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218 2019.10.11 10:45

  外头的天色已经昏暗,练傲寒在雅室内调息了许久。午后,母亲总会在廊下做些针线活,笑吟吟地看着她和弟弟疯跑疯玩,可是有一次母亲不在,他们偏僻的院子里闯进一个人要杀弟弟,那时候他们还小,没跑两步就摔倒了,那人离他们越来越近……忘川楼刺耳的警哨声传遍将她从梦象中强硬地拉回现实,体内气血翻滚,一口腥甜涌上喉间被她硬吞了下去,白湘小跑进雅室,只见练傲寒的脸煞白如纸,关心道:“主上。”“出什么事了?”“明允的人闯进忘川,要……要杀你。”“谁?”白湘摇头,练傲寒起身要走,“主上,你还是别去了,交给我们吧。”白湘劝道。“我不去,得伤多少人?”练傲寒戴上面具直朝外冲去。一个络腮胡茬衣绣明允标志的中年男人已将不少侍卫打伤在地,练傲寒怒从心起,大声喝问道:“阁下为何闯我忘川?”那男子不作答,直冲练傲寒而去,掌风凌厉,招招致命,练傲寒迎击而上,几招之下本就翻涌的气息更是被对方雄厚的内力震得激荡。

  一位年轻公子突然闯入,却见二人已斗得难分难解,一掌朝双方间劈去,才使二人分开。“师叔,你快和我走。”越怀瑾扯过那中年男子。“走什么?我看你就是色迷心窍,连兄弟的仇都不顾,我今天非杀了这魔女不可!”练傲寒怒问道:“越怀瑾,你们明允什么意思?”“傲寒,你听我说。”越怀瑾挡在唐绵身前道。“有什么好说的?”唐绵欲要再次发作,越怀瑾赶紧拉住,凑近悄声道:“小羽没死,您先去见他。”唐绵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师叔,我没有骗你。”中年男子暂时熄了火气。

  “傲寒,我之后再和你解释,能否先放我师叔离去。”练傲寒神色不悦使劲一挥袖,忘川楼的侍卫便让出一条道。“多谢。”越怀瑾引着师叔离去,回头看了一眼,但见练傲寒扶着柱子,一手在心口抓了一下,又随即放下,好像闪过一丝痛苦。糟了,师叔功力深厚,想是伤了她。

  越怀瑾将师叔送回客栈,只见赵羽活蹦乱跳地站在他眼前,不禁问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师叔,你误会傲寒了,她非但没有伤害小羽还救了他!”唐绵反应不过来,越怀瑾心中焦急,来不及解释,“瑶儿,你和师叔说。”提剑而去。

  越怀瑾再次来到忘川楼的侧门请见,得来的回复只有不见。越怀瑾只能在门外等待。

  已到深夜,雅室内药味弥漫,练傲寒半醒半昏地躺在床上,双手紧握,体内气息不畅,时而翻江倒海,时而又在一处堵塞,心口也越来越疼,好似有几根钢针在不停地扎在她的心上,扎的针越来越多,四肢百骸都能感受到这无尽的折磨。白湘既担忧由着急,可就是没有一点办法。越怀瑾等得越久,心中的担心就越重,傲寒不见他只是生气倒无妨,就怕是……越怀瑾已经等不下去,径直从露天庭院内翻入,顷刻间,漫天箭雨,密密麻麻,越怀瑾不断抵挡飞箭的攻击,旋身飞下,落在庭院内。听得箭阵发动的警哨声,白湘忙去查看。

  越怀瑾不断受到飞箭的攻击,他虽武功精湛,尚未中箭,却也寸步难行。看清了来人,白湘连忙叫停。“白姑娘,你家主子呢?”越怀瑾忙问道。“这……”白湘低下头,不知该如何作答。“她是不是又受伤了?伤得如何?我要见她。”越怀瑾不顾阻拦拔腿就朝雅室跑去,“公子……”白湘小跑跟上。

  越怀瑾闯入雅室,但见练傲寒捂着心口蜷缩在床上。死死地闭着眼,额头细汗直冒,苍白的肌肤毫无生气,连朱唇都变成淡粉色。越怀瑾既心疼又担忧,上前道:“傲寒。”练傲寒缓缓睁开眼看了一下,强忍着疼,声音颤抖着道:“你来做什么?”“自是见你。”见此情形,越怀瑾什么也说不出。“出去。”心上的疼痛又加了一重,她怎能让人看到自己最弱的时候的样子,练傲寒用尽剩下的力气朝他厉声喊道:“滚出去!”“主上!越公子,你还是先出去吧。”白湘道。“滚。”“好,我走。”越怀瑾正要退去,练傲寒往床前一扑,一口污血吐出,整个人失了力气上半身要往地上栽去,白湘没来得及拉住,越怀瑾已闪身上前扶起,“傲寒!”练傲寒失了意识,扑在他的怀中,越怀瑾抱起她往床上放,却发现练傲寒的手抓着他胸前的衣襟死死不松。越怀瑾把她往怀中搂了搂,白湘见此道:“劳烦公子照看,我去熬药。”“交给我罢。”白湘点头退出。

  怀中美人就这样依偎着他,此刻的练傲寒失了意识,也失了平日的警惕,她浅浅地呼吸着,一头乌发散落,身上早退去红裙,换上了白色中衣,越怀瑾扯过被子,将她盖得严实,但见她眉眼间拢起的云雾般的忧愁,小嘴微张,“娘,娘……不要……不要……”抓着他衣襟的手抓得更加紧了。“没事了,没事了,有我在。”越怀瑾握住她抓着自己衣襟的手。掌心的温热暂时给了练傲寒冰凉的小手一些温度。练傲寒渐渐平复,又安静睡去。他看得出,这不像是受了伤,更应该是病,究竟是什么病会让她如此痛苦?越怀瑾心疼地抱着她。

  白湘端着药碗进屋,这碗药的味道越怀瑾很熟悉,是傲寒身上若有若无的香味,原来是药香,也不知她是吃了多少药,连自身都带上了这种味道越怀瑾皱了皱眉,“来,吃药了。”越怀瑾将怀中的人儿扶起一些,白湘舀起一勺药吹了吹往主上嘴里喂去,汤药却顺着练傲寒的唇边流下,“主上!”要是连药都喝不下,那就是……濒死之征,这二人怎会不知。越怀瑾用自己的袖子擦去她嘴边淌下的药汁。“我来。”白湘端着碗,越怀瑾拿着汤勺舀起一点慢慢地喂给练傲寒,这一回倒是喂了进去,越怀瑾和白湘缓缓松了口气。

  一碗药都喂了下去,“公子能否借一步说话。”白湘悄声道,似乎害怕主上还能听见。“嗯。”越怀瑾想要放下她,可练傲寒的手就是不放,越怀瑾捂住她的手,温柔地道:“乖,我马上就回来。”话音刚落,越怀瑾顿觉胸前衣物一松,他将她的手轻轻塞进被子里,悄悄地随白湘出了房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