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187 2019.11.21 08:59

  “师父,师叔他为何要……”越怀瑾不解。

  “他确实偷修了禁术碎心掌,此法脱胎自破云功,却比破云功更易修炼且功法暴烈,被此掌所伤,几乎皆是当场送命,就算逃得一劫也会因伤痛难忍而亡。而修习之人虽会功力大涨但极易走火入魔,天长日久必遭反噬,心脉受损,发作之时痛不欲生,在其未被列为禁术封存前便有先辈因不堪忍受反噬之痛,自尽而亡的先例。”

  “所以师叔是与人交手时突然反噬,痛苦难当自尽而亡。”越怀瑾用陈述的语气道,而非确认。

  “至于是谁在他死后在他心口补上一剑,就不得而知了。”死后毁尸,这是有多大的恨意,沐承悦的暴露完全颠覆了司缎弘对他的印象认知,他本人与自己记忆里一同长大的师弟根本不是一个。至于是谁对他有如此大的恨意,他也不想再去追究了。

  “那此事如何处置?”越怀瑾问道。

  “秘而不宣。”司缎弘闭上了眼,“就依之前的说法,日后宣告江湖,也不必让人来吊唁了。”

  “是。”

  “下去吧。”

  出了房门,越怀瑾转而急奔向客舍,却被白湘挡在门外,“越公子怎么来此了?”

  越怀瑾知她是为练傲寒,也不想与她计较,“你家主子可在?”

  “在。”

  越怀瑾作势要往里走。

  “公子一介外男,怎能想进就进。”白湘阻拦道。“我有要事见他。”白湘想了想让出了去路。越怀瑾直奔主室,却见练傲寒慵懒地倚靠在坐床上,长发披散,不施妆容,透着一股倦态,一身红衣衬得脸色愈加苍白。

  练傲寒美目微睁,看清了来人,提起几分精神坐正了身子,“你来做什么?”

  越怀瑾在小案前坐下,“你该把东西还回去了。”“什么东西?”

  “藏书阁的东西。我师叔已经死了,你收着那记录册也没什么意义。”

  “你早就看见了?”练傲寒惊得睁大了眼。

  “是。”越怀瑾目视前方却不看她。“在那之后,你让你弟弟把我引走,冒充唐师叔的弟子又去了一次藏书阁,可对?”

  “你当时便知?”

  “当时不知。”

  “我何时暴露的?”

  “你在师叔房中发现碎心掌抄本时,我从未与你说过被撬的箱子里是何种禁术,你是怎知的那是被偷阅的禁术?”

  原来,那日,她竟然因为这一个小纰漏露了馅。练傲寒手心中多了几个指甲印,她松开手,起身坐到案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你为何不揭穿我?”

  “我想等你亲口告诉我实情。”越怀瑾看似平静镇定,实则内心翻涌,他既悔又恨,更气怒。他悔不该自己误认为她是凶手,恨自己昨日戳了练傲寒的痛处,更气怒她做下这诸多的事都没有和他说一次,气她到现在都不愿为自己辩解任由他误会,她对自己还是存着戒心,自己在她心中又占了多少分量?她至今都不愿意把这些事告诉他吗?

  练傲寒定了定,“有什么好说的?”

  “那我说,”越怀瑾道,“之前小羽说你打听过碎心掌,我先前并不在意,直到昨日我才明白。你母亲的死应是与这碎心掌有关,你发现它出自明允,便已自身为质,取信于我师父为由留在了山上,以寻机会探查,我怎没想到,你幽冥客要取信一个人有的是手段,何必要搭上自己?紧接着你有了怀疑的对象所以一直伺机想拿到记录册查看你怀疑的人是否在某一段时间频繁单独出入过藏书阁,有偷阅禁术的机会,以证实自己的猜测。再后来你又进过一次藏书阁,就在我轮值那一日,你让你弟弟把我引走,冒充唐师叔门下弟子进入了藏书阁。你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便潜入沐师叔的内室寻找证据,却不想被我撞个正着,你却以追查藏书阁的贼人为由搪塞了我。直到昨日,你和你弟弟有了和沐师叔独处的时机,你就起了杀心,我说的可对?”越怀瑾越说越气,不自觉地提高了音量。

  练傲寒越听越感到后怕,他太了解自己,这件事他说对了大部分,他随时都能拆穿自己。她捏着茶杯的指节已然用力到发白,“八九不离十。”

  “昨日究竟是怎么回事?”练傲寒缓缓道:“昨日,于常约我后山一见,却发觉后山守卫有异,待我二人赶至后山偏僻之处,却见贵派弟子与萧斥的人混战,贵派弟子已所剩无几,而令师叔的剑却指向了同门,见此异状,我藏身于草木之中,直到明允弟子尽被诛杀后,沐承悦与萧斥耳语几句后,萧斥带人撤离,我二人才露面。”

  “当时四下已无他人,所以你就趁此杀了我师叔?”

  “是。”练傲寒看向杯中的残茶回答道。

  越怀瑾舔了舔后槽牙,难道她宁愿承认是杀人凶手也不愿告诉他实情?“练傲寒!”

  “怎么了?要替你师叔报仇?”练傲寒无所谓地道。

  啪,越怀瑾一掌重重地拍在放在桌角的剑身上,他站起身,俯视着那红衣美人道:“你放心,此事我不会告诉其他人,但不代表,我会放过你。”

  越怀瑾提剑转身就走,练傲寒略低着头,只见那一片淡蓝色的衣袖扫过桌尾。

  越怀瑾走得怒气冲冲,白湘急忙进屋,“主上?”

  “嗯。”练傲寒站起身,抚了抚衣袖,“咳咳。”她轻咳了两声,两手交于胸前,抬起头,转过身,看向了窗外,一派端庄,气韵不凡,仿佛她生来就应站在高处,俯瞰这芸芸众生。

  “主上还没和越公子解释清楚吗?”

  “我想解释时,他不愿听,他今日来探究,我也不想解释了。”

  “主上,白湘不希望他误会您。”她看得出,主上只有和越公子在一起时才会把那僵硬冰冷的外表卸下几分。

  “误会就误会吧,说到底,我终是个魔女。”他之所以一直未举告她,也是念着点情分吧。可无论如何,沐承悦毕竟是他的师叔,他虽非死于自己之手,可自己却早有杀他知心,更做出了毁尸一事,就算解释清了,也终是个芥蒂。红色袖口漏出一小节信封,玉手悄悄将它塞回,快了,快了,又要是风起云涌的时候了。

  她身负一千三百名英魂的清名和仇怨,还有她母亲的仇恨,这一路还是一个人走的好,这样,就不会连累到任何人。她已经放纵了一次,就足够了,她和他,也回不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