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暗夜风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3章 冤枉啊

暗夜风声 狐狸尾巴短不了 1 23 20142023.01.13 20:55

  一小时后。

  高克俭乘车来到现场。

  刘文龙也刚到不久,劈头盖脸的训斥黄组长:“这么一点小事都办不好,我还能指望你干点啥!”

  黄组长辩解着说:“这也不能完全怪我,氰化钾藏在衣领子里,就算把他按住了,他还是会服毒自杀……”

  见高克俭过来,刘文龙赶忙迎上前。

  高克俭问:“情况怎么样了?”

  刘文龙说:“法医正在确认死因。”

  黄组长说:“其实,都不用检查了,肯定是氰化钾中毒……”

  刘文龙瞪了他一眼:“要严谨!严谨懂吗?”

  黄组长讪讪的退到一旁。

  阿水的尸体被抬上担架,准备送往医院安息间。

  齐越和法医低声说着什么。

  高克俭迈步走了过去。

  刘文龙和黄组长跟在身后。

  齐越恭声说:“科长,您也来了。”

  高克俭点点头,对法医说:“怎么样,有结果了吗?”

  法医说:“除了耳朵上的擦伤,死者一共身中两枪,分别是左小腿和胸口,胸口枪伤最为致命,即便没服毒,恐怕也很难救活,哦,可以确定的是,死者服用的确是氰化钾……”

  高克俭皱了皱眉:“胸口中枪?黄组长。”

  黄组长赶忙上前一步。

  高克俭说:“让你抓活的,为什么朝胸口开枪?”

  黄组长说:“不是我们开的枪,是刑事科的王连升开的枪。”

  “王连升开的枪?”

  “是。两枪都是。”

  高克俭看了齐越一眼:“你当时没开枪吗?”

  齐越说:“那家伙已经被围住了,根本没必要开枪。”

  高克俭看过了现场,心里很认同齐越的说法,反过来说,为了尽快抓到人,开枪打伤对方也很合理。

  开枪或者不开枪,都没什么问题。

  高克俭凝神沉思了半晌,对黄组长说:“再给我讲述一遍事情经过,任何细节都不许遗漏!”

  听到这句话,齐越暗自松了一口气,事情进展到现在,没有任何意外,每一步都在自己的设计中。

  王连升本就有军统嫌疑,他开枪射中阿水胸口,在高克俭这种老狐狸心里,就会产生杀人灭口的联想。

  眼见高克俭神情严峻,黄组长特意把大平叫来,自己讲述有遗漏的地方,也好有人及时补充。

  “你确定,阿水看的是王连升?”

  高克俭问。

  黄组长说:“当时街上人很少,阿水看的方向,只有王连升一个人。”

  “还有就是,他似乎挺着急的……”

  大平在一旁补充着。

  高克俭立刻问:“谁挺着急的?”

  大平说:“阿水。”

  高克俭又问:“他表现的很明显吗?”

  大平想了想:“也不是很明显,我是凭着经验判断。”

  高克俭示意他们接着说,

  黄组长说:“王连升挡住路,阿水朝他扔了一个改锥,刺中了王连升,王连升开了一枪,差点射中阿水的脑袋,擦着耳朵飞了过去,我提醒王连升,要活口,可以打下三路……”

  高克俭问:“改锥刺中了王连升,伤情严重吗?”

  黄组长说:“不严重,腿上划了一个口子。”

  高克俭点点头:“接着说。”

  黄组长继续讲述事情经过。

  大平在一旁随时补充,甚至连阿水朗诵《自题小像》都没漏过。

  ……

  另一边,王连升正在接受例行询问。

  这家伙眉飞色舞,添油加醋讲述自己如何英勇,如何果断开枪射中反抗分子,致使其从高处坠落。

  刘文龙迈步走了过来。

  王连升赶忙问:“刘队长,我可以走了吧?”

  “把你的枪给我看一下。”

  刘文龙伸出手。

  王连升把手枪递过去。

  “你一共开了几枪?”

  刘文龙卸下弹匣看了一眼。

  弹匣是空的。

  王连升挠了挠头:“大概、大概七八枪吧。”

  南部式满发8颗子弹。

  王连升开枪的位置,散落8個南部式弹壳,刘文龙检视了一遍,他主要是看印在弹壳底部产地和出厂日期。

  日军在文官屯建造了海外最大的兵工厂——南满陆军造兵厂,伪满军警使用的8毫米手枪弹全部来自于此。

  凡是批量生产都会标注产地日期。

  就比如,子弹底部印有“南39—11”字样,就表示是由南满造兵厂在1939年11月生产。

  军火采购时间不同,生产日期自然不同,而王连升使用的子弹,生产日期肯定是同一批次。

  高克俭背着手施施然走过来。

  刘文龙迎上前,低声说:“检查过了,他一共开了八枪。”

  “上手铐,检查他的衣领子。”

  高克俭吩咐着说。

  有了阿水的前车之鉴,他不敢太过大意,谨慎一些总是好的。

  先给王连升戴上手铐,再撕开衣领子,检查是否藏有氰化钾。

  王连升一头雾水,看了看刘文龙,又看了看高克俭,惊讶的说:“这、这是啥意思?抓我干啥呀?”

  高克俭说:“王连升,我怀疑,伱和阿水本就是一伙的!”

  王连升问:“阿水是谁?”

  刘文龙冷笑:“你不去上海拍电影,真是可惜了。”

  高克俭说:“就是那个被你开枪打死的反抗分子。”

  王连升瞪大了眼睛:“高科长,这个玩笑开大了吧?”

  高克俭脸色沉下来:“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王连升愣了一会,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赶忙说:“高科长,冤枉啊,你们肯定是搞错了,我根本不认识阿水,连名字都是第一次听说……再说了,我怎么会和反抗分子是一伙呢?”

  高克俭说:“那你给我解释解释,黄组长提醒过你,要活口,你为什么一定要杀了阿水?”

  “我没有……”

  “阿水胸口中了一枪,你敢说不是你开的枪?”

  “………”

  王连升哑口无言。

  他开的几枪,都是瞄着阿水下盘打,后来黄组长告诉他,有一枪射中了胸口,只不过,既然阿水是服毒死的,这一枪也就无关紧要。

  王连升也没太在意。

  他本来是瞄着阿水下盘开枪,谁能想到对方突然掉下来呢?这一掉下来,极有可能“撞”上了子弹。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