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庆余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卷末小结及去年回顾及回乡总结

庆余年 猫腻 5394 2008.02.17 22:35

    

  首先声明的是,我是很罗嗦且没有写散文能力的人,所以请大家耐着性子看,反正是不要钱的附赠品,拱手拱手。

  庆余年写到今天,已经有十个月了,三百天弹指便过,过的如此迅疾,以致于除了帐号中多的钱之外,我自己甚至都没有感觉到什么变化。

  但书中的内容在发生变化,京华江南这一卷依旧是死死地扣着题,一前一后,两线交杂,总算是将京都与江南的事情交代清楚了,只是原定的一百五十章,最后还是多了几章,控制能力确实不完美,不过这世上本来就没有完美的事情,不好对自己如此严格要求。

  在第四卷北海雾的小结中,我曾经说过,北海雾写的主要是交班,前朝的风liu人物死去,如今的风liu人物出现。而这一卷京华江南,其实便是一个接班的过程。

  其实在肖恩庄墨韩老一代与年轻一代的中间,还横亘着以皇帝长公主四大宗师为代表的中生代,他们的实力才是最强的,如果范闲海棠他们要接班,就必须突破这一层强硬的壁垒,只是这必须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以范闲海棠目前的实力,还是只有慢慢地等待着机会。

  好在那批中生代并不是一块铁板,他们之间会发生大的问题,这就是后两卷的主要内容了。

  这一卷中的接班是很苦的一种工作,破坏总是容易的,建设总是困难地,范闲在这一卷中于京都斗皇子,于江南收明家,虽然都没有竟全功,但毕竟也是达到了预期中的目的,只是这个过程太麻烦了,而在麻烦的过程之后,范闲终于真正地拥了监察院与内库。

  开始散发王八之气吧……

  有朋友提意见说,第五卷写的是不错的,就是风格太阴郁了些。

  这个我承认,没办法啊,阳光灿烂的政治斗争,向来都是不存在的,在一个皇权社会中,总不能靠批评与自我批评就能消化掉内部的矛盾。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感觉,除了这一卷的内容导致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其实并不是很擅长写这些机谋,我的智商也只不过是个普罗大众的水准,行文起来,自然有些阴郁凝滞了。

  第五卷的上半部分还好些,与长公主二皇子的争斗,其实伏笔早在前四卷里就埋了下来,所以写着比较顺手,外加又有一些我自己很喜欢的新鲜人物的加入,所以写的屁颠屁颠的高兴。

  那些人物包括大皇子、影子、女子……这些。

  等到了中间下江南就愣了起来,不是说没想好,其实早就想好了的,可就是写着不快活,关键是范闲的对方是明家,那个阴酸的,无耻地,示弱的,王八蛋的明家。

  明家里无好人。

  可是在这一卷里,范闲还没法子铁血去如何,真真不爽。

  可后来转念一想,这不是我自己写的吗?我为什么要对明家这么大意见?要批评,应该批评我在键盘上的手才对。

  所以在这里要特别鸣谢费立国。

  对,就是那个在很多书里都客串的费立国。

  在十二月一号左右,就是范闲下江南收夏栖飞那附近的日子里,我曾经与他在QQ上进行了一整天的长谈,所议论的,便是这江南的岁月。

  谢谢他,给了很多好点子,提了很多好主意,对我进行了很严肃的批评,认为我应该对自己有些信心,不要老想着自己会写不好,一旦以为自己写不好,就会真的写不好……诸如此类很罗嗦的话。

  真的是谢谢他,那些点子我都要了,那些主意,我也都要了,一环扣一环,把我最初的设计填满的异常丰满,所以哪怕风格阴郁,我也不怕了……相信大家能看出这一卷里的用心处。

  最关键的是,我恢复了自信……很多人都说我自恋啊,爱我的人用看可爱小狗的语气在博客里这般说着,厌憎我的人在论坛上咬牙切齿的说着,其实自恋只是不自信的一种强烈反应。

  我总想着能写的更好,所以不自信,可后来终于想明白了,我写的已经足够好了,至少能对得起大家订阅时花的钱,这就行了。

  千字两分或三分,嗯,想到写时的煎熬,确实是值这个价的。

  同时还要感谢QQ上那几位一直不吝给出建议的书友,花火,枕头,特别是一脸坏笑,那个强烈要求我用个王诚龙套的人,还有几位我此时忽然糊涂忘了名,五更冷?梅花?骚瑞,俺不列了,感谢所有TV。

  ……

  ……

  第五卷京华江南,我自己最喜欢的,就是前一半偶尔章节里能透出的散漫与自在,比如小楼听风雨,比如一场雨天的暗杀,虽然写的都是很激烈的东西,但是能够有一种很饱满的精气神,不止写出了画面感,而且写出了质感。

  还有就是后一半的情节,环环相扣,节奏得宜,伏笔能捉……这不是自恋,而是一种自我比较,我写了六年多的小说,还真的很少能写出这么结实的文字出来,这真是自己的一种进步。

  第五卷里除了大脉络之外,还有什么重点呢?我想不外乎便是范闲身边的女子,这事儿不用多提了,我也不喜欢用收什么收什么来说,思思算是收的,海棠算是吗?

  我总觉得范闲是被海棠收了……

  婉儿会生孩子的,海棠不会嫁别人的,若若会学成归国的,这不是我给的承诺,只是我愿意这样写。

  后来还有比较好玩的东西,想着就好玩。

  所以下一卷叫做殿前欢。

  欢愉……字面上应该是这种意思,其实是三层意思,写完了,大家也就知道了,挺好玩的。

  不过再怎么好玩,也是会死人的。

  在这新的一卷里,一定能有很好的场面写出来,希望大家能满意,我会努力,只是状态有时尽,或许有些章节不是那么好,请大家多体谅,我会往好里搞的。

  好了,第五卷的总结到此为止。

  ——————————————————————————

  下面说说过去的二零零七年。

  在过去的一年中,有几位亲人远去,这是很难受的事情。

  除此之外,就是累,从五月开始写庆余年,写到今天,没休息过,一天都没休息过……虽然七月去北京参加那个颁奖,有几天没写,但那几天也很累,虽然过年这十天没写,但其实,比写字更累,呆会儿详说。

  天天除了打字,还是打字,这种日子其实真的不是那么很顺意,所以我很钦佩那些连续数年每天工作的写手同事们,我只坚持了大半年,已经快顶不住了。

  想起写朱雀记的时候,我写的最疯狂的时候,每周还会休息一天,如今却连那一天都扔掉了。

  为什么要把自己搞这么累?

  三个原因:一是大家等着看,二是……能挣钱啊,三是,我知道自己是个懒人,只要休息一天,就会形成一种惯性,再也很难把自己的发条上紧,所以我不敢让自己松一松。

  而之所以能坚持下来,除了上面说的前两个原因之外,最大的原因,自然就是因为……我喜欢写。

  我真的喜欢写,写到得意时,真的会自己在那儿拍桌子喊好……哎,好像又证明了自恋。

  那就不说了。

  去年一年,除了悲了数次与累之外,一切都很好,很好,非常好,没有什么可说的。

  所以谢谢大家。

  ——————————————————————————

  最后说一说这次回老家的故事,本来准备写个中篇,结果发现自己确实没有那个力气了,只好随便交代几句。

  二十九上午坐车坐船回的县城,下午便是大家子团年,四五十人,许久未见堂兄侄儿们饮酒互祝,席间有人洒泪,感动不已。

  三十陪姑妈团年,温和无语,饮小杯五粮液十余杯,高兴。

  初一回山村,车行山路,很感谢政府做的生命工程,在山路旁修了护栏……然而上山的盘山路却没有护栏,表姐开车技术不佳,上坡熄火,倒滑,惊恐,换人,成功。

  至山村,感慨颇多,母亲的家乡,九零年时,我曾经被家中命令,在此过了一个夏天,犹记当年青树环绕,大石林立,我带着三个小丫头爬树打架,打六副牌的争上游,于暮色之中表演节目,比谁唱的歌更多。

  当时我十二三岁,正第一次听罗大佑,比我小几岁的丫头们听不懂,所以我们比赛唱儿歌以及民歌。

  那个夏天,我唱的最多的是——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祖国——好像是这个名字。

  那天一到山村,我便去曾经爬过的树与石观看,带着从来没有来过的姐夫与外甥女,可惜只是找到了大石,而那些树似乎都被砍了。

  想去三伯以前住的房子看看,因为当年我是住在那个屋子里的,而且我一直认为那个屋子是山村里最幽静漂亮的别墅,不料没走几步,便听到了狗吠……猛然想起九零年时,也是在两条大黄狗的夹道欢迎上,颤着小腿进的屋,于是便怕了起来,不料来者却是一只黑狗,长的很像陈叔平。

  三伯已经搬去县城住了,村子里是几个舅舅,不对,是很多舅舅,忙着拜年,忙着叙旧,忙着感动,四天时间一晃即过,这四天里,没有网上,没有电脑,表哥在路边新修的楼房没有把电视搬过来,所以连电视也没有看。

  晚上会站在新楼房的露台上,望着对面大山梁里的点点灯火发呆,山村的夜很黑,那些灯火真的很像天上的星星。

  不是小资,虽然确实很那什么,而且最主要的原因是,初二我们去了那个山梁一次。

  那个山梁叫中兴梁子,在我们家的山村正对面,两山中间是一条河,河上有个石水坝,很漂亮。

  问题是,那座山很高,从这边的山腰望过去都很高,更何况下山上山的爬。

  但我们还是一定要去。

  因为那是三十年前老妈生活战斗过的地方,她从师范毕业之后,便分配到那座山上的小学教书,在那里带着姐姐与奶奶,三个人生活了五年多。

  妈妈离开那座山的时候,已经怀着我八个月,沿江下到宜昌。

  我一直很好奇,老妈当年大肚便便,是怎么走下来的?

  老妈如今已经是六十几的人了,她很明确地告诉我们,她是爬不上去了,那我们这些做儿女地自然只能代劳,代她去那三十年前的山村小学看看。

  而且姐姐的动力也很大,因为她在那里生活到五岁多,比我的感情更要深一些。

  初二,我与姐姐姐夫以及大表哥二表哥还有小表哥,一行六人往那边山上去,我的手中拿着外甥女削的竹杖。

  下山遇见从那边山上下来的表姐与表姐夫,说笑数句,然后过河,爬至对面半山腰时。

  我决定放弃。

  累,真他妈的累,眼睛开始冒金花,这一方面说明我打字的工作如何危害自己的身体,也说明那座山实在是难爬……

  中间的感慨不需要细讲,反正被姐姐哥哥们连哄带骗,一步三歇,终于成功地爬到了山顶。

  山顶比山间平,有田有房,自然有人,也就有小学。

  三十年前的老学校已经拆了,但新学校依然是在山上。

  我们先去的新学校,照了几张像,然后在一间吵闹的教室里发现很多人在打牌九赌博。

  又去旧学校“遗址”,与学校旁的住户聊了两句,发现旧学校被折的只剩下了一个坝子,老姐有些感慨,说当年就是在这个坝子上玩耍,如何如何。

  山顶有雾,冷,感觉有些……说不出来,民居间的百货商店买水时,我听见一个人名,什么翠,想起来是姐姐当年的玩伴,问了几句,才知道那位姐姐已经远嫁湖北。

  最成功的是,在旧学校的旁边,终于找到了母亲当年的一位好姐妹的家,可怜那位阿姨去别的地方走人户去了,我们只看见了叔叔以及她的小儿子,叔叔已经记不得当年的事情,只记得母亲与父亲的名字,还记得父亲当年是当兵的。

  阿姨的小儿子在成都体院,留了电话号码,双方寒暄,各自感动。

  然后下山,回到村里,告诉老妈详情,又告诉她电话号码,后几日她与那位阿姨联系上了,准备日后好生聊聊天。

  回村之后,又遇见大表姐的儿子女儿来看我们,很难过,大表姐就是前些日子我在文中提过,已经去世的姐姐,好了,这个事儿不说了。

  在山村里的日子很好,外甥女和弟弟姐姐们玩的很开心,我看大家斗地主也很开心,爬山也很开心,像朝圣。

  姐姐说,如果你不爬上去,一定会后悔一辈子,我现在相信这个话,因为我已经上去了,将来哪一天,让外甥女再去爬一趟。

  老妈在那山上的日子肯定不好过,不过她也没怎么细讲过,好在有许多舅舅可以帮忙背东西上去。她只是说过,她带着姐姐与奶奶第一天住进那个小学时,山上狂风大作,雷雨交加,老少三个女人抱在一起。

  奶奶安慰老妈说:闺女,莫怕。

  ……

  ……

  初四出的村,初五去给姑爷暖舍,姑爷是很亲近的人,如今隔着黄土相见,却不像最初听着消息时那般伤心与难过了,更多的是一种安慰吧……后辈们活的都挺好的,磕头烧纸之后,我们沿着墓栏摆好了酒菜,与姑爷相伴而坐,敬酒吃饭,如郊游一般。

  下山时,能看见那些白色的幡子?我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名字,好了,这个事儿也不说了。

  总之回老家一趟,发现新县城很漂亮,长辈们都挺健康,兄弟姐妹们都很发财,后辈们都很乖巧,十分高兴。

  对了,最后提一句,初几的时候,喝完酒我们去唱歌,里面就有当初在小山村里与我赛歌的丫头之一,如今她已经大学毕业若干年,在海淀那边上班。

  乖巧的有有丫头在点歌,大丫头在唱歌。

  我正端着酒在灌,听着音乐声,险些喷了出来,傻乎乎地望着她,心想这都十八年了,你居然还在唱民歌?这是想向我继续挑战咩?

  ……

  ……

  (几个丫头都是我侄女……看到书评真是吓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