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尚青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师兄如虎

尚青天 客柳青青 2147 2021.07.20 11:16

  到了雪炫天小院,柳白低声念了入门的解禁咒,便推门而入,跟闻讯而来的接引婆子微笑打了招呼。

  婆子一指小院南侧的书楼,就笑笑离开了。

  柳白穿廊过栋,走近书楼前就听得雪娥的娇喝吐气声,知道是在练习剑术。

  即使有了剑灵小轩相助,但想对仙剑使用做到如臂使指除了不断练习,别无他法。

  远远看去,雪娥正持剑演练青天十八剑,只见身如电转,剑光胜雪。小轩在一旁兴高采烈的手舞足蹈的飞翔着看热闹,眼看着十八剑将将使完,小轩回头对柳白做个鬼脸,咻的隐入了剑中。

  雪娥又开始练习,青天御剑之法,各门各派的御剑之法基本都是有着招术不等的基本剑招,然后配合御剑者不断的使用练习中的习惯佐以细小的变化,以御敌或防御。

  青天剑法,无论持剑还是御剑都凌厉无比,不求自保但求伤敌。

  柳白原来一直不懂为何御剑,一定要做个古怪的手势比划,学习了御剑过后才懂,剑不是随便飞的,并且飞剑也不能一直离开御用者,其实这道理很简单,剑能飞是需要动能的,虽然这方剑仙世界与蓝星有诸多不同,但毕竟在同一宇宙内,宇宙的基本定律还是相同的。

  持剑剑法各派还不大能分出高低,但御剑一道却大大的区分了各派的传承底蕴,仙剑的材质高低。

  山下的至臻武者同样能宝剑离手,但只能直来直去地不得变化。谈不上御,也比较好抵挡,毕竟招式再如何变化,脱离不开手的变化。但如青天派这等传古正宗的御剑之法,是实难抵挡的,御剑空中,预测不了飞剑的下一变化动作,如果你见招拆招,如何能有剑如电转的迅疾。

  青天弟子如雪娥,柳白这等灵气成田的识天阶段,基本御剑出手虚空可使用一直两招,就不得不召回充能再寻变化,雪娥天生剑气通灵,加上有小轩的辅佐,大体可以御剑出手五招,在同辈同阶者中已是遥遥领先的佼佼者了。

  柳白自修成丹田后也在师傅跟大师兄的教导下,修习了御剑之术,虽然修习时间短,也无小轩剑这种又剑灵辅佐的仙剑加持,只能以门中所发仙剑练习,但凭着琉璃体对能量的敏锐告知,加上前世对物体运动的一些理解,也能凭空御剑三招左右,用上小轩剑时也能跟雪娥的出招数大体相平,这在青天派是绝无仅有的,难怪老道师傅常常挂在嘴边,“且看我徒弟将来同阶无敌。”

  雪娥凌空御剑做了三个变化剑招,忽地向柳白一指,“接着”娇喝了一声,小轩剑疾疾向着柳白飞来,俩人作此游戏嬉闹不是一两次了,柳白微微侧身让过剑锋,依青天剑诀法门灵气外吐,伸手牵过小轩剑的气机,又施展收剑运气法门握住剑柄,向雪娥得意一笑:“如何,越来越熟练了吧?”

  “那是小轩熟悉你,没抗拒你,算不得什么。”

  小轩这时从剑中显形,飞在空中来到柳白脑前,伸出小脚踢了柳白额头一下“臭小白,快放开我!”

  其实雪娥说的并不尽然,并不是小轩熟悉柳白气息才容易被牵引气机收剑,是柳白身上一直有一种小轩熟悉和喜欢的气息,吸引小轩。这种喜欢的气息甚至有时不亚于跟雪娥的习惯程度,不过这让小轩很没面子,于是并没跟他人提起过。

  柳白笑笑将小轩剑抛还给雪娥,雪娥接过对柳白道:“你铸魂完毕了?”柳白点头“都好了,寻你一起去还灯。”

  雪娥盈笑道:“好啊,不过先等等。小舅给我准备的东西寄到了,我们一起瞧瞧,你需要的带回后山别院。”

  说完,只见小轩小手一招,从书房里歪歪斜斜地飞出一把尺长小剑,雪娥探手捉住,柳白定睛一看是带有储物功能的传讯飞剑,不知是路途远还是带的东西多,这时剑身自带的能量已所剩无几,所以飞出来时懒懒洋洋有气无力的,被雪娥捉住后剑身影影绰绰的射出一段图像,一位丰朗俊逸的中年修者站在南海剑派的硕大匾额下,凌空稽首道:“道友请了,此乃海南剑派发送到青天派的私友信剑,都是本人送给青天派外甥女的私人物品,如有误接,请放还,两派铭谢于心,否则定追责不枉,绝不轻饶。”说完一剑出手斩开云霄,随后飘然而去。柳白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何来往于两派的飞剑大抵都能如时抵达没有失落,原来是有两派的强大武力背书啊。

  雪娥捉过飞剑后,探手去掉剑柄尾部奄奄将息的晶石,然后依秘法灵气灌注剑柄,从剑柄的方寸空间内飞出两只方正的储物箱,让小轩拎着飞剑去书房修养,以待下次使用,与柳白一起细细打量两只箱子。

  “先开这只小物件吧,那臭不拉几的估计是你让收集的鱼骨鸟粪甚的,带去暖房再开,免得污了院子。”

  雪娥也称好,依秘法开了写着“小物件”的箱子,谁知甫一打开,就一股浓烈的腐臭气味传来,强烈的催人欲吐,箱内是两只恶臭的大型储物袋跟贴在箱盖上的一块留影石,雪娥气冲冲的摄过石头探灵后,狠狠地摔在一旁,又浮出一段影像,同是前一段那个中年人,捏着鼻子嗡嗡大笑道:“哈哈哈,小妞妞上当了吧!就知道恶臭箱子你不会立刻开,还了个名字你上当了吧!谁让你莫名其妙地让舅舅给你收集这些腌臜污秽的,穿鱼市进孤岛,舅舅心疼你吧,整整臭了我三天!三天啊!”后面就是一些雪娥外婆对雪娥和雪娥母亲的体己话。雪娥凌空盖上箱子,踢给柳白,“回去臭你自己吧!”另一个箱子也是南海的吃食玩物,还有各种花草种子,看到几粒黄黄的指盖大小的种子,柳白不淡定了,哆哆嗦嗦的跟雪娥要了过来,虽然还没发芽结实出来,但柳白断定是玉米不会错了,加上一早在雪娥药园子采过的土豆,这小舅舅在海边溜达的够远的。

  俩人简单查看了礼物,收拾停当,捧着魂灯走向祭堂去寻师歌师伯燃灯立魂。

  接近祭堂,远远地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缚剑站在堂前的小广场上。

  “不好,是大师兄。这下没得跑了!”柳白咧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