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天师斗帝长生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9师父的话

天师斗帝长生剑 三江星月 2124 2020.07.05 12:52

  叶小仙不动用修为能杀开天老祖,不代表他没有修为。

  此人的修为,极有可能已经踏入太息境中的息境了。

  而号称实力下第一的最强者,燕国的国师虞千秋,也不过是太息境之中元境的巅峰,至今未突破踏入息境。

  所以,天下强者,能杀叶小仙的人,别说青瑶山上没有,放眼整个燕赵恐怕也不会有。

  玉秋风对叶小仙的判断不可谓不准确,不过,他并未说出自己的判断,而是轻轻叹息一声。

  玉秋风知道,人的心一旦侵入了魔性,是无法挽回的,此刻,这些人心中所想的并不是怎么杀叶小仙,而是想着杀了叶小仙之后怎么抢到长生剑谱和那少年从藏宝楼中偷来的那些宝贝。

  当他们只注重结果,却不去推敲和分析得到这个结果的过程时,他们便已经是被魔性入侵,无法劝改了。

  道岸朝玉秋风道,“秋风掌教,数月前,我听闻宗门的浮云长老也死于叶小仙手下,难道掌教就此放任不管,甚至不为浮云长老报仇?”

  玉秋风轻轻摇头,叹道,“冤冤相报何时了,道岸师尊,你我皆在这江湖中打打杀杀了这么多年,你当然知道生死有命,若是讲报仇,我们身边哪一个人身上没有仇?即使你杀了别人,别人一样会有至亲之人来找你寻仇,所以仇恨总需时间来化解,浮云老鬼他是自己寻死,跑去缥缈峰用山海幻术杀人,被叶小仙破了幻术,那是他作恶在先,我没有想法,也没有能力去找上缥缈峰。”

  “所以,秋风掌教的意思是……”道岸问道。

  玉秋风摇摇头,“你们追杀叶小仙夺宝之事,我就不蹚这趟浑水了,我先带着白鹤峰的弟子回峰了。”

  “不送。”道岸冷笑道。

  他本来对玉秋风就不太喜欢,现在玉秋风离开,他自然不再挽留。

  白鹤峰的人走了。

  紧接着,又有紫岳峰和凌云峰几个宗门的人离开,最后剩下来,有心想和道岸一起去追叶小仙抢宝的人,有十几个都是宗门长老和师尊级高手,其中最低也是归元境第九层高手,更多的是碎血境修为。

  道岸看了看众人,又抬头望了一眼黑夜笼罩下的鬼魅一般的苍穹,沉声道,“追!”

  众人各自大袖一挥,一阵狂风怒啸着卷起,众人飞身踏风而行,冲上半空,找到一片乌黑的云朵踩上了,踏着云朵,朝缥缈峰方向追了过来。

  金丝云雀的背上,叶小仙和叶小鱼师徒二人各自望着如被墨汁浸染过一般漆黑的夜色,仿佛都心事重重。

  叶小鱼将自己带白樱闯藏宝楼,遇万年妖魂传功的事情跟叶小仙说了,叶小仙点点头,心道,果然不负我期待,能够不轻易相信妖魔的承诺,不被利益所引诱,即使今后走出青瑶山踏入江湖,将来也必定不会出太大差错,再加上今夜在老祖府的擂台之上连守九局,这些经历必定让叶小鱼会越来越成熟。

  叶小鱼回想起在老祖府,赵开天和师父对决前说过的那些话,还有玉玑老怪和自己开局前所说,好似师父有一个很不平凡的身世。

  他们都说师父来自燕国,燕国又在哪里?师父为什么不留在燕国,要到这荒凉偏僻的妖兽横行的青瑶山呢?赵开天说师父是被燕国国师追杀逃入这里的,师父又因何事而被追杀?这世间还有能杀得了师父的人吗?

  叶小鱼想问,却始终没有开口,他想了想自己,自己的身世一样是一个迷,或许每一个人都拥有一段坎坷往事,有些事情或许是伤疤,无法去揭开,师父如果想说,他自然会说,如果不想说,自己却去问,那是对师父的不尊重。

  叶小鱼想了想自己迷一样的身世,又抬头看了看幽暗深邃的苍穹,问道,“师父,来缥缈峰之前,你的家在哪儿?”

  叶小仙微微一笑,道,“天下之大,四海为家,为师我踏遍燕赵,也到过许多其他国家,人终其一生能有多少岁月,活着总要四处走走,才能看清楚天地无极的美色,才能看清楚善恶忠奸的人心,我已经看过太多想看的,也看到太多不想看的,这一生已经满足了,所以最后选择了留在这苍茫的青瑶山之中。”

  “小鱼儿,你不一样,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还有很长的路等着你去走,你的身世还是一个迷,你将要用你的一生来解开这个迷,所以,今后的日子,不要像为师一样将自己困在一个小小的峰头碌碌无为,你终有一天,要走出这缥缈峰,走出这莽莽青瑶山,像昊天真龙所说的一样,破涅槃,生灵体,化魂魄,转灵晶,去寻找属于你的世界……”

  “师父,那么我真的是神的后代吗?”叶小鱼问。

  “是与不是,何必管他?”叶小仙道,“少年之人,当守正义,勤修为,踏征途,杀魔神,问世间不平,斩人间邪佞,前途不管是妖峰魔岭,还是星辰大海,你都要守住一颗纯真之心,立下雄伟抱负,好好去闯荡一番,这才是习武修道之人的终极目的,否则,人又和这青瑶山上的妖兽有何差异?”

  叶小仙的一席话说的叶小鱼心中一片热血沸腾。

  叶小鱼心道,师父说的没有错,少年当自信,少年当自励,少年当自强,活着,总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才算是没有白活一次,至于身世,待自己修为大成之日,踏入天疆,玄机自然开解,自己又何必去挂牵惦念。

  二人正说着,叶小仙忽然脸色一变,轻轻拍了拍小云的红脑壳。

  小云应声收了祥云落下云头,收起双翅,仰头看了看主人,然后扑棱扑棱的拍打翅膀飞到了一片石崖边上静息,也不多问一句。

  叶小鱼觉得奇怪,他看了一下四周,这里不是缥缈峰,这里是自己和白樱常来修炼和玩耍的龙崖,眼看马上就要到缥缈峰了,师父让小云飞来龙崖干什么?

  叶小鱼有些纳闷儿。

  叶小仙走到附近一片竹林,采了一根拇指粗细的竹枝,折成一把长剑的长度,递给叶小鱼,然后自己又折了一把,轻轻挥动几下,面露微笑的朝叶小鱼道,“咱们师徒好久没有试剑了,来,让我看看你的剑技进步了多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