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322 2019.10.10 08:47

  赵羽吞下一杯热茶,缓缓道:“当时要抓我和瑶儿的确实是穿忘川楼侍卫服的人,之后我被押到了一处院子,见到的却是是樊禁盟的邹仁。在被押入樊禁盟大牢后,练楼主曾偷偷混进来见了我,只和我说了千万不要躲,也不能说认识她两句话,再后来,宗乘齐要楼主杀了我,我只觉得脖颈处和心脉好像被针扎了一下,挨了楼主一掌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再醒来时就被她限制了自由,我怕你们起误会偷偷捎了暗语给平陇的暗庄,哥哥没有收到吗?”越怀瑾心怀悔恨道:“当时我亲眼看她杀了你,当晚就去找了她,第二日才知道你还在。”“那哥哥快去和她说清楚,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把我关起来,但毕竟是她把我从樊禁盟救了出来。”赵羽焦急道。“那天晚上,我伤了她。”越怀瑾哑声道,“她也不愿见我了。”

  忘川楼花园内。

  “主上,越公子来了。”“请他来这。”练傲寒道。

  傲寒。”

  红衣女子站起身,掸去衣袖上不经意沾上的泥渍。“越公子来此有何贵干?”练傲寒也不看他。“对不起,你的伤,如何了?”“无碍,既然公子来了,就借此把事情说清楚。”练傲寒在花园的凉亭内坐下,白湘在一旁侍立。越怀瑾看着那亭子,不久前还与她在此弹琴论曲,今日却已疏远了。

  二人对坐,越怀瑾道:“谢谢你救了小羽。”练傲寒给两个杯子里都添上了茶,“不用,本尊从不做无用之事,杀他,取信樊禁盟,救他,你们明允可就欠本尊一个大人情。”“你要明允做什么?”“合作。”“两方早已定下联盟一事,你何必?”“贵派可是百年名门,只因有共同的敌人才愿放低姿态与本尊这种邪魔歪道暂时合作,若遇上麻烦也随时可以撇开忘川,本尊要的是牢不可破的联盟,若你们这名门宗派欠了本尊一个大人情总得还吧?”“所以你就故意隐瞒事实,让我误会你,对你报复,”越怀瑾咽了咽喉咙,“好对你心怀愧疚?让明允欠你的更多”“对。”“你无需如此,我一向是站在你这边的,明允也绝不会言而无信,弃忘川不顾。”练傲寒只觉不屑,但面色不改,仍旧冷淡:“你有何值得本尊信的?凭你这个人吗?本尊从不相信情谊这种东西,太虚无了,挂在嘴边说说就好。但赵羽的一条命就不同了,你们要是敢在樊禁盟来伐之时撇开忘川,或者他日以邪魔歪道之名讨伐于我,那本尊只需将赵羽在本尊手中死而复生的事情昭告江湖,这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污名,明允可就躲不了了。你们名门正派最在意的不就是名声吗?”面前的女子邪得很,做的事更是邪性,把自己当做筹码之一也着实够狠,这与他初见时的那一抹白衣简直判若两人,“你把小羽掌握在手里,是想在这一层关系上再加一道锁,一旦明允连百年声名都不顾忌时,还有一条关门弟子的命可以作保,可对?”“对,本想过个几日再让他见你们,可惜让他跑了,不过现今的结果,本尊还算满意。”“你放心,明允与忘川至少在对付樊禁盟的事上是一体的。”越怀瑾道。练傲寒从袖中掏出一个小药瓶,“此药可解赵羽的毒,算是本尊的一份礼。”“小羽中毒了?”越怀瑾大惊。“他没有告诉你,樊禁盟给他下了毒让他内力尽失?”“没有。”“你快回去吧,切记千万别让他在江湖上再露面。”“告辞。”越怀瑾忙要离去,“你……保重。”

  待越怀瑾离去,白湘上前道:“刚刚主上所说的并不是主上的本意,主上最初明明就为了……”练傲寒一眼冷冷地看去,白湘闭了嘴,不敢多言。“不论最初为何,我后来所为的确是有筹谋,既然借一事能达到更多的目的,又何乐不为呢?”

  越怀瑾回了客栈,忙将解药给小羽服下,“小羽,你中毒的事怎么不说?”“哥,只是废了内力而已,有什么好在意的,该担心的是你和练楼主的关系,你把她哄好了吗?”赵羽道。“你还是先顾好自己吧。”“哥,你回答我。”“没有,她是设了一局让明允和忘川绑死,她不信我。”越怀瑾心内充满了愧疚,失落还有担心。“哥,你还喜欢她吗?”赵羽问。“自然。”“喜欢她什么?”“她遇事沉着,应变冷静,对世事看得通透,特别是她深藏在骨子里的善良,其实我也说不上来喜欢她什么,也或许是一开始时就喜欢了。”

  “练楼主做事着实诡异,我从小就笨,说不出什么,但现在也觉得她不坏,哥哥若还喜欢,就去赢得她的心,把她娶到手。”越怀瑾轻笑一声,“我的好弟弟啊,现在是人家不信我,对我更没那种意思。”“难道你要放弃?”赵羽道。越怀瑾一边嘴角上扬,不明意味地看着小羽,冷哼了一声。“我就知道。”赵羽道。

  这几日累得紧,思虑过甚,本只是小伤,却不见好反而还有可能引起她原有的心疾,体内气血翻涌,练傲寒只能不断调息来平复伤势。“主上,那件事有答复了。”白湘道。练傲寒停止调息,睁开眼,心内纷杂,面上毫无感情地道:“如何?”“十二年前,一月至三月在东境剿匪,四月至五月在京朝会,六月巡视诸军,七月至十月在北境阻击燕军,十一月至十二月在京,但在八月底至九月初期间他消失了十多天,查不出去了哪。”“知道了,下去吧。”八月底至九月初,她和弟弟遇袭就是在八月的最后一天,呵,明允的碎心掌,他还真是毫无任何人性!母亲,她最温柔善良的母亲怎么会爱上他,连到死都没有忘记。她布的局还真没有错,明允欠她的人情太多,她完全可以借此进入明允一探究竟,雁过留痕,他在明允偷练禁术一定留有证据,也不知他的师门会让他受到什么样的惩罚!练傲寒暂时不想这些,尽力凝下心神。

  已近黄昏,“师兄,出事了。”唐瑶跑来,打断了越怀瑾和赵羽的谈话,“我爹来了。”“来了就来了呗。”赵羽道。“不是,是这样,我爹下山时收到了你被害的消息,要找练楼主报仇。”“我之前不是传信回去说了小羽无事吗?”越怀瑾道。“刚刚掌门师伯来信说我爹认为你是被魔女迷了心窍,你的话信不得,师伯让我们赶快联系上我爹并阻止他。”“按日子算,他今日就会到常和,不好,”越怀瑾站起身,“他不信我的话自然不会提前知会我们,肯定直接去找傲寒,我去一趟忘川,你们在这好好待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