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北铿异闻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十、再遇蔡嫣儿

北铿异闻录 常北铿 2580 2021.01.14 05:00

  赵通天微微一笑,压低了声音对常北铿说了一句“:贤侄莫不是想乘胜追击,一举突破她的心里防线,好抱得美人归?”

  听到赵通天如此说,常北铿只得很无奈地撇撇嘴,发出一声叹息“:世叔,别把晚辈当常良辰,一两句话就可以让美人儿投怀送抱。”

  “但是贤侄莫要忘了,若不是常兄处处留情,你又如何会有这么多气质不同,又貌美如花的姐姐们呢?”赵通天用手肘碰了碰常北铿的上臂,露出会心的笑意。

  “世叔也别这么说,若不是因为他,你如何能多了这些个貌美如花的世侄女吗、对吧?”常北铿狠狠地回敬了赵通天一句,弄得赵通天露出了仿佛便秘一样的表情。

  “不过世叔这里还是奉劝你一句,别去天山,毕竟【灵鹫宫】的主人可不大喜欢你们老常家的人啊。”赵通天说着伸出手在常北铿的右肩上轻轻拍了几下,意味深长地发出一声叹息。

  “晚辈记下来。”常北铿听到【灵鹫宫】主人几个字的时候还是有些吃惊,虽然不清楚到底是不是天龙里面的虚竹,但就常北志的说法来看,必然是和【灵鹫宫】的主人有关联了。

  “此去天山,山高路远,要不要世叔让宝宝送你一程?”赵通天刚刚说出口,就被冯宝宝给否决了“:师叔,【警幻】还有很多要务要处理呢,实在是抽不出时间来陪这位公子胡闹。”

  被如此直白的当面拒绝,也在常北铿的意料之内,只不过看到冯宝宝眼眸中那一抹浓浓地嫌弃,心里多少有些不畅快。

  “额…那贤侄你多多保重。”赵通天见冯宝宝如此态度,也不好勉强,只得作罢。

  转身对女真贵妇行礼“:贫道和几位还有事在身就不多做打扰了,就此别过。”

  女真贵妇点了点头“:既然如此,也不多留道长了,道长慢走不送。”

  一旁的完颜明霞看着常北铿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在常北铿离开帐篷之后也没能说出来。

  离开了金国的势力范围,常北铿靠在船头的护栏上,静静地欣赏着那渐渐变小远去的陆地,内心产生了无限感慨。

  “怎么,你真的很想见那个【天山素纱】么?”听到身后传来冯宝宝的声音,常北铿无奈的摇了摇头。

  “【警幻】道姑如此在意那个人的话么?”常北铿转过头望向冯宝宝嘴角微微上扬。

  冯宝宝被他这样反问,突然低下头颅,沉默了好一会儿“:在意,难道你也相信那个【天山素纱】比贫道漂亮的多么?”

  常北铿仔细端详了一下,冲冯宝宝笑道“:我自然会觉得自己的姐姐最漂亮了。”

  “那、那就是说你觉得贫道…..”没等到冯宝宝说完,就听到赵通天的呼唤声“:宝宝、贤侄,过来用膳了~”

  “啊,正好我也肚子饿了,一会儿聊,【警幻道姑】。”说着头也不回地朝着船舱内走去,留下了一脸怨念的冯宝宝杵在原地。

  走向船舱的瞬间,他看到了一个让他感觉到头痛且不太愿意看到的身影…

  常北铿本能地想要装作走错房间退出去,却还是被叫住了“:北铿,急着转身做什么,莫不是见到娘亲,感到害羞了?”

  那人正是之前在蔡府见过、蔡京的女儿——蔡嫣儿,因为之前被田妙雯骗走就没有继续联络,也不知道这女人是如何上的船,明明之前都没有遇到。

  “梁、梁夫人请自重,常某并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常良辰的孩子。”从北国回来的路上听赵通天说了关于蔡京突然暴毙的事情,加上梁山好汉提前接受招安,那么就下来很有可能就是方腊和田虎要悲剧了,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有些担心方金枝和田妙雯。

  “哦,那北铿你倒是说说,你是哪个娘亲不认识的常良辰的孩子?”蔡嫣儿依旧保持着淡淡的笑意,饶有兴致地望着常北铿。

  “这个…..”常北铿试图反驳,却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去反驳,正巧这时候从身后传来了冯宝宝尖锐的话语“:真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居然死皮赖脸地要认别人的孩子当儿子的,这便是你们是大家闺秀的做派么?”

  “这位金发碧眼的小姑娘是……?”蔡嫣儿被冯宝宝这么一挤兑,顿时将目光内敛,眼神紧紧地盯着她,冲赵通天问了一句。

  “梁夫人,这位是常兄的女儿,唤作冯宝宝。”赵通天看出了蔡嫣儿那不善的神色,却还试图让她们和解“:宝宝、你也少说一句,向你姨娘认个错。”

  “才不哩!”冯宝宝将常北铿推到一边,和蔡嫣儿迎面相对。

  “哦,原来是良辰在外风流债留下的种呢…”蔡嫣儿款款起身,却发现还是比冯宝宝矮上一截,轻吸了一口气“:不过这人高马大却又生得金毛碧眼的,看着还真有些让人害怕呢,你说是不是呀,北铿?”

  “你说什么?!”冯宝宝听到蔡嫣儿如此数落她,心里忿然,说话同时就将腰间的佩剑拔出了鞘,弄得常北铿无比尴尬地开口澄清道“:梁夫人,你就不能在说她坏话的时候不带上我么?”

  “果然是番邦女子所生的胡人,不识得我大宋的礼仪,这也不怪你,毕竟是胡人嘛…”蔡嫣儿的话字字都在挑衅着冯宝宝的底线,一旁的赵通天看到这一幕,连忙出来打圆场“:梁夫人这是做什么,宝宝一个晚辈,你还要和她计较不成?!”

  “赵道长这么说,是觉得奴家以大欺小咯?”蔡嫣儿也不是省油的灯,立刻将矛头对准赵通天,弄得赵通天很是半天蹦不出一个字儿来。

  “说起来,蔡京暴毙、梁山归顺朝廷这件事发生得太突然,梁夫人突然出现在这里,莫不是京城里面…”常北铿联想起之前赵通天提到的那些事情。

  “爹爹根本不是暴毙,是被梁山贼寇杀死的!!”蔡嫣儿听到常北铿提到蔡京,突然哭出声来。

  “可是…他们归顺朝廷,为什么要杀死蔡相爷呢?”赵通天也觉得很不理解。

  “具体的清楚,不过奴家是真真看到那个叫燕青的梁山汉子用弓弩射杀了爹爹~”这是常北铿第一次看到蔡嫣儿流泪,看得出来,她和蔡京的感情应该是不错的。

  “燕青?!”听到这个名字,常北铿的内心产生了一丝不好地预感。

  “浪子燕青?!”冯宝宝的脸上也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赵通天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继续询问蔡嫣儿“:梁夫人,你确定是那个叫燕青的梁山贼寇做的?”

  “不、不会认错的,以前卢俊义那厮来拜会世杰的时候,奴家见到过,那个样子奴家不会认错的!!”听着蔡嫣儿那坚定的口吻,常北铿相信她是见过的,只是不太理解的是卢俊义只是一个员外郎和梁中书应该没有太多交际,见面次数应该不多,她却能记住,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好吧,不说这个了,你、这个女人总不能一只跟着我们吧,富家千金我们【正一道】可养不起!”冯宝宝恢复了高傲地语气,伸出手指着蔡嫣儿,趾高气扬地说道。

  “谁要和你们一起了?北铿、你应该不会丢下娘亲不管的,是吧?”蔡嫣儿突然转过身用楚楚可怜的目光望向常北铿,让常北铿很是郁闷。

  “梁夫人、常某还有要务再身,实在是不方便。”常北铿委婉的拒绝了她。

  “怎么这样子、明明你是奴家最后的依靠了…”蔡嫣儿嘟囔着嘴,抱怨道。

  冯宝宝瞥了她一眼“:真是让人看不下去了呢,别人不想带你,你何必死皮赖脸的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