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我的属性是倒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0章 皇帝成长计划(78)

快穿之我的属性是倒贴 美梦成书 2373 2019.05.30 21:21

  同这一世一样,宣王从郭丽的口中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一开始,他反应激烈,怎么也不肯相信。

  郭贵妃去世时他已经长大,对郭丽是有印象的,而且这个印象并不好。

  从他记事开始,不止一次发现郭丽在偷偷看他。

  周太后也曾多次提醒他小心郭丽和郭贵妃,言明她们是坏人,会害他。

  所以他一点都不信郭丽的话,甚至直言郭丽居心不良,要抓她去见周太后。

  郭丽为证清白,拿出了郭贵妃的亲笔遗书和玉佩。

  宣王看完信,又看着自己手上的疤痕,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瞬间崩溃了。

  他大病了一场,病愈后就变了一个人。

  他开始和郭丽暗中来往,谋划复仇和夺位大计。

  他和郭丽里应外合,一个怂恿襄王,一个蛊惑周太后,让他们母子想杀,手足相残。

  他则坐上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

  上一世,龙毓锋到死都不知道,他的死,襄王虽是直接凶手,可他亲爱的四弟却是幕后推动者。

  襄王杀死了龙毓锋,斗垮了周太后,却在登基前被宣王反将一军。

  宣王将襄王谋害皇帝太后的证据公之于众,打着为皇家除害的名号杀了襄王,最终被拥立为新帝。

  郭贵妃多年的夙愿终于达成,被追封了皇后,与先帝合葬。

  宣王也在继位后兢兢业业,开创了大元的盛世局面。

  「原来这是一部忍辱负重并上位成功的励志剧!」接收完隐藏剧情,小六又有了新看法。

  祁雪突然觉得小六这副发现新大陆的模样不对,「你之前不知道吗?」

  小六摇头,「对于位面里的信息,我和你知道的是一样的。」

  「那些隐藏的、未知的剧情,只有玩家触发了我才能知道。」

  祁雪点了点头,最终得出结论,「那你也没什么用嘛。」

  ‘轰’,小六在沉重的打击下倒地不起。

  不理会它的耍宝,祁雪皱起了眉头,「为什么隐藏剧情和龙毓锋记忆里的结局不一样?」

  小六突然挺尸,给出了答案,「龙毓锋记忆里的结局不过是他根据死前的情况臆想出来的,只是主观意识,不是客观存在。」

  祁雪恍悟。

  很多时候,人们只会选择相信自己看到的听到的,那便是他们坚持的真相。

  亲弟弟的事有了定论,祁雪不想再费脑去想。

  太阳穴的舒缓还在继续,她突然睁开了眼,轻唤了一声:“玄偃。”

  “嗯?”他看似随意的回了一声,手上动作不减。

  “你为什么会对大元的事这么了解?”作为南离的摄政王,最初接收的信息应该都是和南离相关的吧。

  玄偃轻轻的笑了一下,似乎是在取笑她这个问题的多余。

  “因为你在这,你在的地方,我都会用心去了解。”

  祁雪愣了愣,惊讶得扭身,脑袋呈四十五度仰望他。

  “你做这些,包括茶叶事件,嫁到大元,再到掌握大元情况,甚至兢兢业业处理朝政发展大元,全都只是因为我?”

  玄偃松了口气,“总算明白了。”

  他的目光一直停在她身上,眼底的神情柔和了些。

  他还以为要一直打着‘利益’和‘别有目的’的名号对她好,现在好了。

  虽然迟钝了点,慢了点,但总算是明白过来了。

  得到肯定的答案,祁雪突然沉默了。

  她想了半天,才为他的行为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所以我是你的攻略对象是吗,主线还是属性?”

  她颇感兴趣的看着他,问完了就等不及自己回答。

  “又是成婚又是甜言蜜语,情情爱爱的,应该是属性任务。”

  主线都比较剧情化,大多都是发展之类的任务。

  答完了,她又再次看向他:“你的任务属性是什么?也是倒贴吗?”

  她知道的属性不多,倒贴是她能说出来的属性中最能诠释玄偃行为的。

  这样想着,祁雪看向玄偃的目光带着同情,那是一种同病相怜的心心相惜。

  玄偃与她四目相对,眼里也带着同情,那是一种对智障的同情。

  他的脸已经彻底黑了,刚升起的那点微薄的欣慰被她的三言两语消灭得干干净净。

  他动了动嘴,最终什么也没说,倒是呼吸声沉重了些。

  他的胸膛一起一伏,眼中带着复杂,眼神幽暗得可怕。

  似乎是生气了。

  这个认知让祁雪浑身一颤,有些心虚,又有些不明所以。

  她快速瞥了头顶的男人一眼,他用那双黝黑而深邃的眼眸看着她,眼底好似藏了万年飞霜一般寒冷。

  祁雪被吓得赶忙回身背对着他,眼不见为净,只是头顶那直勾勾的注视让她难以忽视。

  她刚刚说错什么了吗?祁雪开始反思。

  没有吧,就是简单的聊天啊。难不成询问属性是聊天禁忌?

  她虽然不觉得这个问题很超纲,但保不齐这是老玩家们彼此心照不宣的默契。

  她觉得自己好像无意间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她不懂,所以求助小六,「任务属性是不能交流的吗?」

  小六:「这个公司倒没有明令禁止,不过玩家们一般都不会私下交流,尤其是有幸进入同一位面的玩家。」

  「为什么?」她不觉得这有什么。

  小六:「大家同在一个位面,难免有所接触,任务和任务之间难保会有共通或是抵触,你懂的。」

  祁雪明白了,这是怕其他玩家知道自己的任务内容,然后从中破坏。

  她觉得这就是小六常说她的,被害妄想症严重。

  不过这倒也无可厚非。

  知道自己的问题过分了,祁雪立刻开始补救。

  她侧身抬头,尽量忽视玄偃骇人的目光,让自己看起来真诚一些:“我就是随口问的,不说也没关系,呵呵。”

  小六完全不忍直视,「玩家你最后那两个字有点尴尬。」

  祁雪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加那两个字的本意是化解尴尬。」

  小六:「......」

  玄偃看她的目光越发深沉。

  他稍稍弯腰,贴近她的脸,嘴巴张合间气息扑面而来,“不,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

  用行动来说。

  既然这只青蛙温水煮不熟,那就直接下油锅好了。

  不过是游戏位面,他无需克制的这么辛苦。

  祁雪的心猛的一突,一种名为不妙的情绪涌上心头,直觉告诉她,这时候应该远离。

  “不用......”了。

  她下意识想拒绝,脑袋却突然向下,整个人腾空与地面平行。

  “噢!”

  她叫了一声,抓紧身边一切可以固定的东西。

  玄偃垂眸看了眼被抓得褶皱的外衫,丝毫不为所动。

  他将目光固定在怀中,一步一步走向里屋,步伐沉稳而坚定。

  祁雪好不容易稳定心神,想要出手反抗,奈何姿势受限,根本使不上劲。

  她抬头仰视罪魁祸首,眼神不善,“放手。”

  玄偃只是看着她,不说话,脚上速度不减。

  那眼神,让祁雪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玄偃对她的反应很满意,嘴角难得往上勾了勾。

  明明是笑,在她看来却更诡异了。

  那神情,无一不在向她传递一个信息。

  「你死定了。」小六作为旁观者,先一步替她说出了未出口的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