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善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决定

善怨 残血贱冷 3027 2018.12.07 09:32

  本来按照李小莫这些年来的性格,这种事情忍一忍就过去了,毕竟其他人也并不可能真正怎么羞辱他,毕竟这是所有人都期盼的事情,攀上一个有权有势的人家。甚至大家会羡慕他,但今天不行,今天他在韩家受到的屈辱让他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施舍,而且他已经说过,十年后,要凭本事给爷爷奶奶们争这口气,如果答应了韩世勋,那他一辈子都要被韩家踩在脚下,即便哪一天出人头地了,也不过是韩家的一头家犬罢了。

  大丈夫说过的话一定要实现的,今天这个头,如果是为了父母,向谁低都可以,但就是不能是他韩家的。

  李小莫抬起头来看着韩世勋道:“谢谢你的好意,大学我自己能上,就不劳您费心了。”

  “你这是拒绝我吗?”韩世勋语气平平的说到。“嗯。”李小莫转过头去没有再说什么。

  韩清坐在韩世勋身旁一直听着,当听到李小莫拒绝之后身体一颤,却没有说什么,不过原本明亮的眼睛慢慢变的晦暗。

  “哈哈哈哈哈,小孩子有志气啊。希望以后不要后悔啊。吃饭吃饭。”

  回家的路上,三人一直沉默,李小莫看着身前慢慢走着的爷爷奶奶一直想找点话题聊聊,可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爷爷奶奶们似乎知道他心情低落,一路上都没有开口说话,不过正是他们这个模样让李小莫更加难过。

  人心其实是一个脆弱的东西,好多时候人看起来极其坚强,屡败屡战的,一次次跌倒又一次次爬起来。可是谁都看不到他早已经稀碎的内心,他在人前显示的笑嘻嘻的,只不过是已经没办法再难过了。

  高考以后李小莫似乎是开始长大了,他现在最害怕的早已经不是自己的痛苦,他最最没有办法的事情,恰恰是面对所爱之人难过时候自己的毫无作为。这让他感觉到自己的懦弱和无能。

  原本不过是一个人的痛苦,现在看着爷爷奶奶这样,李小莫觉得自己真该死。

  最麻烦的是自己根本就没有方向,不知道该往哪里使力。

  都说船到桥头自然直,山重水复疑无路。可今天李小莫感觉自己是有点无路可走了。这样子下去,连扛起锄头下地的余地都没有了。

  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奶奶问了一句:“小莫,饿了吗?”李小莫摇摇头然后回房间去了。

  随着门“碰”的一声合上,李小莫一个虎扑扑到了床上,然后双手抓住床单狠狠的撕扯起来,脑袋埋在床上,整个人像疯狗一样扑腾。

  “喂。”低低的一声在李小莫的房间里想起来,李小莫一个激灵猛的从床上弹起来。“谁啊!”怎么会有人,这也太惊悚了吧。

  月光至窗外射进来,照耀着李小莫的房间有一股幽暗深邃的味道,而在窗前的写字台上,坐着一个女人,本来光线那么暗淡李小莫根本看不清来人的面貌,但那一头长可及腰的长发软软的随着夜风飘荡暴露了来着的性别。

  李小莫有点惊恐,这大半夜的一个女人坐在自家写字台上实在难以让人产生什么美好的想法。

  李小莫骇的不敢说话,呆呆的看着女人。“喂,还没看够?”女人似乎有点恼怒了,可语气平淡,不知道真实想法。

  不过会说话的话多少好办点,最怕那种一言不合就扑上来要人命的鬼东西,李小莫定定神,:“你是?来这有什么事吗?”

  “嘿嘿,我们见过的哟。”女人口出惊人。“啊,不知何时有幸遇到过姐姐嘞?”李小莫嘴上说着,心里想,我可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般鬼气森森的人物。

  “嘿嘿,十年前送了人家一份大礼怎么就忘记了呢。人家好伤心啊。”

  “十年前?大礼。”李小莫有点懵可是他马上又反应过来了。“你你你,你是那个猫妖?”李小莫感觉脑袋嗡的一声。

  “看来你还没忘记姐姐吗。”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李小莫惊诧之余都没发觉自己一个你字重复了好多遍。

  “没什么,就是给小弟弟你送句话,提醒你一下,十年前的话同样适用,如果有事记得找我,我可是很惦记你那半个灵魂的哟。什么愿望都可以的哟。”女子的声音越拉越长。

  说完女人突然消失了,就好像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一样,李小莫跑下地走到写字台那里。窗户关的好好的,可是他明明看见女人的头发在随着晚饭舞动的呀。

  在离李小莫爷爷家遥远的韩家,此刻灯火通明,和李家形成鲜明对比,这里人生巅峰,诺大的屋子里侍者来来往往,门外各式各样的豪车云集在外面的一条长街上,好似通向遥远的天边,这是个李小莫从来不能触及的地方,香车美女,精英汇聚。明亮的房子,明亮的街道,明亮的客人。

  就是这个明亮的房屋深处,韩世勋的书房里,原先李善义坐的地方此刻坐着一名挺拔的中年人,一身黑西装,头发一丝不苟的压在后脑勺上。

  “韩兄今晚专门找我来可是有什么紧要的事情?”西装革履的男人问。

  “晓冰怎么样,还好吧。”韩世勋没有直接回答,反口拉家常。

  “听说这届学生里面,也就是晓冰还比我们家韩清强啊,经常听韩清说起,只是未曾见面,今天饭桌上见了一面,果然不一般啊,长大了肯定是个大美女啊。”韩世勋笑呵呵的说。

  “哪里哪里,比起贵千金实在不值一提。”安吉权看着韩世勋陪着笑心。

  “这个,不知道晓冰这孩子是怎么认识的李家那孩子的啊?”

  “啊!哪个李家。”安吉权有点摸不着头脑。

  “就今天饭局上那个孩子。”

  “这个我可不知道,按理来说晓冰也不可能认识那种穷人家的孩子。而且我也从未听她提起过有这样一个朋友啊。”安吉权想了想说到。

  “哎,说来怪我,以前做错了一件事,就是那个李小莫。现在见了心里也还亏欠的很,原本想帮帮他,可是今天也看到了,这个孩子倔的很。但是就这样算了我又于心不忍,毕竟是我的错嘛。”韩世勋一脸认真的看着安吉权。

  “那韩兄的意思是。”安吉权心里有些诧异的问。

  “既然晓冰跟他那么熟,我们韩家又不能出面,只好请安兄弟出马帮我一个忙了。”

  “什么忙?”

  韩世勋沉默片刻后说:“请无论如何将李小莫送到那个学校上学。”

  “你是说,月宫?”安吉权有些惊讶的说。

  “先进帝豪吧。内殿什么的以后再说。”

  安吉权沉默不语,不知道想些什么。

  “当然,我也不能让安东西白做,这个事情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算我韩世勋欠你一个人情。有什么需要以后尽可以来找我。”

  “既然大哥都这样说了,好吧,我尽力吧。”

  .....

  远隔书房的内部小院里,此刻没有外面的喧嚣,韩家人居住的地方,在韩清的卧室里。此刻安晓冰坐在床边的一把靠椅上,手里端着一杯红酒,摇晃着里面鲜红的液体,眼睛盯着酒杯说:“平日里老爹管的死死的,说什么你还小,不能喝,喝了就咋咋咋。我看也不过如此嘛。”说着仰头一口喝进肚子里,但还没等舒舒服服的打个嗝就猛的开始咳嗽起来。

  “咳,咳,咳。怎么这么呛啊。”安晓冰只觉得一股气流直击鼻腔,难受的要死。

  旁边韩清看着说:“要你作死,这下知道难受了?”可是话是这样说,看着安晓冰这样,韩清拿起安晓冰用过的酒杯也不在乎是别人用过的,从酒瓶里倒出比安晓冰喝的还要多的酒。然后一咬牙喝了进去。

  “咳,咳,咳。”似乎是真的难受,韩清一边咳着,眼泪一边从眼睛里流出来,顺着流进了嘴里。

  “也就那样吗。不过确实很呛啊。”韩清抹抹眼泪,笑着说。

  可是安晓冰不笑,她看着韩清的脸,脸上因为酒精的缘故红扑扑的,泪水的痕迹还未干涸,显得楚楚可怜。“有那么难受吗?”

  “你不是也呛成那样吗?”

  安晓冰没有再说话,只不过拿起酒杯说:“来,姐姐我今天心情不好,配你喝几杯,过了今晚,我们还是敌人。我还是我的小魔女,你还是你的冰山美人。”

  “好啊,干杯。不醉不归。”

  其实每个人都会有伤心难过的时候,他们在外面风生水起的好像可以解决所以问题,你们的问题在她看来可能根本就不是问题,她家财万贯,她拥人无数。可是她也有难过的时候,而且她的悲伤,是再多钱都改变不了的。是没有解的,所以世界上出现了酒徒这种东西,其实酒有什么好喝的,呛的要死,可是只有这种痛苦,才可以缓解心理上的痛苦。

  或许是奶奶的死,或许是朋友的离开,或许种种原因。在那个夜晚,在学校里面风光无限的少女们喝的一摊烂醉。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