出事情的本质,尽量想想自己的能力。’‘我有什么能力,我又没钱买药,没药怎么治病呢?’‘治病,耶,有办法了。’

  想到从老爸那学来的医术,殇客眼睛一亮,站了起来,笑着走向老店主。他的笑在别人眼中无疑变成立另一样东西。

  ”小伙子,没事,我不会有事的,再说你也不是故意的啊。“老人以为自己开玩笑过大,导致殇客精神失常,不免心中抱怨故人之子太差劲,表面上也只好和善地开解他。

  ”是啊,这位哥哥,都是情的错,不怪你的。“少女感觉有点问题了。

  这时殇客一跳,把众人吓了半死,”原来你叫情啊,你好,我叫殇。“说完笑着改向到了情身边,伸出了手,“你的手让我再看下,我来想想怎么治。”说完抓着情的手看了半天......

  “殇老弟你没事吧,怎么这样啊。”

  “老弟,吃饭了,你不饿吗?”

  众人抱怨中,有一老头走上二楼,喊了声:”你们都不理我,我死给你们看。“接着见没人人反应,跳了下去。

  “扑通~~”

  “他跳下来了。”客栈附近已经来了许多围观的人,看到老头跳了下来,然后又若无其事地走进客栈,议论纷纷。

  “出什么事了,你们去帮下忙啊,我这忙啊。”明知故问,殇客边说边把情的柔荑反来覆去地看,“有点严重啊。“说着拿出一瓶药水来,涂抹在自己手心,然后在情的小手上揉来揉去。药水十分清凉,刺激着情的神经,使情感觉心肺顿时顺畅。

  这时老头闯了进来,看到一个郎情,一个妾意,不由气上心头,“情,过来。”

  “是爷爷叫我了。”情赶忙缩回来手,走了过去。

  殇客低叹,“我的初恋啊,刚才多好的机会啊,被她爷爷破坏了;嘿嘿,怎么办呢?”于是嘴角翘了一下,赶在情前面走了过去,老人看到他的表情就感觉要倒霉,刚想带起情就跑,“老爷爷,你的病很重啊,不能乱动的。”

  老人一听,‘原来也不怎么样,是个只会拍马屁的人而已了。’

  “老爷爷,你跟我来,我有办法治。”说着拖着情的爷爷走上了二楼阳台。

  老人有点疑惑,自己是清楚的,摔都摔不死,哪儿来的病呢?但仍然跟着殇客,只是为了出他的丑。

  两人来到了刚才老人跳下去的窗户旁边,殇客看着阳台下面,望了一会儿,然后突然冒出一句:“看到了吗。”

  “看到什么,那你再走近点。”

  “怎么会呢,你一定没仔细看。”

  老人走近了点,仔细看着下方,下面什么也没有,连自己刚才落下的痕迹都没有,只好摇了摇头。

  “老爷爷,让我看看你的眼”,说着扶住老人,用手帮老人揉了半天说:“这下看到什么了吗?”

  “还是没有啊,我的眼怎么了?”老人揉了揉眼睛,只见两眼一直冒星星,怎么也好不了。

  “老爷爷,很严重哦,可能是你刚才摔坏了眼,现在才两眼发花了。”,“不过,”

  “不过什么?”老人看自己的双眼已经看不清什么东西,抓住殇客,他明知这是少年捣的鬼,心里气愤,而表面却只好顺着他的路走。

  “你别激动啊,我可以帮你治啊。”说着殇客扶稳了老人,对着说,“马上就会治好了,你等下。”

  老头终于发现这故人之子的才智比起他父亲有过而无不及,不知道自己会受什么样的灾,只好认为殇客是个懂事礼貌的乖孩子。

  不错,殇客确实是个心不错,很懂礼貌的少年,但对坏人嘛,有自己的一套方法的,而他恰好认为老人不像个好人。

  老人突然感觉自己被转了几圈,然后就在那晃悠。

  “记住,一定看住正下方哦。”

  殇客走到了楼下,遗憾地对众人说,“哎,救不了了,心神俱乱。”

  话刚说完,众人听到一声比刚才大得多的重物落地声。

  “扑通~~~”

  “哎呦,哎呦......”

  情急忙赶了出来,看见众人表情怪异,边问:“怎么了,爷爷呢?”

  围观的人在那吵嚷,“耶,他又跳下来了。”

  “怎么还没死,真是蟑螂命。”

  那些城卫队员听着听着实在忍不住,疯狂大笑起来。

  这时受害者摇摇晃晃走了进来,还在发花的眼看到几个殇客在那儿,赶忙躲到情后面,众人又是一阵狂笑。

  过了半天,,众人的笑声终于慢慢停了下来,老人眼睛好了许多。

  殇客就一直在旁边沉思,老人好象与自己有什么渊源,觉得以后要慢慢用计套出来。

  老人也一直在注意殇客,发现他从头到尾一直没笑,不禁问:“都是你害得我掉下楼,你怎么会不开心呢?”

  众人终于停止了笑,看向殇客的脸写着大大的问号。

  “戏都演完了,还有什么好笑的?”

  “什么戏?”众人懵懂地问,老人可是一身冷汗。

  殇客心中暗爽,“能是什么戏啊,苦肉戏啊。是吧,情?”

  ”我......“情无言以对,爷爷这次偷鸡不成,蚀一把米,只能怪他自己想着整人。情的爷爷大感没面子,赶忙扶住腰,“哎呦......老毛病又犯了,我进屋去休息一下。”

  殇客假意皱了下眉,“不行啊,你的病,还是要看看。”

  想到看病,老人感到背脊发凉,还是先溜为妙,“情,快,我肚子又痛了,腿又断了两根骨头,快扶我去吃药。”话说完时,已经风一般拖着情走了。

  殇客仍然站在原地,看着情的离去,眼睛闪出一道光芒,“父亲说他的初恋是苦涩的,真不知道我会怎么样啊。”

  命运是如此可以地安排,殇遇到了情,只是这段情不知道会如何收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