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行歧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人无贵贱,法何绕曲

行歧路 枪魂铭崖 2431 2020.10.18 13:57

  “那我们就先来帮一帮这些还饿着肚子的人吧!”赵铭崖说罢,将他刚才买的大包小包的吃的丢给丰锦,“你应该比我熟悉这里,你去发给他们吧。”

  赵铭崖径自返回闹市,将婆婆的钱全部花光,一股脑地买了许多的馒头咸菜,虽然对大部分人来说这些很是单调,但对那些常年饿着肚子的穷人来说,却是不可多得的美味。

  花婆婆此时正忙着一笔大单子,对方要了许多的绫罗绸缎,更是直接在婆婆面前撂下了一枚刻画精美的雪花纹银,沉甸甸的,压得下面的布匹都出了一个浅浅的小坑。

  花婆婆见到如此大的数额,忙连忙翻箱倒柜地找着零钱,也就是自己那个精致的小香包,可是她怎么找也找不到,“难道是落在崖角村了吗?”花婆婆心中疑惑,“村长,我零钱找不到了,快帮我找下钱啊!”

  村长此时也是忙得不可开交,但听到花婆婆叫她帮忙还是带着埋怨的神情过来招呼,“盈盈啊,你就是太粗心了,什么都不往心里去……等等,小崖跑到哪里去了??”花婆婆这才发现赵铭崖早已不见,也是焦急万分。“不用担心,老马跟过去了。”一旁的大黑脸神态自若。

  赵铭崖这边虽然一馈十起,但却是乐在其中,他和丰锦二人配合默契,不少人吃上了热乎乎的大馒头,露出了感激的眼神,甚至有人跪下连连磕头以谢救命之恩,“看来他们并非坏人,只是被压迫的无可奈何。”赵铭崖在心中感概道。

  同时也是在这片城区,一个完全封闭的密室,唯一的出口便是前面那厚厚的铁门,此时却是大开着,那位妖媚的贵公子风度翩翩地走进来,一只手还拿出一条手帕掩着口鼻,这密室里尽是尸体和哀嚎的人们,即使没死的也被折磨的不成样子,他们不是手腕就是喉咙被人割开,血顺着地下青铜的纹路共同流进一个大血池,而在那血池的正上方,摆放着一块瑰丽红髓。

  贵公子看到这一幕却是皱了皱眉头,似乎不是很满意,一个黑袍老者上前见礼,道:“任公子,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皇族的血脉可着实是难道我们了。”任公子眉头一挑,“蠢货,谁说一定要找当朝皇族了,古皇族的血脉当然也可以了。”

  “还请公子指点。”老者低声下气道。“丰氏东皋古皇族你应该知道吧。”老者点了点头,任公子往前走了几步,到了一个女人的尸体旁边,“这女人,便是古皇族后人丰弘的妻子,据我所知,他和丰弘还有一个女儿,而你们这群蠢货把她给放跑了。”老者闻言连忙跪下,连连求饶“我等有眼无珠,还请公子饶命,我等定戴罪立功,为公子鞍前马后,效犬马之劳。”说罢连连磕头。

  任公子没有继续苛责他们,而是伸出手轻轻揉着那女尸的脸,道:“去吧,抓不到让你们想死也死不了。”虽然他语气平淡,但众人听了却十分惶恐,连忙退下。任公子抚摸着女尸的脸庞,能清晰的看出,女子生前也十分美丽。任公子将嘴巴放在女尸耳边,柔声道:“我会把她抓回来的,让她来陪你。”

  老者也并非等闲之辈,他直接找到了当地的县衙,以那任公子的名义要求协助抓人,县衙众人无不谈虎色变,哪里敢说半个不字,老者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发动了全部的官差在城中搜寻。

  赵铭崖和丰锦已经忙完,各个穷人十分满足,甚至对赵铭崖以救世主相称,在他们看来,这丝毫不为过,给了他们饭吃,帮他们搭建了住所,这就是救世主才会做的事。赵铭崖和丰锦悠闲地坐在路边,看着他们的努力成果沾沾自喜。

  “你还挺厉害的嘛,比我一个人忙活快多了。不如我们就成立一个组合,嗯,叫什么名字好呢?”赵铭崖对着丰锦温柔地说道。

  “当然是无敌组合了。”丰锦活泼地跳起来,高声说道。赵铭崖摇了摇头,表示不敢苟同,“这要是让夫子知道了,我可还怎么混?”丰锦盯着他,悄悄地问:“夫子是谁啊?怎么还管这种事情。”

  赵铭崖突然笑容开朗起来,“夫子是个可好玩的小老头儿了,还有村长,老马,大黑脸,东方叔,花婆婆,我一定要带你见见他们,尤其是花婆婆,你一定会喜欢她的。”丰锦听赵铭崖说着,眼中也流露出了憧憬之色。

  好景不长,正当赵铭崖和丰锦悠闲着聊天时,远处却传来了大声的吼叫“有钱了啊,都吃上好东西了,有钱就赶紧交税。”赵铭崖皱了皱眉头,起身前去,丰锦也屁颠屁颠地跟在他身后。

  他看到两个官差模样的人正抓着一个刚从赵铭崖那里领来食物穷人,其中一个体态臃肿的官差一手抓住他的衣领,一手一把把他手上的馒头打飞在一旁。那穷人被打后丝毫不敢有所动作,连忙跪下给二人磕头“官爷小的是真没钱啊,这馒头也是刚从垃圾堆里翻出来的。”

  那胖官差一脚将他踢翻,冷笑道:“哼,这刚出锅还热乎的馒头,你说是在垃圾桶里翻出来的?谁给你的胆子糊弄老子。”另一个较为精瘦的官差也一脸不屑,二人说罢便是冲着那穷人一顿拳打脚踢。

  突然胖官差感觉脸上一痛,像是被奔驰的马车撞上,重重地飞了出去,“住手!谁允许你们如此为非作歹的,难道不怕王法吗?”赵铭崖拳头一挥,打在胖官差脸上。那胖官差被打飞后狼狈地爬起来,啃了一嘴泥巴,他冲着旁边将嘴里的泥吐出来,“哪里来的野小子,官差行事也敢阻拦?”瘦官差也是不屑道:“王法,看来你不是很清楚状况,在这白城,我们就是法,我们上头的任公子就是天。”

  赵铭崖愤愤不平,“他的吃的是我给的,有什么事冲我来。”“他可是欠了不少税前,你若是想救他就把税钱交了。”赵铭崖心中微动,问道:“他要交多少,我来替他交。”

  “好,他欠了本县十万两,你若是交齐,我们绝不再管此人。”赵铭崖一脸惊愕,“十万两?你们怎么不去抢!”瘦官差一脸得意洋洋,继续道:“这没办法,这可是本县法律规定的,在这住着就得交税钱。”

  赵铭崖身后的丰锦此时也是气得脸颊通红,不平道:“放屁,城那边的富人没见你们去收过税,反倒是这边不停地收税搜刮,你们就是一群贪婪凶狠的豺狼。”瘦官差冷笑,恐吓道:“小姑娘说话可得注意点了,小心把你抓去挖心剖肝。”

  赵铭崖长呼口气,眼神坚定的看向二人,身后更有紫光清气出现,他沉声道:“人本无高低贵贱,法又因何绕曲,偏袒贵人,歧视穷人,又怎该是官差所为,你们,不配为官,若要抓人,先过我这一关。”赵铭崖随手抓起了一根竹棍,横于身后,此时有阵阵东风刮起,他衣衫猎猎,立在云通街的正中央,在后面丰锦的眼中,此时的赵铭崖格外高大,仿佛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