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048 2019.11.06 08:52

  三方混战多时,练傲寒甩开越怀瑾的纠缠,吹响口哨,忘川的人马迅速集结后退。

  忘川、于氏纷纷从怀中扒出一条面巾捂住口鼻,见此情形,明允众人无不惊异,不知他们打的是什么主意不敢妄动。于氏的人从腰间抓起一个小袋,拆出一个口子将袋中之物撒向明允一方,一时间粉尘弥漫,白障恒生,鏖战时久,众人皆是运功提气,顿时那毒药之力弥漫全身经脉,浑身无力倒地不起,唯剩几人还在坚持想要爬起。“绑。”练傲寒下令。忘川楼、于氏皆拖起明允弟子上山而去。山下的场景邹仁看得一清二楚,这幽冥客可还真是个善谋善勇的,连这百年宗派都落在她手里了。

  越怀瑾半跪在地上凭剑支撑才没有一头栽下,忽觉一冷,一柄长剑已架在他脖颈之处,他不惊不惧,一派坦然,转过头,是那于风,越怀瑾眼神微眯,二人间暗起硝烟。于风一手将他从地上扯起,略带得意道:“走吧。”

  练傲寒查看了一番,确认明允弟子已尽皆被带走,留下一队人马殿后,向前头赶去。“你说,我刚刚要是那么轻轻一划,你就该见阎王了吧。”于风看似轻描淡写的道。“你不敢。”越怀瑾不以为意,“于大局,你不会希望忘川楼和明允好不容易建起的联盟分崩离析,于私,”越怀瑾扫了一眼那张笑得妖孽的脸,“就不必我多言了。”“哼。”于风没好气地用握剑的手腕抵了他一下,“快走。”练傲寒一路快走终于看见那一紫一蓝两道身影,连忙追上。

  邹仁率人已到刚刚的战场,地上还残余着许多白色粉末和遗留的刀剑,邹仁蹲下拈起一点粉末闻了闻,站起身拍了拍手。白湘上前道:“邹总管,白湘已等候多时。”“练楼主有何吩咐?”“我家主上请诸位在此留步,山上地方不大,容不下太多人。”“什么?”邹仁顿时火起,他一路奔袭人马疲乏现如今还不让上山了?“邹总管应知这拿下明允谁出了多少力。”白湘不卑不亢道,身后的侍卫已将手搭在兵器上,上前一步。邹仁冷哼一声,“我等不上去,单凭忘川楼能和明允掌门一辈较量?”“我家主上说了,有这些弟子在手,那些长老无足挂齿,就不必让总管操心了。”“于家主可是上山了?”“于氏此次是出了力的,若不上山,这于氏的人得在哪歇息?至于总管,应该还有力气自去寻个住处吧,这山上委实过小,抱歉了。”邹仁再次吃瘪,拂袖而去。

  练傲寒扶过越怀瑾,搀扶着他一步步上山,一见阿姐前来,于风顿时变得乖巧:“绾绾,这有我,不必费力的。”他放下剑一起搀扶越怀瑾。“解药呢?”练傲寒问。“我这就一份。”于风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递给练傲寒,练傲寒连忙倒出一粒药丸给越怀瑾服下。“寒儿,若不是你提前说过,你这战法可真能将我们这些全部拿下。”越怀瑾浑身无力,却还打趣道。“怎会,是你们今日撤了山下的守卫,否则于常也不可能突然带人来。光这一点今日这一计就行不通。”

  明允山上赵羽唐瑶带人接应,将众位中毒的师兄弟安置好分发解药。赵羽抱怨道:“哥,这又不是真打,何必真放毒啊,太麻烦了。”越怀瑾功力已恢复大半:“不真放?你当樊禁盟的都是傻子还是当江湖上的人都是傻子?这大门一关,忘川楼和明允是何关系也就我们知道,在外面这戏必须做足。”“好吧。”“小羽,你让今日当值的师弟们换上忘川的衣服再出去巡视,寒儿已经让人备好了多的衣物。”赵羽摇摇头,感叹道:“哥,你和寒姐可真是人精啊,连这点细枝末节都不会遗漏,还能拿来做文章?”“少贫嘴,记得嘱咐一句万一遇上樊禁盟悄悄上山的人别扯漏嘴了,一律都称是忘川楼的人。”“知道了。”赵羽还是忍不住道:“你们太可怕了。”

  忘川楼与于氏的人马皆在明允最后一道山门外止步。“阿姐,上次你让人送勒索信的主意可真是妙,这樊禁盟的军心早就从里头乱了。”“这内鬼一日没抓到,这宗乘齐等一日不会安心,做下属的也是人人自危,你更要小心了。”练傲寒嘱咐道。“阿姐放心,如今那宗乘齐对我已十分信任,在樊禁盟我足以与邹仁分庭抗礼。”于风邀功似的说道,这宗乘齐一向多疑,之前“逃”回去还真往自己脸上加了料,他就不信宗乘齐还会怀疑,樊禁盟会不乱,邹仁酒后失言也失了几分宠信,否则他想上位可没那么容易。“没想到之前宗乘齐招揽毒门于氏,竟然是想大批量地制毒用于对付这些门派弟子,要是毒门于氏没有覆灭不知得害了多少家。”练傲寒不屑道:“两派相争能把用毒搬上台面这宗乘齐也真是无耻至极。”“人家这才是真正的邪魔歪道,阿姐智谋无双若再用上这些把戏,忘川楼早就称霸江湖了。”于风道。练傲寒的语气顿时严肃:“不可。”“我明白,我不会乱来的。”“嗯。”练傲寒静静看着山下邹仁的人马撤离,“你可是让于灵儿制了两种毒?”“是。这有解的名曰化功散,无解的名曰断功散,都是出自灵儿的手笔。”这是谁的手笔她不甚在意,“日后就让宗乘齐自食其果吧。”“好,姐姐何时动手知会一声我立刻去办。”“嗯。”练傲寒悄悄打量了一遍他的身量。“阿姐,宗乘齐很快就会亲临,后头的戏要怎么唱?”

  “练楼主,”明允小弟子奔至山门外对二人施了一礼,“掌门请二位到议事厅一见。”“包括我?”于风问,这司缎弘打的什么主意?见他做什么?“是。”那小弟子做了个请的手势引着二位前往。一路上但见不少弟子来往搬运着行李被褥等,这是为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