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无限之至尊巫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无限之至尊巫师

无境界

  • 奇幻

    类型
  • 2017.12.28上架
  • 545.58

    连载(字)

4.54万位书友共同开启《无限之至尊巫师》的奇幻之旅

盟主白痴1527 宗师tdwjxy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二章 穿越食死徒

无限之至尊巫师 无境界 2553 2017.12.28 10:24

  断壁残垣间,赵文睿斜靠在一堆砖头瓦块上,色泽略显暗黑的血液正从他的指缝间不断的流出,染红了衣服,渗透之后,像断线珍珠般滴落到身下的砖石泥土中。

  赵文睿神色中透着诧异,用质问的眼神注视着不远处紧握着匕首的女子。

  这女子是队里的主力治疗担当,当初经历了几场任务,见识了人性丑恶的一面,他有感于其始终心怀用能力证明自己的梦想,将之残酷低端群带出来,后来一直合作愉快,他自问对其足够尊重,为什么会这样?这是完全没有想到的背叛!

  女子很美,纯情的甜美,但现在这美已被扭曲的表情破坏殆尽。

  匕首同样很美,造型妖异,还流转着淡淡魔光,如今已沾满鲜血。

  “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个样子,永远不在乎,永远都不懂!”女子歇斯底里,声音尖锐高亢,都走音了,握着凶器的手指因为过度用力,已经毫无血色。

  她看起来格外激动、愤懑、却又隐含着惧怕、愧疚和迷惘。那似乎是大仇得报后、心无所依的综合情绪,但问题是,赵文睿跟她没有仇怨。

  “看来一直自诩聪明的我其实是个蠢货,我竟然仍旧不明白错在哪里。”赵文睿面色平静、声音低沉。

  特殊兵器、真实伤害,他拥有的那些保命器物几乎都无能为力。

  这是当然的,战队核心之一,全队最重要的治疗担当背叛,这次打击的针对性足够强。

  濒死感已经开始出现,赵文睿知道自己时间无多,事件主谋大约是该露面了。

  嗡!之前还空无一物的空地上出现了三个人。

  为首者是名高大健硕的青年,浓眉大眼,气质阳光,但其深邃的眼神能够让注意细节的人意识到他的真实年龄应该并不像看上去的那么年轻。

  青年看向狼狈万端的赵文睿,神情间并未有除掉大敌的畅快和得意,而是依旧警惕十足,且带着几分兔死狐悲的情绪。

  青年身后的两人,一壮一瘦,更是死盯着赵文睿,神情戒惧,武器紧握,随时准备激斗死战。

  俩人直到现在都无法完全相信,轮回者中BOSS级的强者‘死星爵主’,就这么阴沟翻船,即将死亡。

  那柄凶器是死亡圣器——弑神者。

  为了创造这次刺杀机会,二十七支轮回者战队联手合作,至今都在跟爵主麾下的四大神将和黑暗军团血战厮杀。

  还用特殊稀有物品,将有爵主之影称号的保镖兼替身,放逐到另一个世界。

  尽管做了如此多的布置,并且已经到了这一步,他们还是怀疑赵文睿可能有后手。

  实在是这位的威名太盛,发现死星爵主本体战力并不强这一弱点的强大轮回者有许多,采取行动的也不少,但无一例外的都死了。

  爵主的弱点,后来都成了挖坑等人跳的代词,在轮回者中流传。

  那么这一次呢?

  貌似是成了!

  “人皇,嘿,果然是天无二日。”赵文睿喃声说。

  为首青年一直等到确认赵文睿的意识已经迷离了,才低沉的道:“你太自负了,自负到不屑于沟通。”

  回光返照,赵文睿眼睛一亮,看了眼小鸟依人般偎向人皇的女人,他明白了,原来是这女人想要更多,想要成为他的女人,想要特权,而不仅仅是做一名治疗担当。

  他心道:“这就是你跟我信誓旦旦所言的用能力证明自己的梦想?在岁月和事件的磨砺中,忘掉了自己的初衷!”

  他轻蔑而又不乏自嘲的道:“我以为像我们这种人,能在任务中一次次的生存下来,就已经是奢侈……”

  话音渐渐转低,直到毫无声息,赵文睿死了!?

  远处传来鬼哭狼嚎般的欢呼声,那声音中夹杂了太多劫后余生,庆幸发泄的味道。

  爵主一死,大军自毁,胜负立决。

  “我们胜了!”女人扬起头说。

  人皇抚着她的背,从她颤抖的手中接过匕首,感慨道:“是啊,胜了!”

  说着,一刀捅进了女人的心脏,在女人惊诧以极的目光中,冰冷的道:“魅力?能力?身体?抱歉,可你这里脏!”说着狠狠的拧动匕首握柄,然后将女人一把推开。

  “走啦!”人皇招呼着手下,当先迈步而去。

  瘦子道:“弑神者……”

  “爵主是至上尊者,杀他的凶器必成黑暗诅咒之物,涉及前世未来、所有平行世界之身,你确定要拿?”

  瘦子眼中的贪欲迅速消退。

  壮汉则啐了女人一口,唾沫落在其漂亮的脸蛋上。“碧池,谁会留你这种不知感恩的东西在身边?”

  女人的表情从绝望变成复杂,她努力的拧转头看向赵文睿。她想明白了一些事,可惜有些晚……

  女人的眼神迅速失去了生命的光彩,在陷入黑暗前的最后一刻,看到的是赵文睿的尸体在燃烧,惨白火焰,一如赵文睿的那颗怪异的守护星死星的色泽……

  ----------------

  苏格兰高地荒野,风急雨劲,光线暗淡,不时有电蛇在乌云间蹿行。

  在这乌云低垂的泥沼中,两名巫师正在挥动着魔杖决斗。

  都已经是泥水满身,气息粗重如狗喘,只是年轻的那个眼神兴奋嗜血,另外一个面容憔悴的中年人则一脸忧色,边应付着战斗,边不时看看不远处倒在泥泞中的妻儿。

  终于忍不住了,中年人开始告饶:“我投降!我有罪,任你处罚,但我的妻儿是无辜的,求你放过他们。只要你答应,我随你处置。”

  年轻人神情愈发亢奋,眼睛亮的仿佛有火焰在内中燃烧,他一边加强攻势,一边高声道:“食死徒没有任何权力。斯坦利,你只能无条件投降。”

  “好吧!我……”

  “除你武器!”年轻人趁机不备,用缴械咒拿到了中年人的魔杖。

  斯坦利顺势投降,然而不等他说话,年轻人再次施法:“速速禁锢!”

  斯坦利被无形之力束缚,‘嘭’!的一下,摔倒在泥水中,急道:“你!”

  “我怎么了?”年轻人边走过来,边得意的道:“我亨利·里维斯打败了你!”

  斯坦利强忍一口气,沉声道:“对,我是被你打败的。”

  “钻心剜骨!”亨利紧跟着又是一个法术。

  这次是不可饶恕咒,斯坦利承受不住,嘶哑的惨叫一声,随后连吐好几口血。

  他艰难的道:“你是傲罗!是执法者……”

  亨利一脸戏谑,笑呵呵的道:“我现在可不是傲罗,我是以一名家人受食死徒荼毒的受害人,该死的纯血!”

  “卑鄙!”斯坦利双目圆睁,咬牙切齿。

  “能比双手沾满无辜者鲜血的食死徒更卑鄙?”

  亨利说着大步走到斯坦利切近,一道闪电在不远处落下,瞬间的刺目光亮让年轻人的神情显得十分狰狞。

  他道:“都是你们的错,你们这些守旧古板的垃圾,近亲交配的变态,违背伦常道德的疯子,你们骄傲自大,昏聩无能,固步自封。”

  “十七世纪末叶之前,麻瓜出身者不仅被接受,而且经常被认为是更加有天赋的。Magbob(魔法源自虚无)这个昵称就能说明一切。而你们呢?为了固化阶级,为了把持权位利益,支持谬论,追随疯子!”

  又一道闪电在附近落下,风更急,雨更劲。

  亨利仿佛大裁决者宣判般,带着几分咏叹口吻的吼:“你们这些纯血才是巫师界真正的祸根,是应该被彻底抹杀的垃圾。今天,我就代表我自己,和死在你们手上成千上万的无辜者,宣判对你执行死刑!”

  亨利越说越声音越高亢,越说表情越狰狞,抬起魔杖,要再来一记不可饶恕咒中的钻心咒。

  就在这时,又一道闪电劈落,正好命中魔杖,又传导到亨利身上。立刻就令他身体焦黑,衣物着火冒烟,头发都化了灰,他大瞪着眼,歪身摔倒,寂然不动了。

  “啊噗!”

  大厅里,一片吐水,以及用用手帕抹脸的窸窣声音。

  五十位审判员齐齐使用了冥想盆,观看了斯坦利的记忆。风雨中的决斗,就是他们看到的最后一段。

  这是发生在一九八五年的大英帝国魔法部的一幕。

  由于受审者是古老纯血,并且案情特殊,所以审案者是威森加摩,巫师世界的最高法庭,霍格沃茨的校长阿布思·邓布利多,也是审判员中的一位。

  而现在,嗡嗡的吵闹声已经说明,审判员们对雷雨荒野的那次抓捕行动,显然很有看法……

  ------------------------------------------------------------

  ‘啪啪!’

  “肃静!”

  主持这次审判的是来自英国魔法部的巴蒂·克劳奇。

  他不久前因为亲自把自己的儿子送进阿兹卡班而威望大增。虽然不是威森加摩首席法师,但获得了主持审讯所有特殊食死徒的权力。

  伏地魔及其党羽,祸及欧洲,掀起巫师战争,罪大恶极。

  八一年万圣节,伏地魔疯病发作,跑去波特一家的藏匿地戈德里克山谷,不给糖果就捣乱,结果在糖果大战中两败俱伤,挂了。

  随即便上演树倒猢狲散,食死徒和黑巫师被击杀、或下狱,大快人心。

  但这个过程并非一蹴而就,如今已是伏地魔死后第四年,大局早定,还未归案的食死徒已寥寥无几。

  今日受审的是斯坦利·沙菲克(Shafiq),大不列颠二十八纯血家族之一。

  斯坦利的妻子,凯瑟琳·沙菲克,来自二十八纯血家族的方利(Fawley)家族。

  两人的的儿子凯恩·沙菲克,今年六岁,七九年生,比此时住在姨妈家碗柜里的哈利·波特年长一岁。

  当然,这仅仅是生理年龄,心理年龄可就差距大了,因为凯恩,正是魂穿的赵文睿。

  “大法官阁下,我认为斯坦利应当获得减刑。他是在遭受激进傲罗的折辱后,仍旧愿意相信魔法协会的公信力,主动来自首的,对这样确有悔改之意的罪犯,我们应当从宽处理。”

  “我不同意,大法官阁下,傲罗在执法期间被闪电劈死,这也太巧了。”

  “哼,原来亨利·里维斯还知道自己在执法?谁敢说他说的那些话不是胡言乱语?”

  “斯坦利的这段记忆未必就是真的,也许是经过摄魂取念修改过的。”

  “仅靠猜测便可以定罪?斯坦利一家被追的穷途末路,抢劫麻瓜面包店被傲罗发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遇到摄魂取念的大师帮其修改记忆,我觉得这个比闪电劈人的概率更低。”

  “斯坦利在逃四年!不知悔改,多次打伤傲罗……”

  “不知悔改恐怕是因为有个即便投降都不接受,一定要让他一家都死的傲罗从中作梗吧?请问,亨利·里维斯追杀斯坦利多久?是不是从始至终?”

  “斯坦利身负多条血债,供认不讳……”

  “他杀的大多数人是那些保护巫师而武装起来的麻瓜。”

  “麻瓜也是人,反对歧视……”

  “你现在用麻瓜这个词,本身也是歧视的一部分。”

  “斯坦利是坚定地食死徒,不可饶恕!”

  “我倒是觉得斯坦利至少有两点远比一般食死徒强。首先他足够诚实,不像某些人,以夺魂咒、迷魂咒为借口,说自己是被操控了,身不由己。其次,他爱他的家人,他的确不是好人,但有家庭观念,并爱自己家人,愿意为其付出生命的,我觉得他不是大恶,并且有拯救的价值。”……

  正反双方争的面红耳赤,坐在被告者家属席的凯恩,看似惊惧的将半个身子躲在自己母亲身后,从其胳膊缝隙间偷偷的向外张望,实则正在默默观察这些人。

  权威、名誉与实力,威森加摩的这五十人,可以说是整个巫师世界的天花板级人物了,观察、分析一下没坏处。

  仇恨一旦沉淀,就不是那么容易消解的,巫师战争历时十一年,现在便是清算时。

  一如凯恩预想的那样,这场公审的争执烈度,堪称所有食死徒审判之最。

  既因为斯坦利的自首这一特殊动作,也因为方利家族和沙菲克家族的财富。

  在斯坦利之前,还没有一个食死徒骨干肯于自首的,也没有一个像斯坦利这样,以古老纯血家族的族长的身份接受审判。

  方利和沙菲克,是两个人丁不旺、但尚未彻底落魄的古老纯血家族。

  如今,方利家的男性继承人已经死绝,连最强战力守护者,都在巫师战争中死亡。

  而沙菲克家族,也就剩斯坦利、凯恩这一脉。

  两个家族所拥有的财富不菲,比如秘境祖屋,祖传器物家学秘典等等。

  其中不少物品,寻常情况下是不能剥夺的,它具体涉及到古老而神圣的契约。

  而只有做出背弃约定的事,并清楚明了的证明了,才能绕过这些保护条约,予以制裁。

  而现在,无论是国际魔法联合会、亦或是英国魔法部,又或其他纯血家族,都想借着这次机会,拿到贵重之物。

  比如说分享方利家族和沙菲克家族的祖传秘典。

  “违禁的黑魔法法术,必须鉴别并予以消除。”克劳奇不容拒绝的宣判。

  随后,他又语声转缓的对沙菲克母子道:“这也是为你们好,力量容易滋生野心,现在你们最不需要的就是野心,而是安生的过日子,没有这些东西,就少一分外来的觊觎!”

  说的好像挺有道理,但方利家和沙菲克家延绵近千年,其中不乏惊才绝艳者,他们发明的术,是不是黑魔法,谁说了算呢?

  比如类似‘神锋无影’那样的术法,定性模糊,偏左偏右,全在审核鉴定者一念之间。

  另外,鉴别的过程,就是记录的过程,巫师们可不舍得随意销毁知识,他们会记下来,封装成禁书,存入秘库,至于谁可以看,你猜?

  经历巫师战争,以魔法部、凤凰社为代表的正义一方的巫师们,最大的感触就是术技底蕴不厚,综合战力偏低。

  邪恶一方的巫师,总是不时冒出奇特而又成熟的法术,或是逆转局势,或是逃出生天。

  这也是食死徒特别难战、难抓捕的主要原因,不是战斗意志顽强,也不是魔力高强,而是总有层出不穷的新奇手段。

  当然,没人觉得那些魔法是食死徒们自己发明的,而是归咎于其家学渊源。传承够久,总有积累。

  正义人士们痛定思痛,深觉枪杆子的重要性,也深觉有那么几招非泛用的底牌手段的重要性。

  然而魔法可不是一拍脑袋就能发明的,就算有那个才情,也得有相应的其他方面的条件。比如说钱。

  在这样的背景下,直接拿现成的,显然是最具效率的。

  那么,眼下不就是个好机会?一次性两个古老纯血家族的底蕴,都可以掏的干干净净,真要是弄死了,以巫师们藏物的手段,很难拿的齐全呢。

  于是就有了克劳奇的宣判。

  “我反对!”这次站起来大声反对的是英国魔法部的康奈利·福吉。他现在还不是魔法部部长,所以他更需要卖力表演,他义正言辞的道:“这是对古老家族尊严和荣耀的践踏。”

  克劳奇道:“现在的问题恰恰是他们自己的不屑子孙,打着这些旗号,令其祖先蒙羞。我觉得英国魔法部可以派人参与具体的行动,一起鉴定哪些属于黑魔法典籍。”

  福吉坐下了。他为英国魔法部争取到了应有的瓜分蛋糕的权力。

  克劳奇审视四周,威严的道:“还有人对此有意见吗?”

  又有一人‘腾’的站起身,也是威森加摩审判员的一员,他大声道:“失败者失去一切,这无可厚非。但今天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先例。沙菲克一家主动自首,结果换来的却是敲骨榨髓式的剥夺!”

  凯恩给予了这人足够的关注,见是个谢顶的中年胖子。

  这胖子有个酒糟鼻,本身外在就不够干练英挺,又因为激动,从侧面盖住谢顶的那几绺头发全都散乱的耷拉下来,颇有几分‘蓬头垢面’的邋遢感。

  不过这人说话铿锵有力,且言辞大胆,就听他继续宏声道:“至此以后,再不会有自首的食死徒。若还有下次巫师战争,我觉得是必然会有,到那时,战争将更加惨烈。”

举报

作者感言

无境界

无境界

新书才发,求收藏,求推荐。

2017-12-28 10:2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