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暗夜风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4章 另一个奸细

暗夜风声 狐狸尾巴短不了 1 23 21122022.12.25 15:14

  “你根据什么怀疑他?”

  徐铁虎问。

  齐越说:“很多。姜斌出现在广聚茶楼,应该是猜出了寻人启事的暗语,他想看看,到底谁是青衣!如果他不是内奸,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徐铁虎说:“你见到姜斌出现,所以没敢露面?”

  “是的。”

  齐越承认。

  徐铁虎迟疑着说:“姜斌去广聚茶楼,或许只是巧合……”

  齐越说:“身为一名特工,最不能信的就是巧合!”

  徐铁虎点点头:“这件事,我会上报组织,进一步核实情况。除了这件事,还有其他疑点吗?”

  齐越说:“还有就是,前不久在北城门发生的事。”

  徐铁虎想了想:“你是说,掩护物资出城那次?”

  齐越点头:“没错。”

  徐铁虎说:“可据我所知,那次要不是姜斌随机应变,不仅物资出不了城,就连张政委都会有危险。”

  齐越说:“那只能说明,他的处心积虑!先说疑点,当天北城门负责检查的是一名阮姓少尉,若不是特务科的人赶到,那批物资本可以顺利出城。我有一个疑问,即便是城防队检查车辆,姜斌就不担心有意外发生吗?”

  徐铁虎说:“买通一两个士兵,应该不费什么事……”

  齐越说:“一大车精盐,里面可能还夹带药品,加上教导旅的张政委,如果只寄希望买通一两个士兵,未免太儿戏了,除非买通阮少尉,把握还能大一些,他是检查站最高长官。”

  徐铁虎沉吟不语。

  齐越说:“你可能会认为——很多人都会这么认为,姜斌为组织做了这么多工作,可以说是屡建奇功,他怎么可能是军统内奸呢?”

  徐铁虎看着他,等着他说完。

  齐越说:“我分析,军统在下一盘大棋,让姜斌多立功,立大功,争取进入滨江地委决策层,说的简单一点,他们是在为将来布局!”

  徐铁虎脸色阴晴不定,过了好一会,这才缓缓说:“按照你所说,倒也并非没可能。不过,如果姜斌事先买通了阮少尉,疑点自然也就不成立了……”

  齐越截口说:“如果他买通阮少尉,反而更可疑!”

  徐铁虎愕然:“……为什么?”

  齐越语气平淡的说:“因为,阮少尉是军统的人。”

  徐铁虎很吃惊:“阮少尉是军统的人?你能确定吗?”

  齐越说:“基本上能。我现在怀疑,姜斌是军统打入我方的潜伏者,这样就解释得通,他根本不用买通任何人,出城的时候,为了便于阮少尉识别自己人,张政委他们会佩戴一些标志,比如,白毛巾之类的东西。”

  徐铁虎眉头紧锁,背着手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伱说的这些,虽说都有一定的道理,但还是缺少证据,仅凭猜测,就去怀疑自己人,恐怕……”

  “我有一個现成的甄别方法。”

  “什么方法?”

  “毒杀刘大成用的是氰化钾,氰化钾属于剧毒品,不是随便哪里都能买到,特务科事后也肯定会追查,姜斌自己不会冒险去买药,应该是别人给他的……”

  齐越的办法很简单,用氰化钾的来源判定姜斌的真实身份。

  徐铁虎说:“即便氰化钾并非来自我方,怎么就能断定姜斌没有其他购买渠道?比如黑市。”

  齐越说:“黑市都有特务科的眼线,以姜斌的身份,肯定不方便在那种地方露面,况且,时间上也来不及,从刘大成被捕到叛变,前后也不过两天,事发突然,他没可能准备的这么充分。”

  徐铁虎沉思良久:“你说了半天,全都是猜测,无凭无据……”

  齐越也有些发急:“当天晚上,城防巡逻队出城追击,汽车半路爆胎,你不觉得事情太巧了吗?结合前面说的,明显是阮少尉所为!”

  徐铁虎问:“你认为是阮少尉做的手脚?”

  “只能是他。姜斌得到消息后,打电话通知军统,军统再通知阮少尉——这是最合理的解释!”

  齐越斩钉截铁的说。

  徐铁虎说:“可滨江地委的同志告诉我,是姜斌及时赶到北城门,趁人不注意,在那辆卡车上做了手脚,从而导致汽车半路爆胎。”

  齐越说:“卡车停在检查站,姜斌怎么避开那么多的眼睛?”

  徐铁虎说:“针对这个问题,我也提出过质疑,可地委方面认为,姜斌身手出众,有能力做成这件事,我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齐越默然片刻:“总之,该汇报的我都汇报了,不管最终结果如何,恳请组织上务必认真彻查!”

  说完这句话,他起身要走。

  徐铁虎赶忙拦住:“你先坐下,我还有事情和你说。”

  齐越只好又坐下。

  徐铁虎问:“除了我,你还和其他人联系过吗?”

  齐越说:“没有。”

  徐铁虎说:“青衣同志,你提供的情况非常重要,我会如实向上面汇报,姜斌究竟是不是军统内奸,很快就能查清楚……哦,对了,你今天来的正好,我这里有件东西准备交给你。”

  齐越侧后方是一个高低柜。

  徐铁虎走过去,拉开其中一个抽屉,拿出一本厚厚的笔记本,回手递给了齐越:“这是老秦的遗物,像是日记又像是随笔,我也看不太懂,或许是留给你的也说不定,你看一下吧。”

  齐越接过笔记本。

  徐铁虎关抽屉的时候,悄悄摸出一根拇指粗细的绳子。

  他慢慢靠近齐越,故作关切的问:“怎么样,看出什么没有?”

  “暂时还没有……”

  齐越专注的翻阅着笔记本。

  徐铁虎猛然一探身,用绳子紧紧勒住了齐越的脖子。

  齐越毫无防范,被对方一击得手。

  他挣扎着,试图扯开绳子。

  “当年在大山里,我徒手勒死过一头狼,你就认命吧!你说的没错,奸细不止一个姜斌,另一个就是我!我本不想杀你,可你知道的太多了,你若不死,姜斌就会有危险!”

  徐铁虎手上持续加力。

  齐越头晕目眩,渐渐没了力气。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