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游戏异界 快穿:那个世界高手云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反叛的童谣 9

快穿:那个世界高手云集 人间尘也 3022 2021.05.05 02:43

  天色渐晚,昏黄的日辉肆意笼罩在葱郁的森林里。

  如火的光缕穿过交错的树枝幻作一片片稀碎的光点,斑驳的树影就这般和落日的光点相映成趣,绘成了一幅生动的画卷。

  当有人置身于画中时,这幅画才会变得鲜活起来。

  男人穿着洁白如雪的长袍,满头青丝藏进宽大的兜帽,只露出一方精致的侧颜。

  挺翘的鼻梁下是饱满红润的唇,然那一双流光溢彩的紫眸,却藏在了半遮面的蝴蝶面具下。

  男人浅笑安然地看着怀里的黑斗篷女人,温柔地在她耳畔轻喃了声:

  “我的新娘,可有哪里摔疼了?”

  女人一怔,似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动了动唇刚想说点什么,就被男人自顾自脱口而出的下一句话给惊得彻底失了言语。

  “今晚就要举行我们的婚礼了,亲爱的,你可千万不能有什么事才好。”

  “……”

  女人沉默,抽着嘴角皮笑肉不笑地瞧了男人好一会儿,头皮发麻地迎着对方深情款款的目光。

  良久,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猛然发力祭出一拳袭向男子面门。

  “高守,你以为你是影帝吗?一天到晚的戏那么多!”

  “……”

  *

  云吉本以为倒霉催的被狼群和蜂群围攻就已经是件倒霉事了,没想到遇到高守后才是真正让她心身俱疲的时刻。

  特别是眼前这人,明明已经掉了马甲,被她听出声音来是高守本人,此刻却还在这儿跟她装模作样,非说他叫塞里斯。

  “真是令人伤心啊,我的新娘,没想到你居然把我错认成别的男人……”

  塞里斯任由云吉羞恼地从他怀里蹦哒出来,一双眼幽怨地粘在她身上。

  那神情,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但云吉根本没空管他那点儿小情绪,四下看了一圈后,才后知后觉想起来一事。

  “奇了怪了,之前那些野蜂群呢?”

  还有那群饿狼……

  怎么一晃眼的功夫,就消失地无影无踪了?

  云吉正觉得奇怪,就听身侧人轻笑一声,“我的新娘,不必惊讶,方才那些小家伙们不过是这片森林的守护者罢了,现在它们知道我来了,就不会再出现了。”

  “……”

  欲言又止地看了一眼面前神情得意的男人,云吉想想决定先不纠结他的“戏瘾”问题,相较之下,她觉得目前最重要的还是获取情报过任务。

  “听起来,你对这里好像很了解?”

  “当然,我是这片森林的主人。”

  塞里斯说着眉头一挑看向云吉,“嫁给我,这片森林就是你的了。”

  云吉懒得接他的戏,干脆利落地选择有话直说,“所以森罗镇的小孩子唱的童谣说这里有女巫,你知道吗?”

  “……女巫?我的新娘,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瞥见男人流光溢彩的紫眸里迷茫的神色,云吉皱眉正色看向他。

  “那我就说点你明白的,为什么说我是你的新娘?”

  她是真的受够了高守这厮张口闭口地这么叫她了,搞得她浑身恶寒不说,还怪别扭的。

  云吉越想越觉得烦躁,还想再说些什么,忽然察觉到腕上的黑蛇环一热,感觉邪乎地不行。

  她想把它扒拉下来,手却被一只微凉的手给捉住了。

  “别动,小黑既然选择了守护你,那你就是我的新娘了,这可是我们的新婚礼物。”

  塞里斯说着一脸羞涩,“我亲爱的,要不是它及时告诉我你遇到了危险,刚刚若我来得晚些,你就要遭罪了。”

  “关于这点,我是该谢谢你出手相救,但是……”

  木着脸推开眼前人,云吉觉得有些话还是趁早说清楚比较好,“这不代表我会是你的新娘,我还有任务在身,没时间陪你演感情戏,告辞。”

  说着,云吉毫不留恋地转身就走,不成想身后那人急急地喊了一声,“不要走!”

  随着这声呼喊而来的,还有塞里斯焦急抓来的手,好巧不巧地就在云吉转身间卸掉了她的兜帽。

  厚重的兜帽滑落,大片的阳光从外面刺了过来,云吉下意识闭上双眼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光亮。

  然而在她闭眼的刹那间,目光紧追着她的塞里斯却在那一瞬间瞧见了她脸上熠熠生辉的金色太阳花纹。

  “金色太阳花!”

  塞里斯忍不住惊呼出声,“你是女巫猎人?”

  “哦?”

  面对瞬间慌了神的男人,云吉倒是饶有兴味地抱起双臂,“你不知道女巫,却认得女巫猎人?”

  “……”

  对于云吉话语里的嘲弄之意,塞里斯选择抿唇一言不发,犹在云吉等的快要失去耐心之时,她听到他幽幽启唇:“在你们猎人眼中,这世上所有存在的女巫都该死吗?”

  “不啊。”

  云吉想也不想地答道:“猎人里面都有不少败类存在,至于女巫,也许会有不吃人的也说不定。”

  “好。”

  塞里斯点点头,像是在某一瞬间做好了决定。

  他抬眼认真地看向云吉,紫色的眸里涌着奇异的微光。

  “跟我去一个地方好么?”

  “什么?”

  云吉有些不解,抬眼撞进一双苍凉的眸里。

  那里有些许嘲弄,也有一丝希冀。

  “我带你…看看真相。”

  塞里斯如是说道。

  ……

  森罗镇是一个不怎么富饶的小镇,镇长艾里克曾扬言要带领森罗镇的镇民们发家致富,于是无数镇民响应艾里克的号召进入森林里探测矿场所在,想要找到一处足以发扬森罗镇的矿山。

  怎奈何当时兴师动众劳民伤财,最后却什么也没找到,只有一片被废弃了的矿场留在了森林里。因为矿场有着随时会坍塌的可能,镇长告诉镇民们都不要再靠近那里。

  由此,那片废弃的矿场也和整片森林一起沉寂了下来。

  直到某一日,三个小孩通过一条专属的秘密通道进入了森林,嬉笑玩闹着闯进了那片废弃的矿场。

  空旷无人的矿场阴森可怖,小孩子们本想快点溜出去逃回家里,谁知一时心急却迷了路,他们越走越深,走到深处时,竟然看到了大片大片金灿灿的东西。

  这里面竟然有金矿!

  单纯的小孩子们对这一发现感到很兴奋,迫不及待地想要冲出去把这个喜讯告诉爸爸妈妈和镇上的人们。

  殊不知,就在他们即将冲出矿场时,几个陌生的大人们狞笑着举着锋利的铁镐把他们堵在了里面。

  再然后,那三个小孩子…便再也回不去家了……

  故事很平淡没有什么波澜起伏,讲故事的人也没有什么表情,毫无感情的声音就这么散开在小木屋中,淌进云吉的耳朵里。

  作为一个听故事的人,云吉表现地十分有耐心。

  为了听塞里斯讲述的故事,她甚至耐着性子随他来到了森林里的一处小木屋中,一边烤着温暖的炭火,一边瞧着窗外渐黑的天色暗自出神。

  本来云吉还在纠结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高守,后面她却被他口中所讲述的故事给吸引了。

  这个故事隐隐透露着真相的残酷味道,故事内有几分血腥气,故事外,却有几分暖意。

  故事讲到尾声的时候,一个小男孩打着哈欠睡眼惺忪地跑了出来,看到发愣的云吉后,当即就咧着嘴角笑了。

  “哥哥,你这么快就找到新娘了吗?好厉害呀!”

  小男孩看起来似乎很开心,颠儿颠儿地跑到塞里斯跟前给他端茶倒水。

  云吉在他一个转身间敏锐地注意到了小男孩脖子上醒目狰狞的疤痕。

  像是曾被什么人拿利器切割所致。

  而那个小男孩,和她曾查阅的资料里失踪的其中一个小孩长得一模一样。

  看到这里,云吉已经完全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她缓缓起身,招手示意塞里斯随她到另一边儿说话。

  两个人心照不宣地走到另一个房间后,云吉轻轻抬眼和面无表情的塞里斯对视:“另外那两个失踪的小孩子,你没能救回来是不是?”

  塞里斯一怔,半晌艰难地垂下了头,“他们伤的太重了,我无能为力……”

  “你已经尽力了。”

  云吉不由自主地伸手拍了拍他的肩,“生死有命,他们的债,自会有人去偿还。”

  本以为这句话能让塞里斯心里好受点,谁知他却猛然抬眼直直地盯着她看了起来。

  “为什么…你就这么轻易地,相信我了?”

  “怎么说?”

  云吉挑眉反问他,“你觉得我该如何?”

  塞里斯涩然一笑,叹道:“你们女巫猎人,不是都很多疑么?一般这种事都会认定是女巫干的才是。”

  “女巫?”

  云吉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在哪呢?我可没见到什么女巫,我只见识到了一伙丧心病狂的人类。”

  话音刚落,她就看到塞里斯宽大袖袍下的手轻轻抬起,只是一挥,就灭去了屋内所有的火烛。

  在一片黑暗中,云吉看到了一双流光溢彩的紫眸。

  这双眼正在她眼中一点点转化为了妖异的竖瞳。

  眼睛的主人一眨不眨地看着她,低沉又喑哑地轻语道:

  “我便是他们口中说的那个……邪恶的女巫。”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