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地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6 修灶

大明地师 齐橙 2605 2013.03.23 20:03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杨根娣和陆秀儿挑着桶出门去了,她们要到离村子几里地以外的一口已经快要干涸的山塘去挑水回来浇地。苏昊有心和她们一起去,但掂量了一下自己的身子骨,知道这不过是一个美好的心愿而已,要想付诸实施,还差得挺远。可怜他一个17岁的大小伙子,力气还不如陆秀儿大,挑一担水别说走几里地了,就是从村口走回家,都得洒掉一大半。

  田里的活干不了,苏昊便开始琢磨家里的那口灶了。关于如何打造一口省柴灶的技巧都在他脑子里装着呢,当年农业部设计的这种灶,本来也是为了向农村进行推广的,所以技术上并不复杂,只要掌握几个要领就能够做出来了。

  苏昊首先来到了打井的现场,他看到井位旁边有几堆烧过火的痕迹,知道工匠们是挑灯夜战,干了一个通宵。他来到谢长发的面前,问道:“谢师傅,井下的情况怎么样?”

  谢长发满面倦色,但情绪却十分高昂。见到苏昊,他连忙作揖行礼,答道:“秀才郎,你指的井位真的很准。现在我们已经挖了30尺,已经见到湿土了。以我的经验,这口井肯定能成。”

  “呵呵,那就好。”苏昊放下心了,地质勘探这种事情,各种变数都是有可能出现的,更何况他手头没有什么仪器,只能靠经验目测,其实还是有些风险。现在听谢长发说已经见到了湿泥,他心里踏实了,这个位置要是不出水,那地质学教材就该重写了。

  “谢师傅,我找你借几样工具可以吗?”苏昊问道。

  “秀才郎想要什么,尽管拿走就是。”谢长发答道,对于有本事的人,谢长发一向是非常崇拜的。昨天苏昊露的这一手,实在是太让人服气了。作为一个打井工匠,他没准什么时候还要借重苏昊的技术呢,借点工具这样的小事,他哪会拒绝。

  “秀才郎可是要做什么泥瓦活吗?要不要我叫几个伙计去给你帮忙?”谢长发问道。

  “不必了,多谢谢师傅了。”苏昊道。

  苏昊向谢长发借了凿子、泥刀之类的工具,又借了个土箕,然后走到村子边上的一处小土坡去取土。这处土坡是他昨天走过的,他记得那里有非常不错的粘土,正适合用来改造炉灶。

  “秀才,你在干什么呢?”

  有路过的村民发现了苏昊在挖土,便笑着向他打起了招呼。村民们早起干活的时候,无不先到井位那里去转悠了一圈,所以都已经知道井下发现湿土的事情了。这个消息一传开,众人对苏昊的印象大变。

  “四叔,我挖点土回去修下灶。”苏昊凭着过去的记忆,称呼着对方。

  “咦,秀才会叫人了?”被称为四叔的那位村民喜滋滋地对自己的同伴小声嘀咕道,要知道,苏昊这些年读多了圣贤书,已经很少会和村民们打招呼了,偶尔说句什么话,也极少有称呼对方叔叔婶婶之类的时候。

  “秀才,我听说你昨天指的井位已经有水了,你这个秀才,还真是蛮有学问的咧。”另一个村民说道。

  苏昊微微一笑:“旺财哥笑话我了,我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如果找个井位这样的事情都做不了,那不成了废物。”

  “哈哈,秀才弟说笑话了,你这么大的学问,将来是要官府去做官的,哪能跟我们这些人样的做点力气活啊。”对方被一句旺财哥叫得心花怒放,连忙奉承起苏昊来了。

  苏昊挖了半土箕的粘土,用两只手拎着往家走。走不了几步,他就不得不停下来歇一歇,回想起自己前世健康的体魄,苏昊真是欲哭无泪。没办法,下一步肯定是得开始体育锻炼了,没个好身体,干什么都不行。

  好不容易回到了家,苏昊把粘土拎进厨房,挽起袖子就开始改造炉灶。他把炉膛凿大,重新设计了烟道的开口位置,又加厚了炉壁,把灶口改小。屋里的活干完之后,他又到院子里,找到一架破旧不堪的木梯子,冒着摔下来骨断筋折的危险,爬到屋顶上,把烟囱加高了一截。

  这一趟活干下来,苏昊累得满眼直冒金星。他稍稍喘了口气,便强撑着去舀水淘米,洗菜做饭。看到瓦罐里存着四五个鸡蛋,他心念一动,拿了两个出来,打到碗里,倒上水,搅匀,搁到煮菜粥的锅里,蒸了个蛋羹。

  等到杨根娣和陆秀儿疲惫不堪地从田里回来时,一桌子饭菜已经做好了,两个女人嘴张得老大,不知如何说才好了。

  “昊儿,是你姑姑过来了?”杨根娣的第一反应,并不是认为苏昊做了这一桌子饭菜,而是嫁到邻村去的小姑子回来帮忙了。

  “不是啊,这是我做的。”苏昊得意地说道。

  常年在野外工作的人,如果不会做饭,那就纯粹是虐待自己了。苏昊在前世可算是一个不错的厨师,也就是这个家里能找到的材料有限,否则,苏昊有把握给母亲和妹妹整出一桌大餐来。

  “我儿什么时候学会做饭了?”杨根娣惊呼起来。

  陆秀儿顾不上洗手,先冲到桌边,提起筷子夹了一口青菜,放进嘴嚼了嚼,惊讶地说道:“妈,我哥做的菜,还真挺好吃的。”

  “切,敢怀疑我的本事!”苏昊对于陆秀儿这种举动大为不屑,“还不快去洗手。我知道你们干活辛苦了,特地给你们蒸了豆腐蛋,快趁热吃吧。”

  杨根娣和陆秀儿洗了手,坐在桌前。苏昊知道,以杨根娣的一贯作风,那碗他特地蒸的蛋羹她是绝对不会去碰的,都会留给他一个人吃。他先下手为强,照着昨天的方法,直接把蛋羹各拨了三分之一到杨根娣和陆秀儿的碗里,余下的才放到了自己的面前。

  “昊儿……”杨根娣感动了,没有一个母亲对于儿子的这种孝顺举动会无动于衷的,不过,她还是说道:“家里就剩这几个鸡蛋了,我是留着给你补身体的,我和秀儿命贱,不用吃这些好东西。”

  “妈,你说什么呢。”苏昊不悦地说道,“你岁数大了,这个年龄正是需要补充营养的时候。秀儿还小,正在长身体,不吃好一点怎么行?你不用担心,鸡蛋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面包是什么?”陆秀儿眨着漂亮的大眼睛问道。吃着美味的蛋羹,体会着那久违的滋味,她的心里也是暖洋洋,这才是她想要的哥哥,过几年,他还会是自己的丈夫,如果他能一直这样体贴人,该有多好。

  “面包……就是一种很好吃的东西,过些天我做给你吃。”苏昊许着诺言。在他的眼里看来,15岁的陆秀儿也就是一个小萝莉罢了,摆在后世,她应当是一个成天和同学们腻在麦当劳餐厅里,熟练地点着什么新地、什么墨西哥鸡肉卷之类的小太妹?可怜生不逢时,小小年龄就得下地去干重体力活了。

  “还有,我宣布,秀儿以后不用去拣柴火了。”苏昊继续说道,“我已经把咱们家的灶给改造过了,经本人试用,至少省柴六成以上。”

  “什么什么,你真的把灶拆了?”杨根娣现在的感觉,可是惊恐多于惊喜了。儿子会做饭,她固然不信,但做好做坏,最多也不过就是硬着头皮吃下去而已。这修炉灶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如果把灶给修坏了,要请泥瓦匠来重新打一个灶,起码得花上一两钱银子,这可是一笔巨大的开销啊。

  陆秀儿的想法和杨根娣颇有些相同,两个女人一齐扔下碗,冲进厨房。苏昊无奈地摇着头,跟在她们身后,也走进了厨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