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九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024 2019.12.24 08:45

  定安军营内,各部各司其职,井然有条,军记严明。

  定安王与太子一同巡视了营内各处,这入了军营,跟在太子身后的白衣公子倒不似在外那般引人注目,军营之中自是尚武的,谁会注意一个文人,何况看起来是个瘦弱无力的书生。因此,练傲寒跟在太子身后,在定安军营内畅行无阻。

  校场练兵,巡防值守,上传下达……定安军中的种种练傲寒皆看在眼中,纵是她也在心内赞誉不止,不愧是军中猛虎,大晋利刃,有定安军在,想吞下大晋,绝无可能。这薛繁着实治军有方。

  “叔父,如今各军都在增加兵员,定安军为何不招新兵?”司马越问,此时跟在他们身边的随从都是心腹,便省了对外的刻板规矩,称呼便从了长幼之分。

  薛繁道:“现今军中兵力充足,暂不需增兵。若在此时增兵,还要另花精力训练,倒不如将已有的练得更好,增兵一事等战后再说。”

  “叔父说得有理,与其扩充数量,倒不如提高定安军的战力,贵精不贵多。”

  薛繁点头赞同,“此次出征,你东宫之人随行名单可列好了?”

  “已经备下,父皇说要让叔父过目,听从叔父的安排。”司马越往大袖中摸去,却发觉袖中并无此物,略显尴尬,“我似乎将名单落在营帐里了。”

  “殿下,臣去取。”练傲寒上前一步,轻声道。“也好,你取了便送去马场吧,我和叔父正好要去看看新送来的战马。”司马越吩咐道。

  “是。”

  练傲寒取了名录便往马场走去,她走得不快,却也没有刻意放慢脚步,在旁人看来,只当是文人作风。定安军果与其他的军队不同,想在此处安插人手是不可能了,她的计划得改改。

  “你这位家令的风评很是不错,特别是云相,对他可是赞赏有加。”薛繁道。

  “此人有勇有谋,是我一大助力。”司马越也不藏着掖着,直白说。

  “吁。”“驾!”“嘶……”

  马场内人声马叫声不时传出,太子和定安王上了不远了处的看台俯瞰着马场内的情况。

  “这些都是新送来的?”太子问。

  “是。这些性子烈的还得再训一训才能参战。”薛繁道。

  马场内一声马的嘶叫声突起,一匹健壮的枣骝马忽然支起前蹄,直立而起,想要将马背上的人甩下去,毕竟是还未完全驯服的战马,平日里也见得多了,倒也没人在意,驯马的士兵牢牢抓住缰绳,稳稳当当地骑在马背上,朝枣骝马抽了一鞭子以示惩戒。

  一个将近十岁大的孩子朝马场跑去,这驯马的场面可是少见。

  这小男孩一身上等的淡灰色流光锦衣,银绣线镶边,衣袍上绣着各种繁琐华丽的暗纹,光光这一件衣服就好不贵气,这孩子显然是个高门贵府的出身,哪有多少机会能见这马鸣声声的场景,顿觉得有趣便逐渐靠近。

  那枣骝马的性子着实是烈,挨了好几鞭子还是不愿服令。驯马人气愤不过,又是唰唰地好几鞭子,抽得它嘶叫不止,突然像发了疯一般狂奔而起,这一次驯马人反应不及直接被甩飞出去。

  那枣骝马打着响鼻横冲直撞,直接撞开了驯马场围栏的一处,撒开四蹄飞奔而出。

  “拦住它。”受惊的烈马狂奔指不定会伤了多少人,士兵连忙追赶阻拦。

  “快去拦下。”看台上,薛王爷吩咐道。

  “是。”一个心腹匆匆退下。

  不及加派人手,从看台视野盲角的一处跑出一个矮小的身影,那受惊的枣骝马径直朝着这个小人儿飞奔而去。

  “小公子!”薛繁身边的副将惊呼道。

  薛繁登时被吓了一跳,慌忙冲下看台,“念儿。”

  司马越也随即奔去救人。

  看台距马场也有一些距离,哪怕飞奔而去也赶不及这战马的脚程。小公子看着枣骝马朝着自己飞奔而来也吓得不轻,转身就跑。

  一队驯马的士兵骑马追赶这受惊的马,想要阻止它行凶,几根套马索飞出都落了个空。

  “爹爹!”小男孩惊恐着呼救,回头一看这马离他已没有多远,腿一软直接扑倒在地。“爹爹……”小公子已喊出了哭腔。

  那枣骝马已奔至眼前,扬起四蹄,顷刻间便能将孩童踩在马蹄之下。

  “小念!”

  千钧之时,只见一片白衣大袖扬起,抓过小公子,躲过了这战马的踩踏。

  枣骝马许是找不到发泄的目标便盯着那孩子不放。练傲寒扯过孩子,护在怀中,见那近在咫尺的惊马朝自己奔来拖着孩子要走,毕竟十岁男孩也不轻,仅靠她的蛮力将人从马蹄下抓走已是费劲,小公子吓得呆住一屁股要往地上坐去,连带着练傲寒被拖倒。

  “躲开。”练傲寒对孩子轻斥了一声,就着这怪异的姿势,直接抱住孩子朝一边滚去,用身体护住了他。

  “咴咴,咴咴。”惊马嘶叫了两声忽然倒地,扬起一片尘埃。练傲寒听得马鸣,她养马多年,听得出是马儿吃痛的叫声,回头一看,这高头大马就在她两尺外倒下,不由地轻呼一口气。

  “傲寒!”司马越冲来将她从地上拉起。

  “爹-”小公子见到薛繁直接皱起小脸,带着哭腔朝薛繁喊,薛繁扶他站好,“没事了,没事了。”

  练傲寒见此,瞳孔一震,微微磨了磨牙,手指不由卷曲握了握,随即松开。

  司马越察觉她的不对,“你没事吧。”

  “无妨。”练傲寒转身看向司马越,不再看那父子二人。

  练傲寒轻微的情绪变化都没有逃过司马越的眼睛,但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好说什么。

  “咴。”倒在地上的战马喘了口粗气,一把短刀插在它的左前膝处,练傲寒一眼便瞟到司马越内袍腰间露出一角已空了的刀鞘。

  “多谢殿下。”练傲寒行礼一拜,若非他及时出手,今日她真要被马踹上一脚了。

  薛繁哄好孩子,站起身,“太子家令。”

  听得他唤,练傲寒转过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