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暗夜风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二驴子

暗夜风声 狐狸尾巴短不了 1 23 20212022.12.11 20:29

  到了宿舍门口。

  值班员开门叫住了齐越:“刚才有个女的来电话,让你去家里找她,听话茬儿好像挺着急的。”

  齐越问:“她姓什么?”

  值班员说:“她没说,还没等我问,她就把电话挂了。”

  姜斌打趣着说:“齐越,你那个相好也太不矜持了,还挺急的?赶紧去吧,去晚了自己抱着被子就来了,到时候我咋整,看你俩表演睡觉?”

  齐越虚踹了他一脚。

  姜斌躲了一下,跑进宿舍。

  齐越朝电车站走去。

  他和姜斌想的一样,习惯上认为是杜鹃打来的电话。

  电车行驶一半,他猛然想到,那天给春梅留的也是宿舍电话,这是为了便于她晚上能找到自己。

  刚才那个电话,会不会春梅打来的呢?

  齐越在会芳里站下了车。

  夜晚的会芳里,才是真正的会芳里,远远望过去,璀璨的霓虹灯把整条街点缀的富丽堂皇。

  处处姹紫嫣红。

  处处欢声笑语不断。

  春梅门上的牌子翻了过来。

  笃笃!

  齐越伸手敲了敲门。

  过了一会,春梅打开了房门。

  齐越问:“是你打的电话吗?”

  春梅连连点头:“是我打的,二驴子来过了……”

  “还有没有個先来后到,老子钱都给了,咋,你想不认账啊?”

  一个恶形恶状的光头男跟着出来。

  春梅陪着笑脸:“认账认账,你稍等一会儿,我这就进去。”

  齐越问春梅:“是他吗?”

  春梅说:“不是。伱来的太晚了,他已经走了。”

  “走多久了?”

  “有一会了。”

  “知道他去哪了吗?”

  “他说去夜市溜达溜达……”

  “他穿什么样的衣服?”

  “绿色羊皮袄,他好认,走路有点踮脚……”

  光头男瞪着齐越:“你有完没完,能不能别墨迹了,老子裤子都脱一半了,没空听你们在这扯闲篇!”

  齐越看着他:“你跟谁俩老子老子的?”

  “咋地,不服啊?兔崽子,你瞅啥!再瞅眼珠子给你抠出来!”

  光头男撸胳膊挽袖子,一副要打人的架势,他也没把这个看着文质彬彬的“兔崽子”放在眼里。

  齐越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

  光头男被打的倒退了好几步,伸手一摸鼻子,沾了一手血,这下他可不干了,抄起一把铁锹冲了出来。

  齐越劈手夺下铁锹,一脚把他踹翻在地,光头男刚想爬起来,小腹又被重重的补了一脚。

  春梅赶忙上前拦住齐越:“齐警官,别跟他一般见识,他喝酒了……”

  齐越把铁锹扔在地上,转身就走。

  春梅扶起光头男:“大哥,你也太虎了,警察都敢骂。”

  “你早不说……”

  “你上来就骂,我咋说呀。”

  “我这倒霉催的……”

  “大哥,进屋啊,你去哪儿?”

  “不行事了,改天的吧,兔崽子下手太他吗重了……”

  光头男一瘸一拐的走了。

  这家伙名叫孙有庆,是保安团的一名伙夫,平日里和一帮子兵痞称兄道弟,倒也没人敢惹,今天算是撞到钉子上了。

  ……

  春梅所说的夜市,就在新民大街和会芳里交界处。

  路口客流大,属于自发形成。

  “无事不占,不动不占,鬼谷子先天神算,一毛钱一卦,算一卦送一卦,算卦了算卦了,不准不要钱……”

  一个身穿道袍的老头吆喝着生意。

  这种卦摊很常见,城隍庙一带更多。

  二驴子看了看桌上的签筒:“我遇到点麻烦,能给解一下吗?”

  老头手捻胡须,微微一笑:“区区小事,何足道哉。”

  齐越迈步走了过来:“他要进监狱了,能解吗?”

  老头正色说:“当然没问题。贫道乃鬼谷子第七百三十二代传人,精通先天演算之术,保你趋利避祸,逢凶化吉!”

  “警察。跟我走一趟吧。”

  齐越掏出证件对二驴子晃了一下。

  二驴子下意识看了老头一眼。

  老头把脸扭向另一侧。

  新民大街新设立一个岗亭,平时都有巡警站岗执勤。

  齐越打算把二驴子交给巡警带回去。

  “警官,贵姓?”

  “姓齐。别套近乎,没用。”

  “齐警官,这个数行吗?”

  二驴子比了个八字。

  齐越看都没看:“知道我最恨什么吗?我最恨毒贩,你要是别的罪名,看在钱的面子上,我还真有可能放了你。”

  二驴子苦着脸说:“我就是一个牵线搭桥的……”

  齐越没理他,从腰里解下手铐。

  二驴子退了两步。

  “怎么,想跑?”

  齐越掀开衣襟,露出腰间的枪套。

  二驴子说:“我要是被抓进去,日本人会弄死我的……”

  齐越说:“你是从犯,最多判三五年。”

  六七个青年在街边四处张望,领头的是一高一矮,看到了二驴子,他们立刻朝这边走过来。

  到了近前,矮个子看了看齐越:“你是干什么的?”

  齐越举了一下手铐:“干这个的。”

  矮个子用日语对高个子说:“小岛中尉,这个人是警察。”

  小岛中尉点点头,上下打量着二驴子,对矮个子说:“刚刚那个济女说,张伟走路踮脚,伊田少尉,检查他的证件!”

  看样子小岛中尉不会讲中文,只能通过伊田少尉翻译。

  “不用查了,他就是张伟。”

  齐越用日语说道。

  新京中央警察学校聘请了很多日本教官,两年多时间,齐越的日语水平突飞猛进,有了很大提高,一般会话都没问题,只是会有外国口音。

  小岛中尉很高兴:“一个会讲日语的满洲国警察,非常好。”

  齐越问:“你们是哪个部门的?”

  “我们是宪兵队的,这位是小岛三郎中尉,我是少尉伊田原男。”

  伊田原男很客气的颔首致意。

  “在下特务科警尉补齐越。”

  齐越敬了一个举手礼。

  小岛三郎也是从春梅口中得到的消息,这才一路追踪到了夜市。

  齐越能查到这条线索,别人只要用心同样也能。

  这种事就看谁手快了。

  齐越觉得奇怪,抓一个二驴子而已,宪兵队何须如此兴师动众,居然派出中尉和少尉带队找人。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